2019年8月3日 星期六

天天都是全民運動日

這兩個月,香港人不斷參加耐力遊走比賽,之後又有各式各樣的對奕角力、攻防對儡、麻鷹捉雞仔。每逢周末,舞台劇孤星淚在香港不同地點上演;憤怒、哀傷、悲痛、激情不斷無限輪迴。熱血流過、淚亦流得更多;大家都不知道還可以支持多久,究竟誰會首先倒下來。所以,我們更加要提起精神、互相勉勵,準備迎接一場持久之戰。香港人要好好裝備自己,有一個健康身軀,才可以抵禦無理強權的迫壓。

大霧時要走鬼,追巴士地鐵要跑,被狗追更加要跑得快。如今,大家就當作面對一場超級馬拉松,針對實戰經驗與失敗教訓,不要放棄每個鍛練的機會,更加要學習全面的訓練模式,期望下一場戰役取得成果。以下介紹幾種訓練及補身資訊,可能對大家日常運動,都有莫大幫助。


Kenya Form Running 

非洲跑手馬拉松比賽所向披靡,他們的訓練模式絕對值得參考。大家一齊學習非洲戰舞、舒筋活樂、喚醒身體每個關節、提升肌肉靈活度。

Vlad Ixel

另外,大家亦可以向這位純素食的南非藉越野跑手,現已札根香港的Vlad Ixel,學習鍛練小肌肉的好方法,他示範的幾組動作,可以有效強化臀部強度及增長下肢肌肉穩定性和平衡度,從而減低關節受傷的風險。面對戰場千變萬化的生死時刻,身體可以作出即時反應,保護自己亦可照顧身邊同路人。


速度練習
另外,正所謂「走得快好世界」,趁著全民運動日,就更加要裝備好自己;當遇到風頭火勢再沒有可以做的時候,記得要保留實力走為上著。不妨每週花點時間,在田徑場進行密集式訓練,練得一身好武功,將會畢身受用。


吸水大法
在這裡講的Be Water,不是李小龍對水的哲學,而是實實在在大家要補充足夠水份,不要擔心沒有廁所便不喝水。人體適當的生理所需、新陳代謝、出汗散熱,有入便有出,都要依靠排泄系統來處理。大家定時飲水,不要等到口乾才喝水,排尿時留意自己的尿液顏色,如真的變成深黃或血尿的顏色,便必須立即退下火線,急速補水好好休息。


增強免疫力
最近的生活壓力、不休止的運動、沒完沒了的怒氣、未明朗的將來和長期缺乏睡眠,的確容易令到身體健康響起警號,萬一抵抗力薄弱,招致病毒細菌入侵,人便會倒下來,前線便少了一個手足。所以,大家謹記進食多點新鮮生果,吸取維他命C、散發多點正能量,才可以作出長期抗爭。


Eliud Kipchoge
最後,大家要相信心態戰勝一切,相信自己不是渺小、相信自己的能力。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者Eliud Kipchoge永遠都是笑臉迎人,他相信自己、相信教練、相信身邊的隊友,相信沒有事情是沒可能。這一場無盡的抗爭戰事,我們都不知道終點在那裡,但只要目標清晰,大家必定可以走到目的地。

香港人要團結,香港人要互相加油。

2019年7月19日 星期五

百里賽後回顧

網上資料

最近,又看見下半年大大小小的賽事,經已陸續宣傳;而大叔最留意的是一百英里的超級越野賽。排名以比賽日期順序介紹:繼有雷利旋風160為慶祝二十週年,於十月中回歸、HK168往常一樣鐵定11月底起步、新賽事Golden 100亦終於出爐,確認在12月最後一個星期首度登場、緊跟其後UTMT一如既往在一月第一個周末舉行、還有擁有多項選擇的V162約定大家二月第三個星期。不過這幾個超長途山賽,不是山友想玩便可以玩,如果沒有100公里前科(除了Golden係新賽,為了吸引山友參加而沒有設定門檻之外),絕對被主辦單位拒諸門外;而且,只靠食老本,沒有充足訓練、比賽策略、補給計劃的話,退出嘥錢嘥時間不特止,嚴重的話引致大病受傷就更加可惜。

大叔絕對有很多100英里賽事經驗,尤其是慘痛DNF經驗佔上大多數;所以,如果大家不希望跟我一樣失敗的話,就要留意以下提示。

食老本?

