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又到年終檢討時


以往兩年,大叔都會奮戰到每年最後一天的賽事,所以賽事檢討都要到一月才能夠出街。但在今年十二月初,最後一場賽事亦已完結,即代表大叔今年的跑步季節亦正式收league。那麼,不如早點訴說經歷、分析對錯、學習感恩。


2018年,仍然維持完成四隻全馬的成績,現在很幸運地完成一打全馬;從年頭有渣馬和CCM馬,都是可一不可再的本土馬,始終無論氣氛、補給、賽道都被外國的全民總動員大賽比下去;當然後浪推前浪,總有初哥蠢蠢欲動大顯身手。



繼2017年腳傷,參與的UTMT未能完賽,三月亦在貪玩心理作祟之下,一嘗V162三日挑戰賽滋味;當然在睡不好、食不飽、肚不靈的情況之下,結果還是跑不完。最重要的問題,還是自己的訓練里數不足、練習根基打不好,作為佛系跑手,真的沒有太多進步本領。




不過,最值得自我感覺良好的是,完成一百公里賽事沒有什麼難度,三月終於突破DNF魔咒,完成逆走100。但難就只是難在面對臨場突發狀況,隊員之間需要怎樣互諒互讓、保持溝通、堅持同一信念,繼續前面未完成的路。關於與人相處之道,真的走到老學到老,將來就算一百歲都還需要學習。


既然主要賽事都所剩無幾,不如約會三五知己,一同來個角色扮演,參加COO。(註:COO就是COO,不需要任何不必要的中文翻譯啦!)外國人賽事充滿娛樂性,各位跑手悉心打扮,不明白男士總偏愛扮女人,令到在場氣氛熱烘烘,活像一個嘉年華,下年一定會有更多人安歌。但要提醒一點,賽道途經老虎頭,沒有充分落山經驗的新手,一定要有資深隊員陪行;別忘記這是一個三人隊際賽事,不應掉下同伴一走了之啊!

夏季沒有正式賽事,反而網絡興起線上跑活動,完成一定總里數,便能夠得到別緻獎牌。作為新手或老腳,總喜歡超越自我,凝視過去的努力,更加相信自己跑步之路,並沒有枉走。線上跑總帶點佛系,隨時隨地、可長可短;不同里數、不同獎牌,報名的時候一目了然,只要在限期之前,踏過最低門檻,就可以得到獎牌。最近好老友眼疾需要休息,在此祝願他早日康復,來年再次挑戰高峰


另外,還有兩場跑友自發跑步活動,一個是香港保衛跑、另一個是輝Sir的5x5挑戰,各有特色亦贈送精美紀念牌或跑步裝備,非常合用,多謝主辦大會和各位義工。這個十二月,輝Sir正在台灣進行8字環台活動,大家快來為輝Sir集氣加持,祝願他能夠安全無傷無痛地順利完成壯舉。


漸漸進入秋天跑步賽季,萬眾期待的第一場六大柏林馬九月展開,大叔大嬸有幸參與,一同見證Kipchoge突破全馬世界紀錄,Sub2真的指日可待。面對過去傷痛的歷史,德國人選擇面對、反醒,而且樂意公開過錯並教育下一代。其實,我們還要等多久,才可以活在約翰連儂的Imagine國度內呢?

順利完成柏林馬之後,大叔亦沒有懸念,因為六大馬都已經跑了一半,聞名真的不如見面;有時候,做事不能太過強求,要明白自身的限制,人生還有其他更大更遠的目標,你和妳的大計又是什麼?是否已經早在掌握之中?



