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3日 星期六

終戰礦山挑戰賽


每年,香港跑界總會舉行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的跑步比賽;有越野賽、也有路跑賽;有適宜豐富經驗跑手的超級馬拉松、亦有適合一家大細的開心娛樂跑。當中,速度還是用作評審參賽者輸贏或名次的準則;而很多跑班,都以比賽成績來衡量參加者的地位、身份和等級。有時候,我們可曾考慮過放慢腳步,欣賞賽道景色、品嚐打氣觀眾的人情味,又或者把握機會,認識主題路線的典故;例如八月最後一個星期日舉行的香港保衛戰紀念跑,就是沿著英軍和加拿大士兵(當然沒有解放軍)奮戰日軍的路線,由鰂魚涌走到赤柱軍人墳場,誠心悼念這班為了保衛香港而犧牲自己性命的海外盟友;還有今年三月三日,已經是第三屆的礦山挑戰賽



雖然命名為挑戰,但其實賽事分為18K,12K及8K三個組別,而其中8K體驗賽更歡迎6歲小朋友參加。正如主辦單位信義會的簡介:「香港礦山挑戰賽是全港首個以礦場為主題的慈善競賽,於已獲多個被評級為歷史建築的馬鞍山前鐵礦場及礦村一帶舉行。參加者將化身成昔日礦工團隊,親身走上他們於70年前的工作及生活路線,並完成各項任務,沿途既可欣賞馬鞍山獨特自然美景,亦一同關注礦村保育及人文歷史活化工作。賽事所籌得的款項,將用於支持礦村文化保育及活化工程,並推動社區教育工作。支持歷史文化保育、成為傳承者。」


身為沙田馬鞍山人,當然將這項有趣賽事,推薦給好老友,導他們展開山界比賽。另外,大叔亦聯同女俠參與18K挑戰組,作為她二月底V162後的鬆腳賽事。原來馬鞍山礦場在50年代是何等重要,它養活一群刻苦耐勞的香港長輩;就算礦場已經完成它的歷史任務,村民仍然可以安穩生活,繼續享受寧靜環境與山水情懷,不用擔心無辜被逼遷的恐懼。村內的地標教堂,一直為村民提供精神上的盼望,旁邊的小咖啡館,現在已成為遊人歇腳好地方;大會特別編排比賽路線途經數個礦洞入口,原來就是位處平時主要練習路線的隱蔽山路旁邊,靜靜地為馬鞍山留低歷史印記。不過,大家仍在比賽mode的關係,唯有留待下次真郊遊的時候,帶同小馬騮再度探訪,一起漫步整條鄉村並尋訪礦洞遺址。



賽事順走一小段麥四便從跣腳跣到hi hi hi嘅茅坪古道返回梅子林,然後又再衝一大段石屎路,才返回最初的起點。女俠經過事隔一星期V162的洗禮,雙腿總會有點狀況,投訴被大叔chur爆;其實跑界騙子梗有一個在自己左右,拉吓推吓,外星人女俠咪又係跟得好很貼囉!不過,比賽先嚟病的大叔不能參與V162,又真的有點自責與內疚,唯有藉著今次鬆腳賽,將內心的一團跑火,盡情爆發出來;而衝線過後,除了得到靚靚完賽牌,更可品嚐美味特色礦山小食。


說到火都嚟埋,當然是佔中九子被判有罪;今年的暗角金鐘跑,可以呼籲更多人出席喜宴傘聚了;還有不能忘記的魚蛋革命義士們,亦可考慮舉辦旺角黑夜奔馳。多得「馬拉松 看世界」介紹,原來柏林圍牆100英里超馬賽事,將在8月舉行,完賽獎牌會刻上當年倒在圍牆下的東德居民肖像,的確甚具意義。大叔很喜歡柏林這個城市,除了跑過它的六大賽道、欣賞它充滿歷史遺跡之外,還有當地政府選擇正面學習歷史,讓世人了解極權管治的殘酷真相,避免悲劇重演。

無奈地,同樣是1989年發生的事件,結局竟然是南轅北轍。借鏡柏林超馬,如果將來金鐘與旺角紀念跑真的能夠成為事實的話,可會考慮同樣將各位義士頭像印在完成牌,以作紀念、感謝他們為香港人的負出和犧牲。這一場公義之杖還未停止,一日未返到終點,我們都會一直跑下去,香港人千萬不要放棄自己心目中的烏托邦。