食老本是指只擁有100公里山賽經驗,平時郊遊模式便當作練山,但其實個人真的沒有足夠付出。100英里比100公里不只是多出60%的距離,它需要大多數參賽者經歷兩個晚上,所以捱眼瞓都有其學問,大家真的要做足預防措施,否則睡魔急召一刻,立即成為喪屍,只會功虧一簣。第二,意志力要超乎常人,因為比賽途中隨時會出現負面情緒,時常會問自己為何在這裡?為何那麼辛苦?又迷路了,還不切呢?馬路旁有的士啊!獨個兒完走真的需要無比意志,所以,初玩百里的山友,最好都是以舊帶新,由經驗老練高手帶領,其間亦可以互相鼓勵、交流經驗、提升完賽信心。有時候,自己的潛能是要逼出來,問問自己參加比賽初衷、要懂得堅持信念、還未到危急關頭,都不應該輕易放棄。



充足訓練

當然肌肉力量亦是主要成功要素,所以高強度及耐力鍛練實在在所難免;每週設定訓練計劃,針對中央肌群及後股肌力,配合無氧運動,提升血液帶氧功能,也讓肌肉細胞增長;就算經過十幾萬步之後,亦不易讓肌肉疲勞。而所謂儲里數的訓練量當然也是必須的,如果以上一次UTMT經驗,大叔夥拍女俠比賽前的訓練數據顯示,以本人觀察,女俠的訓練質量來應付百里山賽應該是綽綽有餘,而大叔的訓練質量就只是僅僅有能力完成賽事罷了。坦白地說,百里賽前需要投入大量時間練習,香港人公私事務繁忙,的確非常需要老闆和家人的體諒,當然還有山友對自己的承諾。


比賽策略


除非你是一級高手,否則一起步便千萬不可以與其他參賽者一起喪跑,既然前面還有160多公里旅程,記著慢慢行,調整比賽心理狀態、協調心肺身體功能,按照賽前部署,如果有能力的話,即管嘗試落斜時輕鬆慢走回氣、平路時換成力量競步,但上斜上數梯便要看看自己的實力;有些人可以大步進擊,亦有些人需要拉牛上樹,只要隨著自己身體的訊號,必然可以迎難而上,通過面前的難關。時間是最最最寶貴,有錢亦買不到;所以,永遠要遠離check point cut off時間,而且是越遠越好。前半程儲備多一點緩衝時間,後半程的比賽節奏便可以走得彈性一點,而比賽壓力亦能夠得到舒緩。如果整場比賽都只顧著追check point,其實表示根本準備不足,無謂勉強自己繼續作賽。


補給計劃


除非山友擁有一個神仙肚或垃圾焚化爐,什麼大會提供的食物都可以放入口;否則,你真的需要組織一支強大的私人補給隊伍;這一班好友任勞任怨、清楚明白你的需要,他們知道你什麼食物可以容易上力、喜歡吃什麼美味佳餚、品嚐那款提神醒腦飲品,而且提供帝王式的按摩服務,還有香汗淋漓的熱情擁抱啊!(只限同性)另外,一些比賽替換裝備、緊急後備用品、休息設施及醫療援助服務亦一應俱全。所以每一個運動員背後,梗有一班勞苦功高的幕後支援人員撐起的;參賽者記得與團隊好好商量,確定支援位置和時間,比賽期間大家保持通話和追蹤,成功完賽的喜悅都要一起分享。


在香港,其實不是那麼多傻人會報百里賽的,所以大家不用心急,還有很多時間去考慮以上問題。但如果很不幸地你已經報了名,便立即要坐言起行,做足事前安排了。



話說今年初的UTMT,多得女俠關照,才可讓大叔首嘗百里完賽滋味。現在回想起來的確已經印象模糊,但還是有很多片段值得回味。

0KM 來到起步公園,當然要與新舊相識山友集郵一番,這是基本禮貌與常識啊!起步後,大家都精神赳赳走在有利位置,其實最重要是尋找相機位置,貫徹無獎不重要,最緊要有靚相的原則。太陽伯伯出來之後,參賽者都大汗淋漓,不過玩山賽不是遇上烈陽便是雨水;所以平時要好好保養身體、提升抵抗力;熟習極端天氣,無論天晴下雨都要走出門口練習。