十月再玩一個西洋特色的Moontrekker,絕對有驚喜,臨近衝終點雙腿要過冷河,十分超值。另外又飛到日本參加有意義的金沢馬,見證好老友的人生海外初馬,又一個永不言敗、只要努力必有回報的勵志故事。當七十歲高齡都可以Sub3,實在不應該低估自己的潛藏能力和存在價值。正所謂「有心唔怕遲」,就算經歷過失敗的痛楚,亦應該繼續嘗試,只要相信自己的付出,一定會有知音人欣賞。這一刻,有否想起誰帶妳行第一座山;這一刻,又有否記起誰陪你走第一隻馬;可能他與她都已經成為過去,但原來面前的她或他,將要成為你或妳的將來和永遠。

大叔很喜歡張國榮的「追」

十一月初是大戰的序幕,一嘗心願,大叔穿著丫拖,完成了一個全馬距離的倉鼠跑,心雄雄準備月中的毅行者,延續幾位大叔的Hehe約定。誰不知天意弄人,感冒降臨囉嗦身上,只有48小時通知、討論、拍板、換角,重要的第五人終於膽粗粗上馬。憑著大家的互信、不自私、臨場應變,見證了今屆毅行隊伍的成就。時間實在太過緊逼,大叔又要密鑼緊鼓地接受針灸、鍛鍊、休息等節目的無限輪迴;兩星期後,與另外幾對好腳,一起挑戰香港一六八,結果如何,大家早已知曉、不作多提。大叔從中吸取教訓,期待下一場戰役,做足準備,必定要提防眼瞓、定時進補、避免虛耗過份體力。目標清晰,就是不再讓隊友失望,記得講過就要做得到。


原諒大叔這三年的好勝、執迷,既然自己的夢想已經追求了一半,應該是適當時候調整一下腳步,並且協助其他人尋找夢想。2019年的某些大計,都將會全力為他人而努力;最重要祝福大家身心健康、生活飲食要檢點。

2019年繼續山上見。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100英里的魔咒



其實都忘記了是誰首先想參加這項賽事,香港一六八,全港距離最長、爬升最高、主辦者時常有驚喜的越野挑戰賽,時限只有46小時,星期五黃昏起步,直至星期日下午四時正,期間總共有14個檢查站,大美督起步、大美督結束。某一天,你話想玩,我陪你;原來妳玩,我跟妳;不如你又來玩,好呀!結果,四個朋友仔 - 女俠、橙仔、阿魚和大叔,在不同時空都報了這個年終超馬大賽。星期五,選手們都請假爭取休息時間,精神飽滿地來到起點,拿取計時器、寄存食物包、擺放行李包、集郵聚舊就當然是例行公事。目測不過大約二百人左右,竟然有很多是公司贊助的內地參賽者,外藉人士只佔非常少部分。起步沒有花巧儀式,我們站在後方只能夠說原來比賽已經正式開始。別了大嬸,大叔便與三位跑友,笑容滿面地成立聯盟,期望不傷不痛,順利完成賽事。



黑夜中,山頭出現一條銀腰帶在舞動著,令我想起去年攀登富士山的情境,但要完成香港起起伏伏的山徑,談何容易。初段,大家都有氣有力,很容易便走過了八仙山峰,從回馬路之後,終於抵達第一個CP烏蛟騰,義工媽媽在寧靜夜深盡顯響亮聲音,至於大會補給確實一般,我們亦不願久留,還是提早起程,向第二個CP進發。一路上人丁單薄,偶爾遇到兩三個跑友,大家步速接近,都是你追我逐、互有領先。突然間,頭頂出現異動,四個人同時用頭燈照向前方,一件東西正在無聲無息地拍翼飛翔,牠站穩在樹幹之上,然後180度回頭一望,原來是不常見面的林鴞,我們真的小見多怪。沿著海岸線行行重行行,如果一個人走到這裡,並且傳來打齋樂聲、又見人影重重,你會選擇硬著頭皮衝過去還是等待下一位選手才一起通過呢?幸好,今年沒有這種情況,按照原定計劃,我們終於來到CP沙頭角路。