2019年4月6日 星期六

抽得盡興 (越嶺50系列賽沙田站)


今年越野山賽來到尾聲,大叔膽粗粗又偷偷地報多一個,就是越嶺系列的沙田50公里,首度與好老友靚仔組隊參加。最近各有各忙,只有膠遊而沒有練山、亦沒有練體能。身為沙田友多年,留意到這次路線的挑戰性十足,雖然在負狀態的情況之下,我們還是勇敢上場。




賽事隊際組別08:10出發,因為頭兩公里都是石屎路,大家都精神奕奕地盡情怒跑,然後開始進入林蔭山路,經過前一日的溶溶細雨,石級長滿青苔、石面異常濕滑,各位參賽者都打醒萬二分精神小心落斜,真佩服一眾外星人還能夠保持平衡,有膽量飛奔落山。路線非常新鮮,早前考究地圖,可惜未曾嘗試,今次終於有機會由小瀝源走到梅子林,上山崗尋找聞名已久的麵包石;穿過寧靜馬鞍山村,經過第一個檢查站,竟然有椰青水享用。



繼續再登上熟悉的麥四,不過今天濕度超高,山上伸手不見五指。還是快點飛奔落山腰竹洋路,重回西貢低地。原來,快樂不是必然,又要喘著氣走一大段斜坡,就算遠方看見攝影師,亦無能為力扮作輕鬆跑,唯有拖著無力身軀被攝進鏡頭。CP2沒有椰青水但有真係食得嘅砵仔糕;靚仔與大叔當然唔敢食,否則頂胃頂氣門兩三個鐘,就必然被迫棄賽。



然後又是行行重行行,離開村落車路,終於返回崎嶇山路,盡見赤紅野花山杜鵑。如果在良好比賽狀態,泥地是最好行的,只可惜,沒有操練,感覺到大部分肌肉都已流失;原來走在濕滑路況,更加需要利用腳底小肌肉來平衡身體、拿捏前進角度,加上與這對山跑鞋關係變得越來越惡劣,以致腳指底抽筋兼夾老問題腳指公底刺痛,步速只好大幅減慢。哎呀,大叔又一次讓隊友失望;可幸好老友相識廿幾年,大家互相遷就、互相鼓勵;否則,只可以非常沮喪的心情才能完成逆走衛徑,到達下一個檢查站。




飯團加上桌鹽真是跑步比賽的恩物,得到一班FA Runner義工的殷勤款待和拍掌恭候,登時充滿力量,準備挑戰兩個同樣陌生而亦是最難但最好玩的爆林小徑,一條上鷓鴣山,另一個係上大上托。果然,一踏入密林不遠處,就已經需要抓緊旁邊的樹幹才可以勉強向上爬,越上越斜,還要拉繩借力,偶然還會跣到high high high向後跌;幾經波折,才完成一小段距離,不過後有追兵,現在只得一條生路,就是用盡九牛二虎之力離開這個鬼地方;但當走到標高柱,能夠環顧清水灣和將軍澳全景,又頓覺真正的心曠神怡,週末約會三五知己從魷魚灣上,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今次比賽,跑手亦有機會欣賞水頭充足的小夏威夷徑瀑布,如果配以航拍從小橋徐徐升起,由低至高拍攝整個流水氣勢,一定達到大師級水準。甜點過後,又要品嚐苦果,引水道樓梯口,已經站著一位疑似笑容可掬的義工,他負責派發手環,識別將要經過第二個叢林的每一位選手;此入口位於山坑排水口,估計是行山友經過多年探索,發掘出來的刺激路線之一。原來跑步真的利用到全身肌肉,如果上肢及中央肌群鍛練不足,輕則拖垮成績、勉強完賽;重則導致持續痛症和不斷受傷,無論康復時間和醫療金額,都會是沒完沒了;所以,大家想玩得安全愉快,還是好好跟教練多多練習。