22.4KM 來到檢查站,當然要幫襯大會食物,不過始終是比賽進行中,嘴巴還是要檢點;有山友吃了兩件砵仔糕,之後便出事了。下個站不見他蹤影,下下一個站還是沒有他的消息;後來知道他的砵仔糕頂著胃部兩小時後才得到舒緩,最後還要提早退役。我們來到一個山頭,剛巧越過另一名山友,他初期健步如飛,現在上斜卻氣喘如牛,原來是爆了計。



47.3KM 又來到另一個checkpoint,最喜歡當然是看見為你歡呼的面孔;走在目前艱難路途之際,縱使前路茫茫,只要有同路人和支持者的打氣聲音,我們所受的痛苦都是值得。香港地原本都是青山綠水,可惜最近越來越黑、越染越紅,唯有自己家園自己救。發完牢騷,又來到另一個補給站,一位山友在前兩個站臨危受命,從市區買了一碗粟米粥專誠帶上山慰勞我們,實在感激萬分,還要多謝毅行大師兄的加持和教路。來到大斜路的入口,大家總會有點猶豫,亦是最需要互相扶持的時候;其實斜路有什麼害怕呢?怎樣看都只是一條平路,這視乎你用什麼角度來看待它。山頂風勢強勁,泥路浮沙鬆散,強如女俠竟然都在面前跣倒,實在一大奇聞;可惜她早已收買好攝影師大哥,不能公開珍貴相片。


夜深,還有很多傻人在山頭趕路,期待著下一個補給站可與男女佳宜的美腿大叔相擁。78.2KM 內地參賽者來到不熟識的山路,唯有緊跟本地選手,不過她在黑夜粗魯放聲地質問別人比賽路線的態度,真的令人側目。


95.4KM 不經不覺,又來到下個檢查站,可以換乾淨戰衣、又有杯麵、更有熱黑啡。餘下的路程,應該很有信心啊!天光了,希望就在面前。從前驚惶失措的山路,今次都可以輕鬆渡過;短暫停留欣賞360美景,趁著腳還未軟,還是趕快沿著日久失修的木樓梯,走到檢查站。




112.8KM 上年,大叔就是在這個位置無奈地剪帶;雖然睡魔開始呼喚著我的名字,但吃過難吃的即食麵,便決定立即上路,期待之後未走過的比賽路段。此時,50公里 YTF比賽亦已展開,我們百里選手唯有靠在一旁讓路,有幸觀摩外星人帶領群雄,亦竟然有緣踫上毅女一進步神速選手。比賽氣氛實在太熾熱,大叔都忍不住腳跑幾步;此時,突然看見女俠的凶狠眼神,似乎正在提醒大叔記得留力,因為前面還有幾座大山呢!途中與另一位山友打個招乎之後,突然前面不知貴姓選手急停,旁邊有專人為他拍照留念。我提醒他的行為會阻礙其他選手比賽,他說不要緊,他們在很遠地方來的;一看他的背上印字,原來又是南下高手,真的要說聲「歡迎歡迎,多謝來到香港刺激經濟」,下省一千字。



125.3KM 精神與體能都正在下降的我,終於捱到大站,支援大隊送上美味素粥,還有人肉按摩機,再次讓大叔叫到呱呱聲。午膳完畢,是時候打大佬,上到不夠半小時,便突然睡魔召喚,似乎大會咖啡藥力不足,唯有從口袋取出傳說中的5-hours,其口味確是難頂,而且飲完後更覺有睡意呢!心想女俠一定心底裡@¥#%&^_^此起彼伏;無論如何,不想拖累拍檔,前面的路都要靠自己來克服。


過了馬路,又乘機坐下休息;上半場的時間優勢,亦慢慢溜逝。上山途中,很抱歉地大叔真的捱不住,向女俠呈請小睡十五分鐘,便坐在梯口擺好姿勢,即時關機。時間一到,身體竟然真的立即清醒過來,繼續起行,挑戰另外一個大佬,究竟還有多少個大佬呢大佬!面前還有卅幾公里便到終點,怎樣不願意都要撐下去。

天色又在一次昏暗,比賽心情亦受到影響;沉重腳步緩緩前進之際,面前竟然出現陽光小鮮肉,他的燦爛笑容展露出亮麗牙齒,並且帶來提神黑啡;大叔即時雙眼通紅,這位男生重情重義,女朋友真的值得嫁給他啊!