然後是面對第二個難關,就是紅花嶺,所以人潮亦漸變稀疏;大叔第一次走上這山頭,真的要飲杯可樂慶祝一番,可惜現在已是夜深,否則必定可以欣賞美麗景色。原來上山不容易,下坡亦非常困難,長長的石矢車路,女俠分享她的PK與雙腿抽筋經歷;但轉眼間,她已利用萬有引力,將她快速地帶到低地,餘下三位猛男努力地在後面狂奔。轉入鄉郊村屋、寧靜過人,參賽者都放慢腳步、提起行山杖、收起聲浪,以免騷擾村民。我們再繞過一個山,來到CP鶴藪,這裡可以享用自己準備的食物,但原來大會的補給也不差,有熱湯、有什果。


然後,就是攀上好玩的龍山,需要很好的上山技巧、體力和心肺。前面那個內地女選手總喜歡大大聲問問題,一有任何懷疑,就向後來的選手發問,我們只叫她一直向前走就對了。上到標高柱,貫例拍照留念,落山並不是易事,有點跣,需要手腳並用,所以下降的速度亦大減,安全到達村落之後,便走到CP粉嶺。這時,橙仔的粉絲已預備好補給包青葡萄與蕃茄仔。朋友皇女俠的攝影師朋友強哥為我們拍照之後,我們便急速上路,此時才驚覺時間比預期慢,立即急起直追。可惜,橙仔開始感覺身體有狀況出現,唯有大家慢慢走,看看會否有好轉。雖然今個賽事只有個人組別,但既然四個人一同參賽,都希望一齊走下去。


因為下一個CP有私伙補給,所以阿魚先行讓支援隊安心一點,女俠與大叔陪伴著橙仔,鼓勵他、推動他、安慰他,過了北大刀,很快又到大刀,然後就是下坡路段。最終,三個人亦都安安全全返到CP林錦,可以品嚐美腿大叔(毅行素男第五人)特別炮製、非常美味的海帶薯仔粟米粥。不過,橙仔拿著面前的一碗粥,只可近觀而不可吞嚥,他真的感到非常辛苦了;所以,經過大家再三思量和共同分析商議,他還是決定退賽。


天開始亮了,大家與橙仔和美腿道別過後,大叔、女俠和阿魚開始踏上往大帽山的三人行,仍然是一段又一段的漫長石級,轉過頭只見阿魚飲可樂,再轉一次頭,就不見阿魚蹤影;不過,以阿魚的實力是應該很快追上來,所以還是想著山上再見吧!來到四方山,溫度驟降;始終,高度相差幾百公尺必然氣溫再低幾度,沒有穿上擋雨風衣隨時病倒。白波波都被大霧籠罩著,大叔與女俠決定不作等候,快速下山到達CP荃錦,見蓮姐一面之餘還要吃她的公仔麵。遠處出現阿魚身影,他氣衝衝的走到CP,投訴著身體狀況,久未處理的傷患又再出現,幾經掙扎,還是暫時退下火線。竟然行了只不過接近60公里,便由四人聯隊變成二人同行,真的始料不及。


無論如何,大叔與女俠仍會努力作戰到底;為了避免見光死現象,大叔飲了一杯黑咖啡,立即為之一振,雖然太陽出來,身心靈健康指數還是很高昂,沒有半點倦容。抵達大帽山引水道,用十塊錢買了一包切好的楊桃來解暑提神,阿姑真懂得做生意。天朗氣清,當然繼續影靚相留念一番,但其實不是有太多好心情欣賞,始終還正在比賽狀態,身心靈正受著嚴峻考驗。這個賽程實在非常遙遠,現在想起來都好像有點失憶,不清楚曾經行過的方向、遇過的人和事。迷迷糊糊,竟然到達了下一個CP大欖。女俠經常好人好事,自然朋友多的是,相熟義工預先放好獨立包裝的蕃茄仔青提,方便加持;雖然準備了四份,但走在烈日底下,就算剩下兩個人都可以輕易消化。