靚仔帶領著不斷賣老中青三抽的大叔,沿著綠色引水道落斜,穿過村落之後,終於重臨井欄樹檢查站舊地;打飽自己之後,準備最後路段,原來有條小路可上飛鵝山道,朦朧路上遇著豬大哥,牠正在好奇今天那麼多人類阻礙牠搵食。重回麥四經花心坑折返小瀝源,以後通勤跑入沙田又學識多條快捷方便的通道了。原本估計黃昏前完成的賽事,如今只好開著頭燈,耗用最後氣力,盡快離開山徑,重回文明地方。靚仔孩子已經急call爸爸,質問幾時返屋企吃飯;前段因爲大叔拖慢腳步,反而令大家還有剩餘精力,倒不如迫逼一下對方,追趕Sub12完賽,總算對自己的付出有個交待。衝刺𠝹人的感覺真的很痛快,而被𠝹者亦樂意為對方打氣加油,體驗體育精神、互相鼓勵的正能量。


兩條麻甩佬手牽着手,熱烈地衝過終點,可惜大會攝影師已經一個不留,他們不是看不起我們這些慢腳跑手吧!希望主辦單位能夠檢討一下,照顧參賽者的感受;一張型英帥衝線照片,可為大家留下重要而美好的回憶。而期待已久的手工啤卻只剩下一個味道,正一孤寒鬼!兩條茂利唯有繼續自隊椰青水慶祝一番。

總括來講,未玩過這項賽事的跑友,記得留意下年報名日期,恐怕名額很快便會爆滿。不過,還是奉勸一句,新手不宜。

2019年3月31日 星期日

女皇駕到(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謎底終於解開,去年九月女皇突然同半夢半醒嘅大叔講:「佢中咗!」心想唔通有咗BB,臨老才追回一個囡囡。幸好,溝通清楚之後,原來女皇再次抽中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可能這個是上天的美意,提醒女皇係時候要注意身體健康,突破自身舒適圈;上年身心靈狀態未預備妥當,今年不再婉拒,一於迎接新挑戰。女皇一係推極都唔會做,但當她應承做一件事的時候,沒有人能夠攔阻得到她;她立即搜尋相關跑步資料,學習正統知識;另外她亦秘密練兵,跟隨跑班教練從新學習跑步,鍛鍊耐力、勁度、糾正姿勢、呼吸。她說頭一個月的跑步訓練量,可能已經超越她前半生的跑步里數。原來不單只專注的男人最有魅力(就像囉嗦大叔),當女士願意投入一項大project,那種散發出來的吸引力,一樣迷倒很多男士。大叔始終相信,這幾年靜悄悄埋下的跑步種子,已經開始在女皇心中萌芽。不過,她還是認為最大的功勞係Kipchoge,柏林跑道上見證他破世界紀錄的堅離地英姿,促成她勇闖馬拉松的決心。

無奈天意弄人,女皇身體老毛病一直揮之不去,時好時壞,而壞的時候更加令她痛至不能落床,所以原本的訓練計劃大多數都不能實現。不過急也急不來,就趁著有好狀態的時候,盡量做多一點體能、伸展和長課,但最遠都只是走了25公里。不過,以女皇上次CCM半馬完賽時間估算全馬的成績,完成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無論教練與大叔都認為還是樂觀的。



四個月過去,在沒有高里數訓練的情況之下,我們與淑女應授隊起程了。今次為了荼毒女皇跑馬,當然要在比賽日前後,利用糖衣緊緊包裹著,承諾任由她們爆買、可以食好西、更加有得浸溫泉、做埋柴可夫,務求讓女皇玩得開心,星期日安心上路堅跑全程。比賽前一日風和日麗,身體不適嘅女皇取消所有遊玩行程,勤服中醫博士嘅即沖藥粉,調理身體,成效很顯著。三月十日比賽當天,日本氣象局預測奇準,90%機會下雨,一個又濕又冷的初馬,絕對讓女皇留下深刻但並不美好的回憶。所有參賽女選手,都做足防雨措施,大叔只能伴隨女皇來到選手安檢入口,以後的賽道,就讓女皇一人獨自探索了。賽前與應援隊商討站崗在某幾個打氣熱點,準備為女皇加大油。而大叔作為先頭部隊,第一站就守在起跑線的不遠位置;其實這亦是大叔第一次做馬拉松觀眾,頗有新鮮感,好像一切事物都慢下來,心情都比較平靜。




早上九時,輪椅組別首先展開,雖然只有十位選手參加這項十公里賽事,但大會亦相當配合並提供充足支援,絕不抗拒小眾運動員的參與。十分鐘後,遠處出現人潮,由渺小細沙逐漸變為偉大的精英運動員,各位女性快腳,跑姿優美、步速堅定,絕對是個學習跑步好時機,立即拍下巡邏影片,以後細心分析。然後,每組跑友陸續跑到面前,此時頓感眼花撩亂、又有點頭暈,因為今次可以打正旗號,不停地𥄫女...跑手。