140.3KM 他伴著我們來到路邊大站,這裡人聲鼎沸,所有補給一應俱全,最記得有愛心紅菜頭汁,可惜胃口奇差不能全部喝掉,不過真的萬分多謝每一位支援隊友的熱情款待,我終於體會到傳說中帝王式的享受了。依依不捨地與支援大隊道別,繼續挑戰最後大佬,山頂風勢強勁夾雜密集雨粉,全部戰士都準備好防水雨衣,拉成人鏈滑進秘道,享受跣倒再跣倒、拗柴再拗柴的滋味。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出現曙光,離開密林,重回大路;想像將來逃離香港的情景,是不是就是這種充滿迷惘、失落、無奈、自責,但又不敢回頭的感覺呢?

152.3KM 終於來到最後一個補給站,我們算是最後一批參賽者,大會物資都所剩無幾,工作人員亦計劃收拾工具。大叔此刻已經身心靈盡毀,語重心長地向支援隊長訴說:「唔好報百里賽呀!真係好辛苦㗎!」不過最後十公里,「唔係唔死埋佢嘛?」所以面對上斜大石級,大叔如有神助、師父上身,一早加速直奔至最高點。此時,終於換來女俠安樂的聲音,既然慢慢行也到終點,就由得別的緊張隊伍過頭,放任在黑夜中欣賞風景。今次大叔突意注視旁邊的樹木叢林,看看有沒有異像產生;其實只要保持頭腦清空,相信邪不能勝正,一切虛幻感覺,都會立即擊破。





重臨村口石屎路,就像人一生兜兜轉轉,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其實大家正在追求的東西,是否可以恆久永遠呢?感覺又是否真實的呢?沒錯,機會、理想要自己爭取;但成功與否,還是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而人和是絕對掌握在每個人手中。馬路中央傳來熟悉的歡呼吶喊聲,終點一步一步靠近;大叔開著手機播放Queen樂隊的We are the Champions,可能實在太過自我陶醉,就在衝線一刻,「嘭」的一聲,倒下了;原來大叔被那個計時板絆倒,好瘀囉!唯有詢眾要求,NG,Take Two。

162.3KM 接過完賽牌和衛衣,真正了解到什麼是百里滋味在心頭,原來百里山賽真的不是普通人玩的呢!而我,竟然順利完成了。女俠終於可以肆無忌大地擦餐飽,而大叔亦靜悄悄地走到垃圾桶旁邊,嘔過痛快。再一次多謝所有UTMT支援隊員,就算留守到深夜,你們還是對我們不離不棄。

2019年7月10日 星期三

2019台灣玉山之旅


女皇又一賠上性命瞓身力作,繼三月成功完走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七月再一次証明自己潛在毅力和意志力,挑戰東北亞最高峰,海拔3952米的台灣玉山,實在值得掌聲鼓勵。

這個原本不是寫在今年囉嗦大叔的旅遊行程之內,只是突然不知從那個人的腦袋裡爆發出來,在半推半就的狀況下,二月來聽聽本地旅行社舉辦的講座,了解具體登山資料、行程、裝備;還要講求運氣,看看自己有沒有抽籤命水,才有資格踏上登山旅程。公私事兩忙,大家都掉低台灣之旅,既沒有遠足練習、亦沒有跟進結果;而原本的五月檔期亦爆滿,所以隨意繼續抽下一輪登山名額。不過,凡事上天自有安排,是你還會是交給你;六月底的登山証到手了,趕快來安排台灣行程吧!





前年的富士山記憶,立即回帶品嚐,儘量重拾高海拔低氧氣環境的作戰狀態;不過準備時間實在不足,以至明知必須的裝備都沒有帶上身,往後山上要負出代價。

大叔與女皇提早來台,培養輕鬆心情,預備攀登玉山之旅。原來全團共有八人包括一名本地登山導遊,兩位台灣團友及五位香港團友。其實整個行程非常簡單,只有三日兩夜:第一天有專車接送由台北送到南投位於1200米高的溫泉旅館過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清早,食過中式早餐,七時正便驅車上路,一個多小時之後,便來到登山口位置;落車之際立即被眼前雲海吸引。塔塔加管理站人員做事專業認真,仔細核對每位登山客的身分證明文件,起步前團友都在站內「登山心情」壁報版上,貼上為香港人打氣的字句。