四排石山不算是太難走的路段,如果選手還是有氣有力兼且意志旺盛的話,否則每當遇上休憩木椅,總想找來藉口坐下休息一會,耽誤行程,而這個人當然正是大叔本人。今次維持能量的食物主要選擇了一些容易消化的種類,例如,飯團、蕃茄仔和青提便可以邊行邊食;而栗米粥就可在私人補給站快速充電。大叔有點不習慣、直腸直肚,令至頻頻大放響屁,難得女俠跟隨後方,沒有抱怨、也不作回避,還狀甚享受欣賞呢!太陽此時顯得比較溫柔,一道曙光從山脊映照下來,提醒我們需要儘快趕路,後上人潮越來越少,這表示更多人已經退賽,我們必定成為掃尾大軍。



突然不見了女俠,到底發生什麼事呢?原來有粉絲野生捕獲她,也是囉嗦讀者啊!真開心!二話不說更順道將那個私人補給袋代為帶落山,女俠的人情貸款額真的沒有預設上限呢!重回毅行環塘路段倍感內心忐忑,大叔兩星期前的退賽,沒有了一百公里的鍛練、失去了ITRA的五分;但另一方面,又見證各隊員支援好友的體諒與關懷、互相補位和無私大愛。相比從網上資料得知個別隊伍隊員的惡行羞事、人財兩空、自私無恥行徑,甚覺欣慰;大叔始終相信物以類聚,同一類人自然會走在一起,非我族類者遲早會遠我們而去,雖然黑都天埋前路茫茫,大叔仍然感到無比窩心確幸啊!



下一站是CP深井,退賽的阿魚回家休息一會之後,再次出現眼前幫忙按摩、又買飯團送飲品,其實這次旅程並不只是個人的成就,更加是集合眾人力量的使命。無論成敗得失,我們還是咬緊牙關向前走。誰不知,原來下一段路程有很重伏味;在滿天星海的黑夜,兩名無知男女,從元荃古道接麥徑九之間,需要上一段又長又斜的蓮花山段,沿途媽聲四起,只好聽聽歌曲解悶;走上那些硬繃繃石級,實在費力過人,亦都大剎風景;請求有關無知當局,不要嘗試破壞原始山徑;就算真的需要修補,亦都只需利用天然物料和傳統民間技術,保留郊野公園的天然共融狀態。


三小時後,又再一次重回CP荃錦,距離關門時間只餘15分鐘,我們非常匆忙地換上乾淨衣服鞋襪,簡單進食,便立即趕去龍門郊遊徑,開始一項不可能的任務。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家都走了超過100公里,而大叔更加是疲態盡現,現在只剩下不到三小時,怎樣完成10.2公里呢?大叔走在前頭,一如既往,實力最強的隊員,跟在後面,那種無形的力量,便漸漸地從女俠身上發出,傳送到大叔體內,不知不覺間,大叔如有神力相助;上山故然有力,竟然落山也像滑雪模樣,身體靈活移動、手腳平衡觸感、步履輕盈變奏,轉眼之間已經拾級而下,超越極限完成第11段。在CP城門喜見兩小無猜支援小隊,溫暖送上熱粥、按摩;休息期間,我們還在爭論一定是多得女俠神功,才可以推得大叔那麼快走完這路段。看見女俠得戚樣子,便知道她奸計得逞,眾人都想落力摏佢。但有關這段真實畫面,就只有大叔與女俠深深知曉。