大約二十分鐘後,女皇終於大駕光臨,她神采飛揚,似乎狀態不錯,打個招呼,就繼續餘下的42公里。猶豫了一會,大叔決定按下運動秒錶,走在賽道旁的行人路,陪同女皇一起參與這場賽事。因為事出突然,女皇已經消失於大叔的視線範圍,只能單靠大會提供的App,了解女皇的動向。可幸,女皇是一名慢腳,當她來到主要關卡,都有時間在WhatsApp中匯報。最初的大約十公里,大叔都是走在對面線,所以很快又再次遇上領先集團,緊跟其後就是其他中流砥柱,最後當然是一眾悠游選手。


行人路上,時常有很多跑男前後疾走,這批空中加油機,全副武裝,跟著大夥兒女生一起跑,時而吶喊助威即場教路、時而斟茶遞水羡煞旁人,原來大叔並不孤單。




雨開始越落越密,女皇將要面對前所未見的環境考驗;平時打風落雨或者烈日當空,都不應再找藉口停操約吃晚飯,應該繼續聽從教練吩咐,學習打水戰和烈陽神功啊!因為正式比賽是不一定只等到天朗氣清才開始,這種試煉就如生命中的甜酸苦辣,每一個人的必經階段。終於在12公里捕獲女皇,原來選手在App上顯示的即時位置比實際位置快了差不多一公里,所以一眾跑男要在行人路上來來回回,尋找心中目標。大叔立即遞上熱情薑茶送暖鼓勵一番,並且作出策騎指示;不過,最重要是女皇的鬥志和信心,必須保持正面,而且時刻保持警覺、避免受傷。再次目送她離去,約定下一個加油站與應援隊會合。親友精神上的支持,成就完走的力量;甚至遠方的香港經驗跑友都在隔空打氣提點。有一段時間,女皇失去影蹤,就算大叔走上半馬完賽入口上的行人天橋前後觀望,仍然音訊杳然。此時大叔有點三急兼肚餓,便入Lawson方個便吃件手卷,再次走到街角,微雨中靜候女皇出現。她說冷,便為她加衣、為她背上攝毛巾;她說餓,便為她送上能量棒,為她檢查補給食物;她說痛,便為她按摩、為她找來噴霧。



終於她獨自越過25公里路牌,此時離開關閘時間還有廿多分鐘,以後每當她走多1cm的距離,都將會是女皇的個人最遠紀錄。人海之中,要找出至愛,談何容易。期間在天橋走上走落、於觀眾之間穿插、又有表演團體的吸引,30公里前,突然發現女皇訊號停滯不前,短訊沒有回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實在令人著急。原來,女皇......去咗......廁所;但這一去,已將原先鬆動限時變得非常緊張。大叔立即快馬加鞭,提醒她盡早起步,避免上掃尾巴的下場。只見女皇心神恍惚, 大叔唯有用廣東話大聲鼓勵,果然為之一振,終於在35公里關閘前兩分鐘衝過。不過,挑戰並未停止,而且越來越艱難。


名馬戰況實在太過激烈,不停的密密細雨令大叔的電話也開始入水、畫面亦接觸不良,不方便查閱資訊,唯有留言請求一直注視女皇動態的香港跑友,立即傳來關閘時間,登時察覺這一段路需要在35分鐘內完成3.6公里,才能到達下一個檢查站,當要考慮多一些緩衝時間之後,大叔希望女皇可以用7分披醒走下去,提議一於緊盯前面的屁股;女皇聽過建議,當然black面回敬,心想沒有可能跑出這個速度囉!但無論如何,一定要死撐下去,況且她後面還有很多慢腳志同道合,真的被捉上車的跑手大有人在。大叔不敢大聲責罵,只好循循善誘,亦親睹女皇用盡吃奶氣力,勇往直走;就算面對應援隊的熱烈歡迎,亦不作停留;最終,女皇在僅餘大約30秒便關閘的危急情況之下,驚險通過38.6公里檢查站。