提一提今次帶團的本地女導遊,名字人如其名叫「小花」,她已經身經百戰,攀越台灣多座3000米高山,而今次的台灣最高峰玉山,就更加上過二三十次了。她的身型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鋼條輕盈格式,反而是身材高大肥胖,看上來有點累贅。事實上,她說話中氣十足、經驗老練,能夠體察我們每位團友的登山經驗和能力,而作出登山行程的節奏,所以各位團友都行走得非常輕鬆,沿途聽聽她講解玉山背景、登山歷史、動植物生態及一些登山趣事。原來人有人路,鹿和羊都有牠們自己的秘道。而「熊出沒注意」在台灣都正在生效,但導遊訴說,如果真的在登山步道中看見台灣熊人,而上報給政府部門,有關步道便要關閉兩個月,她便要失業了。所以,就算今次我真的拍到熊踪,我都不會把照片放上網呢!





春夏之際登山,風景份外優美、色彩必定豐富;藍天白雲襯托粉紅花朵和青翠綠葉;還有偶爾傳來陣陣野生百合花香和天然有機廁所芬芳,就好像再一次得到愛情的甜蜜滋潤與痛苦回憶。眨下眼,便從登山口的2600米,爬升至3000米,來到一處休息暫避所;大家可以歇下腳、伸展四肢、飲啖茶食個飯團,還可欣賞不怕羞的野鳥松鼠來登山客面前討食物。



而玉山頂就已經隱藏在雲霧當中,靜悄悄地窺探著我們這班渺小、不知好歹的登山客。如果要成功登頂,我們一定要帶著一顆謙卑的心、明白大自然的威力、愛護這遍上天賜予人類的大地、珍惜動植物生態,明白一切結果都只可掌握在原住民所信服的山神手中。所以我們於登山口起步之前,早已由導遊帶領向山神禱告,希望路途中諸事順利,大家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





大休過後,大家又再次踏上這看似無盡的旅途,呼吸實在困難了不少,導遊教我們用力用口吐出每一啖氣,然後用鼻盡情吸取新鮮空氣。我們一行八人來到差不多3200米高的大峭壁,又要來一次大休了。事實上,位於3000米高空的氧氣含量只及地平線的70%。明天登頂差不多4000米高的時候,含氧量更加只剩下60%,即是介乎氧氣濃度12-16%,產生的不良生理會包括呼吸困難、情緒不穩及活動後異常疲倦,這就是開始有高山症反應的先兆。如果情況持續沒有好轉,不要說不能登頂,更可能有性命危險;所以大家都不敢做出太多大動作或者表現過度興奮,還是乖乖地一步一步跟在導遊後面;由正式起步計起六小時之後,我們終於成功完成8.5公里距離、爬升800米高度,到達位於海拔3400米的排雲山莊。




相比富士山上的山屋,這個真是一座五星級酒店,床位不再像擺放鹹魚的大木板,宿友有空間轉身又沒有異味;而飯餸更是由原住民親自打理,每天從山下搬上來山莊,再加熱讓登山客得到登頂前的所需體力,而且更有素菜選擇(參加登山團請預早提出要求),實在招呼周到、賓至如歸。今天大霧,玉山山頂約隱約現呈現眼前,溫度沒有預期中寒冷,好客雀鳥夫婦照舊出來覓食;風勢輕柔,讓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莊嚴地飄揚在空中。管理員盡忠職守,嚴肅地提醒各人穿起禦寒衣物、配戴厚帽、慎防著涼繼而引發高山症。黃昏五時便是開飯時間,大家有秩序地輪候晚餐;可能中午登山消耗太多體力,不消15分鐘便已經消滅整碟飯餸,幸好還可以有限度地添飯加菜飲湯,大食的登山友大可放心。


導遊宣佈明天零晨一時起床,一點半食早餐,然後兩點準時出發。大家處理個人需要之後,都趕快上床休息。只可惜一來那麼早,香港人出名是夜鬼一族,怎會睡得著;二來香港方面傳來緊急形勢,大家還是心繫故鄉,仍然手機螢幕不離悃倦眼睛;三來高山反應持續出現,就算心平氣和地進行卧禪,心跳依然急速強勁、頭部充滿脹痛感覺、呼吸繼續乏力深沉;這一晚,很多香港人都沒有真正好好睡一覺,經歷重覆的輾轉反側,還是矇矇矓矓地倒下來。