不經不覺,大家走了接近33小時,大叔其實早已筋疲力竭,極之需要提神醒腦的飲品;只可惜,大會CP人員竟然回覆沒有咖啡供應,令大叔心情跌至谷底,沒有其他辦法之下,只好硬著頭皮,見步行步去挑戰針山吧!雙腳僵硬兼超重,完成一針時間比正常多出50%,之後還有一大段石矢車路要走。當走上通往鉛礦坳的林道,氣溫更覺陰寒,濃霧籠罩整個山頭,大叔亦將要宣布當機。首先,望向旁邊,看見一班不知是小童還是木偶,正在傻傻凝望,但行前幾步,竟然只是一堆乾草;再望上高處,又會有一班馬騮在吱吱作響,但當定眼再看,又只是粗壯樹枝;今次嘗試望另一邊,又見牛群的雙瞳緊叮著我們,過一會兒,再次幻化成枯萎的叢林;那麼,左右我也不顧,只望著地下前進,還是看見一隻巨大昆蟲正朝著我方擋路,我唯有站在原位;原來,它只是一片落地的枯葉。大叔要求女俠確認一下,到底她看不看到上述情境,但她每次都只會說出肯定的否定答案。她沒有多說半句,其實是擔心、是失望、是憤怒,還是在想:「大叔,你咪玩嘢啦!」大叔只覺得我們在原地兜圈,剛才異像重覆地出現;我像是一輛沒有燃油的汽車,撻不著火,轟隆轟隆,拋錨了。看著碗錶,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似乎沒有辦法再追回失去的時間,可以看見女俠失落的表情,她宣告我們都是恨心地一「切」為妙,就陪同還有丁點氣力的大叔,慢慢走到鉛礦坳;不過,雙腳發軟蹄的大叔,加上視線漠湖、判斷力弱,還是從亂石級上跌了一跤,絕不有趣;女俠以腿相迎,硬食大叔的重量;幸好,大家檢查身體都沒有大礙。終於,與兩小無猜支援小隊在碗窰路會合,安坐專車返回大尾篤終點領取行李。

這時,天再次亮了,早起鳥兒開始找食物,168公里之上,前面還有很多強者繼續在搏鬥之中,只要他們堅持下去,強忍痛楚、不懼傷患,始終可以在限時之前,回到終點。大叔辜負女俠的厚愛,導致她不能夠完賽。今次亦體驗很多道理,我相信「冀望越高、失落越深;能力越大、責任越重;愛心越多、犧牲越大。」還是老套的講一句:「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休養過後,痛定思痛,還要好好鍛練,不能再讓隊友失望而回。

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2018毅行支援篇


要講今年毅行大叔的經歷,就首先想問一問大家,知不知道托馬斯·肯內斯·「肯」·馬丁利二世 (Thomas Kenneth Mattingly II) 是誰?讓大叔提一提;在1966年4月被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選為太空人之前,馬丁利正在空軍宇航研究院飛行員學校中接受訓練。他成為太空人後的第一個任務是作為阿波羅13號任務的指令艙飛行員。但在發射前3天,他因為被懷疑感染風疹而被替換,但事實上他並沒有。因此,他未能成為這次傳奇性任務中(著名名言:Houston, we have a problem )的一員。但馬丁利在營救被困的阿波羅13號乘員中提供了幫助,他留在地球的NASA總部內,幫助給出了返回過程中的能量節約方案。

今年毅行者活動前的星期一,大叔開始作感冒,有咳嗽、黃痰和多鼻水,抗生素要食足五天;星期三通知隊長要物色第五人來代替出征;星期四大家舉行物資交接及決定最後出賽名單,感恩隊長交遊廣闊,在不同賽事都能夠認識志同道合,今次心目中的人選雖然只是在不久前的圖騰中認識,而且從未夾過腳一起練習,但其實亦算一拍即合,因他有相當豐富山賽履歷,縱使未曾玩過60公里以上的賽事,但憑著大家的信任和直覺,他便是適當人選,隆重介紹「山賽素男24味」第五人之美腿大叔查里斯,大家即時幫忙調整他的心理和生理質素。其實關於換角決定,囉嗦大叔與各隊員一樣,還是十五十六,不竟練習了幾個月的時間、也經歷了兩個馬拉松、亦希望爭取到ITRA分數,退出將會是一個傷感的結局。正當大家好像還是猶豫不決之際,上天自有安排;在餐廳中一位仁兄突然出現在大叔面前,他就是素跑谷有名的外星師兄,為什麼他那麼重要呢?我們邀請他過來就坐,分享他去年頻密山賽之後,可能休息不足,突然離奇地在街上神志不清,被送進醫院,一住便是三個月。這提醒大叔,一定要休養生息,放棄今次比賽可能真的很遺憾,但為了迎接餘下更多更嚴峻的考驗和挑戰,唯有當機立斷,讓出參賽藉位,成就全隊百份百完走的成功可能。到此,大家再沒有懸念,囉唆大叔成為支援組員,穿梭各個檢查站,提供突發支援所需。明天就是比賽大日子,今晚早點安睡。