完賽機會越來越大,但亦絕對不能夠掉以輕心;最後一個關閘是設於41.7公里,現在還剩下34分鐘,心想就算急步行也可以順利通過。不過,還是不要太早讓女皇覺得可以輕鬆過關,一定要繼續鞭策,就繼續以9分披醒進擊吧!這個時候,大家又折返最初起步的馬路,其實都心裡有數,大約知道體育館終點就在眼前。此時,女皇終於可以振臂高呼、用笑容面對前方的攝影師,然後帶著疲累的全身各部位,返回溫暖的終點。後來居上的還有數十名慢腳跑友,而最後兩名生還者,就在全場觀眾打氣聲吶喊和醫師協助之下,走過最後的檢查站;一列護航的單車隊亦已任務完成,大會巴士就載著不能完賽的選手,暫停於賽道上。工作人員快速地搬出計時器並封閉進入場館的最後500米,果然時間已經踏正16:05的死線,一切已成定局。



這時大叔低頭沉思,腦海重溫女皇這幾個月的努力練習、對抗病魔、克服痛楚,最終她的堅持沒有白費,開始略有感觸流涕;再加上見證兩位生還者對完走名馬的堅持,激動的眼淚終於按捺不住、奪眶而出。安靜之後,大叔差點忘記按停手錶,原來自己不經不覺跑了接近39公里,差不多亦有資格攞Tiffany頸鏈。這時,女皇傳來衝線影片,聽見她高聲歡呼,好像將所有壓力、擔憂和疲勞都一次過發洩出來。大叔與應援隊會合,前來會場外接放學,竟然給大叔機會,巧遇好charm嘅盧巧音,名馬亦是她的初馬,而且跑得好成績。西方醫學現在都將跑步郊遊寫成療癒藥方,建議病人應該每星期做幾次運動,我相信是有根據的,況且大叔總認為會運動、肯流汗的女士是最美的,大家又點睇呢?

再次恭喜女皇初馬順利完走,咁下一個目標係咩好呢?

2019年3月5日 星期二

酸溜溜的百哩賽


大叔與女俠完成UTMT環大帽山越野賽之後,經過兩週休養調整期,又再次進入試路階段,走勻新界、大嶼及港島,希望再接再厲,完走這個既有新鮮感亦搞手有心做好的維港162賽事。比賽前一星期,基本上大叔的身心靈都維持在作戰狀態,甚至整條H25港島路線都可以輕鬆完成。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練習完畢肚仔餓就當然要醫肚,全身熱氣騰騰走上士美菲路熟食市場,先端上一樽大可樂,然後再來碗大大的青菜通粉,異常滿足過後便搭地鐵取車,可能這種剎那間的涼快已經埋下伏筆。隔天,再與愛犬黃昏漫步;真的意想不到,風之大、溫度之寒冷,竟然打倒了大叔。星期一返工感覺怪怪的、忽冷忽熱、頭重重,終於提早下班看醫生,確診普通流感,並且出現很久沒有的發燒症狀。剩下五天,心想還有機會出賽吧!不過,首先向支援大隊報告一下狀況,嘗試尋找更換隊員的可能性。星期二、星期三都過去了,星期四再次覆診,竟然還有微燒,即時晴天霹靂、五雷轟頂,心情從天堂掉進地獄、一蹶不振。始終要向隊長交待,臨急臨忙從那裡找來跑友頂替100哩腳程呢?隊際就是隨時會出現這種隊員出缺的變數,女俠是擁有超強實力的外星人,她沒有怪責隊員的過失,一於決定獨自起步,可幸仍帶同大叔精神的號碼布,挑戰最後一關百哩賽事。大叔真的感到萬分抱歉,再次要讓隊友失望。



二月最後的一個週末,只可用一個字來形容大叔心情,就是「灰」。每次看到V162的資訊,內心總是酸溜溜,幻想著我應該在山中奔走;就算不是享受過程,亦至少一同面對痛楚、接受冷雨的洗禮、克服寒風的突襲。到底今次走在黑夜的感覺是怎樣呢?有沒有什麼奇怪人和事呢?睡魔急召又有什麼特別招數對付呢?肚餓食得飽嗎?我可以完成嗎?好想知道賽事即時實況,卻又不敢面對不能落場的悲慘現實。難得女皇深明大叔心結,親自煲個靚粥,零晨時份與另一位支援隊員會合,一同來到火炭為女俠打氣。眼見遠處傳來急速腳步聲,熟悉身影漸漸走近;雖然天氣寒冷,但仍相信女俠還有大把貨。跟著只剩下三個檢查站便可以完成新界路段;最後的港島山徑,實在易過借火。可惜大叔病情反覆,也不便阻礙女俠行程,唯有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大家目送仍然懷著滿腔熱血和完賽決心的女俠揚長飄去。