夢鄉逐漸傳來嘹亮鬧鐘響聲,模糊意識開始醒覺起來,好不願意身體才機械化地穿上行裝,準備登頂最終回的挑戰。此時,女皇身體狀況不佳、胃口奇差,只可勉強吃進兩碗粥水;而大叔任務在身需要全程護駕,所以盡情吸取所有早餐營養。團友都已經準備就緒,溫度比預期和暖,沒有起風的時候體感有六七度;「1,2,1,2」,我們起步了。導遊再一次提醒大家,不要操之過急、保持深層呼吸、左右左右向上行。每次遇上後上快腳登山客,我們都會停下來,讓他們先走,順便回回氣、吃吃補給糧食。沿途有很多大小碎石斜坡,大家必須儘速離開,但可留在穩固岩石下暫避風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風勢開始強勁,雲霧越見濃密;來到風口屏障,已經到達海拔3800米,突破了富士山高度;大家再次整裝待發、放低行山杖,準備四肢並用爬上玉山標高柱。女皇一直保持堅忍毅力、默不作聲,不斷行停行停向上爬;隨從大叔金精火眼、照明參扶、百寶盡出,務求協助主子登頂成功。原來最刺激好玩的地段就在最後的二百米,一邊是鐵鏈引路,另一邊便是碎石懸崖;任何人稍有差池,必定恨錯難返。






望上玉山高處,人聲鼎沸兼燈光閃亮;終於來到最後十步,時間清晨四點半,女皇首先登頂,不理三七廿一,立即找個位置坐下來休息,緊跟隨後便是隨從大叔。今次登山團友能夠百份百登頂成功,真的要多謝導遊小花的照顧和體諒。只可惜天還未光、霧還未散,今天必定沒有機會欣賞日出美景。導遊為免大家苦等著涼,只讓大家短暫逗留山頂,便催促團友立即回程;沿途仍然有不少登山客向上行,其中還有兩個小朋友呢!

下山不比登頂容易,加上雨越下越大、路段濕滑難行;各人衣衫盡濕、防水功能完全失敗,體溫亦開始下降。本來大叔想先行一步回山莊更換衣服,但導遊一口拒絕,擔心如果途中大叔失足掉落山崖,那怎麼辦呢?她的說話亦的確有道理,唯有大家保持隊型、強忍嚴寒、見步行步。



兩小時後,大家終於返回山莊,便立即脫掉所有濕透衣服,捐進睡袋取暖;但原來帶上山的乾爽衣服實在不夠,以致女皇與大叔都凍到騰騰震。山莊提供粉絲暖湯讓回程的登山客補給溫飽,但女皇的身體狀況仍然不妙,好像是高山症發作;經導遊細心打量,食止痛藥也沒有作用,既然吐又吐不出來,倒不如立即起行,儘快回到3000米以下的「低海拔」地方。而大叔落山的時候早已全身盡濕,唯有改穿丫拖、著起單薄緊身褲、前後揹起兩個背囊,小心翼翼地重回玉山步道,返回最初2600米高的起點。我們越向低海拔進發,天氣便越見晴朗;明顯地,女皇的體能狀況亦似有改善。

過了3000米高的觀景台,女皇好像蘇醒過來,不斷講話,導遊都說她復活了。大家到達2800米高的孟祿亭一於來個大休,女皇竟然詢問大家到底自己有沒有到過山頂,原來她的腦海只記起在山上某一處停下來,然後便是一遍空白;跟著下山又不知道怎樣落下來,沿途不斷看見很多小動物的剪影,其中一個更加類似習大大(其實她應該是說小熊雲尼)呢!但原來定眼一看,都只是一塊石頭;難度這便是高山症反應所產生的幻覺?團友都給她檢查山頂合照,以證明她真的成功登上海拔3952米的玉山頂峰。


無論如何,只要女皇沒有什麼後遺症、安安全全下山便是好;大叔真心佩服她,真的履行「講過就要做得到」的承諾;將來有什麼最好的東西,大叔都願意給她了。台灣人優勝在充滿窩心善意,司機大哥早已在出發位置守候,並且帶來當地水果為我們慰勞一番,「新鮮鳳梨和火龍果實在太美味了」。

我們到底還有沒有下一次的登山機會呢?女皇今天說掛靴了,不知何年何月她會反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