比賽當日,大叔們陸續到達北潭涌起步點,從那一邊門口進入了禮堂,交了伍佰大圓更換隊員費用,由另一邊門口出來,大家都領取0445號碼布的隊員身份。這一刻開始,四個人一條心,目標在24小時內返回大棠終點。今次由兩位資深毅行參賽者帶領兩位素男挑戰24味,可謂戰戰兢兢,充滿變數。


囉嗦大叔送別各位起步之後,便依依不捨獨自回家,按時食藥來個深層午睡。果然,這個無憂的休息,為大叔增添能量,晚餐時份帶同小狗,一同到水浪窩為四位大叔打氣並臨場提供按摩服務,隊長的學生已經送上充滿暖意的炒飯,而陪行山友亦全力協助打點路上物資,迎接深夜黑暗大霧、時雨且寒的路況。大叔不時檢查實時追蹤系統和電話訊息,準備及時作出緊急支援,果然大派用場;四位大叔回報,隊員許先生腳指受傷,需要更換五指襪和丫拖鞋;查里斯的軟水袋漏水,需要更換;其餘兩位都雙腳疲勞,需要帶來按摩棒好好招呼一下。所以,囉嗦大叔便在深夜一人勇闖沙田坳道,與另一位支援組員匯合,靜候隊員光榮蒞臨,大叔們在濕滑的路上先來個熱烈擁抱,然後盡快完成補給,再輪流爬在地上,接受按摩;最初他們總覺得不好意思,勞煩支援組員幫忙,但其實做得支援,就是預備受毅行參賽者差遣,正所謂「唔做唔舒服,唔洗客氣喎!」之後,四位大叔的歡愉叫聲響遍山頭,雙腿更可以繼續餘下50公里的路程。


囉嗦大叔返回屋企食個糖水,也不安心立即入睡,只因為心繫四位隊員,所以還是緊張地追蹤著他們的進度。原來夢中還與他們並肩而行、突破自我,一起超額完成衝過終點。醒來實情是,經過一夜的煎熬,大叔們體力有所下降,睡魔作梗,抵達檢查站的時間都有所滯後。不過最重要大家都無痛無傷,經過荃錦坳支援大隊的窩心款待,每位大叔都吃得肚滿腸肥、體力重新振作,最後的二十公里,倒應該很容易應付。


囉嗦大叔趕緊起程,飛車抵達大棠,準備見證衝線一刻;無奈地,渡假村的車位都滿了。眼見原定衝線時間已過,幸好支援隊員提供最新線報,四位大叔正在不慌不忙地走在最後兩三公里;這時,剛剛便有車離開停車場,其實上天早有預備。來到兩年前曾經衝過的終點線,回憶當年的辛苦歷程、亦想像如果今年在路途上的可能情景、再辨識其實四位大叔現正作出最後努力;囉嗦大叔按捺不住內心的一團火,拼命衝上斜坡,尋找山賽素男,看見大家還是精神奕奕、沒有傷患沒有投訴,縱使完成時間比起目標慢了接近兩個小時;不過,能夠見證大家一起齊齊整整衝向終點、體會隊員與支援組員之間的信任、我們整個團隊面對今次結果都非常滿意。