果然,星期日天也未黑的時候,終點經已傳來女俠報捷的喜訊,她只用了大約40小時,便成功走畢162公里。大叔又感受多一次酸溜溜的心情;反問自己,衝線的一刻感覺是怎樣呢?望著那麼多支持的朋友是否特別感動呢?還有氣力狂奔最後一段路嗎?可以的話,到底擺什麼甫士最有型呢?但其實,如果大叔真的出賽,會否拖累女俠做不出好成績呢?返回現實,以女俠的超凡毅力,能夠成為第二位女參賽者完成賽事,實在值得振臂歡呼、慶祝一番。況且,她毅然放棄賽前轉為個人挑戰組別的機會,堅持以隊際名義出賽,失去個人得獎榮譽,實在令人尊敬,確實貫徹毋忘初衷信念。事實上,一個人走在黑夜,如果沒有堅定意志、正面思維、長久時間鍛練出來的體力,100哩實在不容易應付。所以當大叔病倒,一心便嘗試尋找合適人選來頂替出缺,基本上是沒有可能,亦辜負對隊友的信任,這絕對是大叔的個人錯誤決定。


事過境遷,冷靜重溫今年V162的每個比賽細節和花絮,還有比賽前的訓練點滴;大叔發現在大嶼山的經歷,竟然被徹底點醒了。練習當日,迎面而來的三名外籍人士非常之熟口面,其中一位超長腿美男子,更令大叔神魂顛倒。網上翻查,果然不作他人 ,就是越野跑世界級精英選手,現今ITRA最高分達951表現指數的Jim Walmsley

他竟然來到香港練習,原來是為Fast100(80K)作最後準備。指尖流連於電腦屏幕之上,看了關於他參加Western State Endurance Run 100 miles 的戲劇性結果;2016年,原本他大幅領先,可惜來到一個路口,轉錯彎位,當發現之後,無論心理生理都無以為繼,最後只有失望地返回終點。2017年,他立志一雪前恥,初段還是有心有力,奈何天意弄人,當日天氣超熱,以至他胃部不適、嚴重嘔吐脫水,為著健康著想,需要忍痛退出賽事。2018年,他再次強勢回歸,加強系統性鍛練,針對飲食補給的專業配合,還有貫徹一流水準的支援團隊;終於來到第三年,Jim經歷不斷嘗試、不怕失敗、從新振作、拔尖補底,以賽事賽道最佳成績,踏上冠軍寶座。

Western States 100 Endurance Run 2016

如果他選擇放棄,便永遠嘗不到成功的美意。回顧今次2019的V162,雖然大叔因病缺席,不能與女俠並肩作戰;而上年2018亦因爲體力消耗加上意志薄弱而提早上岸;但只要借鏡Jim的努力和決心,大叔下年2020成功完走維港162的話,絕對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另外,試路來到昂坪天壇大佛,竟然給我們發現一項可遇不可求的特別天氣現象,一團雲海,持續不斷地籠罩著鳳凰山,而四周卻藍天清空;在壯麗的大自然環境與寧靜的大佛襯托之下,嘗試遠離喧嘩的遊人,呼吸著城市難有的仙氣、體會著放慢腳步的重要、思索著毋忘初衷的跑步意義。原來佛祖提醒過,保持健康身體是我們的責任,否則,我們便不能保持一個堅忍和清醒的思維。大家要記著,健康是人生最好的禮物、滿足是最佳的財富、而忠誠能保持最親密關係。



原來跑步上山都可以體會人生大道理,「真係唔跑唔知身體好,你今日跑咗未呢?」

2019年1月26日 星期六

進軍極地賽


早兩個星期出席聰Sir牽頭的極地簡介會,真的充滿動力,氣氛熱鬧兼夾溫情洋溢,重遇很多山上相識的朋友。

到底什麼是極地呢?極地一般範指出現極端嚴苛氣候的地方,例如溫差大、缺水、乾燥的沙漠;氣溫嚴寒、暴風狂嘯的南北二極;更有高緯度、氧氣稀薄、存在高山反應風險的山脈;甚至水壓大、漆黑一片、存在潛水夫病風險的海洋深處。而能夠挑戰這些地方的運動員,都要做足賽前準備,經過長時間心理和生理的訓練,亦要帶備充足物資和糧食,必須學懂求生技能和使用緊急維生設備的本領,並且要有隨時不可能平安回家的心理準備,才有資格踏上極地征途。

不過,現在極限運動已經普及化,無論路線編排、物資供應、醫療補給與及日常所需應用品,主辦單位都能夠做到應有盡有,參賽者只需跟從大會指示出發,攜帶所需物資;只要自己身體狀況良好的話,理論上是可以在指定時限之內完成任務,安全返回終點。至於參賽費用包括機票住宿保險等支出,就要預算介乎港幣幾萬至幾十萬,視乎地點遠近、艱難尺度。


今次介紹的四大極地挑戰賽主要在四個地方舉行包括蒙古戈壁沙漠、納米比亞撒哈拉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和南極洲大陸。眾所週知,聰Sir剛在去年大滿冠賽事,以三場第一、一場第二的優勢勇奪冠軍,為香港人爭光。其實比賽過程絕不順利,聰Sir需要面對身體不適、裝備適應、天氣反應、不同路況;快速觀察、模仿學習、調整策略、蓄勢待發,最後向著標竿直跑。聰Sir既有皇者風範,但絕不驕傲,仍然處事做人謙卑有禮,他將他的好成績全部歸功於身邊的家人、同事、朋友、合作伙伴和贊助商的支持。現在更加投入教育年輕人跑步的義工行列,一於身體力行、以自己豐盛的生命來推動還在迷惘過活的下一代,讓希望曙光重現他們眼前。


另一講者William原來是第一位完成4 Deserts Gland Slam 的馬來西亞人;他是公司高層,當然有財力有時間在一年之內完成四個賽事,但最重要還是他自己本身到底想追求什麼。他回顧幾年前身體開始出現健康訊號,痛定思痛,決心改善生活習慣,更開始積極做起運動,兩年前完成首個馬拉松,並開始參與其他長途越野挑戰賽,終於去年成功挑戰極地大滿貫賽事。其實,只要人願意踏出第一步,什麼神奇夢想,都可以成真;怎樣艱鉅任務,都能夠一一克服。看見他過胖與標準身型相片的對比,真的見證到「所有自信都番哂嚟」。


最後一位講者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馮Sir,而永遠都無限量支持他的馮太就像小鳥依人般依靠在馮Sir背後,他們與翟律師一同參與去年的南極賽事。人一世物一世,當然要去親身體驗這個地球上,碩果僅存零污染的大自然景色,而這份震撼的美艷,更可從翟律師的相片之中表露無遺。他倆人到青年(以人生有120歲壽命來算),實在還有很多未發掘的潛能等著爆發。所以無論有沒有生果金,我們都應該保持正向思維、生活飲食保持檢點、保養健康身體來好好享受餘下人生。


節目來到尾聲,冷不提防主持人叫出囉嗦大叔幫忙發問問題。哎喲,做妹都通知聲吖嘛,望著外星人偶像聰Sir,大叔只管傻笑想要簽名囉,幸好最後都可與聰Sir及他的大滿貫寶座合照。至於問題,身旁的美腿大叔亦說出我們的心底疑慮,究竟什麼時候才知道自己ready去參加這種極地賽事呢?主持人又再靈機一觸,將個波由自己龍門口長傳到對方龍門紅線,交由同樣參加過極地賽事的梁百行先生代答,其實答案是很圓的,就是上網報了名便算,其他疑慮,自自然然就可以陸續破解;來到比賽之前,一切事情都已經ready了。其實這個解釋是「米已成炊」的4 Desert版吧!真的是那麼容易就當然是最佳解決辦法,恐怕留在家中,每天要面對嚴刑烤問啊!


而大叔現在想起來,反而不是想請教幾位豐富極地比賽經驗的講者,而是想請教一位成功男士背後的女人 - 阿聰嫂。她可能當初也沒有預料得到,原來嫁給了一位外星人,現在到底怎樣放心讓丈夫到世界各地去接受那麼多危險的挑戰呢?


順帶一提,開場前與馮太聊天,她極力慫恿大叔參加今年的極地賽事,不如一起組隊,四月去納米比亞撒哈拉沙漠啦?咁趕,係真唔係呀?大叔還未向女皇申請海外比賽不反對通知書啊!

可能想一想2020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