雖然囉嗦大叔沒可能做到像馬丁利那麼偉大,拯救同僚;至少,大家都作出無私奉獻,並曾經一起克服毅行難關,男人的浪漫既友情種子從此繼續萌芽,迎接未來更多的賽事挑戰。

2018年11月8日 星期四

丫拖倉鼠跑


凡事總要尋求突破自己的方法,跳出舒適圈,這樣才明白自己的不足之處,還有多少可以進步的空間。又或者,給自己眼界大開,了解天有多高、路有多遠、海有多深。面對眼前未明的因素、甚至無情的挫敗,還是要一鼓作氣,從失敗中學習、從痛苦中成長,當經驗與能力都有所提升的時候,成功將會降臨身上。相反,未開始作出嘗試便退縮、未曾努力便想要放棄,太多假設、太多顧慮的話,你/妳永遠註定是失敗者,是一條可鄰蟲,無可救藥。

今次大叔一於挑戰自己,來走一趟沉悶之極的倉鼠跑,亦即是圍著400米賽道,不停地轉圈。這項賽事名為Lap Dog Challenge, 是一個每年一度的籌款活動,今年有幸大叔代表公司參加,並在賽前定立目標,五小時限期內,穿著丫拖,完成馬拉松距離。賽前戰戰兢兢,四處查詢成功穿著丫拖跑畢馬拉松的強者,有什麼竅門。大叔經常穿著丫拖練習路跑,但最長路程也只是30公里,往後12公里的可能狀況,還是未知之數;所以,今次選擇走在運動場上,在進一步減輕腳部壓力的情況底下,希望穿著丫拖的里數,有所突破;而衝破42公里這個跑步數字關口,便很自然地成為一個里程碑。


賽事晨咁早在大口環運動場召集,大家互相問好一番,然後快速熱身、簡單匯報籌款數字已經突破一百萬之後,一齊倒數便嗱嗱臨起步。雖然是慈善賽,但因設有最多圈數獎,所以個別選手及公司代表都認真出戰,務求達至好成績,所以他們便一馬當先,帶領著一眾選手向前進發。大家為了在比賽途中打發時間,絕大部分人都會選擇配戴耳筒;今次大叔特別選擇有線型號,那麼手機電量便可以持久一點。大叔在最初的二十公里,還是相當穩定並且跟在前列位置,腳部亦沒有什麼不良狀態,所以兩個多小時便能夠輕鬆完成,但其實當時已經不經不覺繞了50多個圈。


迷迷糊糊之中,才發覺當走到轉彎路段的時候,總有幾個領先跑手跑在跑道內線的外圍,然後過頭;這一個short cut,變相節省幾米,一百個圈之後就可以節省幾百米。雖然相比預計五十公里的賽程,都只是一個小數目,而節省的時間,以他們為快腳之人,都只是幾百秒。但既然是如此少數目,為何不遵守比賽規則,保持走在賽道內;如要過人,左邊沒有空間便走到右邊外檔過吧!如果是正規賽事,他們這種行為早已被人投訴、早已被DQ。難道沒有人監管,我們便不能夠自律、沒學懂田徑場上的禮儀嗎?大媽喜歡在內圈賽道上慢步大聲講電話,我們又要學嗎?莫非香港人真的要學中國人一樣需要給人管治,才會明白什麼是守秩序嗎?這可能關乎不同的工作文化、經驗累積、朋輩影響與及個人操守和高低價值觀。就算最終贏了比賽,那會是一個光彩的冠軍嗎?


大會只有提供新鮮水果和飲用清水(貫徹鬼佬搞賽事作風),大叔早有準備買來各款能量棒來試食,但大多數食品都是超甜;下次一定要記著自備食鹽或咸味食物補給,可舒緩胃部之餘,也可防止肌肉抽筋。經過三十公里,體力繼續下滑、跑姿亦明顯走樣,這換來腳掌落地不準確、小肌肉用錯力,導致右小腿脛骨前肌肉僵硬,而左腳夾指位對下亦浮現水泡;但比較穿著跑鞋的話,卻沒有腳指因撞擊鞋頭而引起疼痛的問題。後來在丫拖群組詢問箇中原因,回覆如下:「丫拖神人教的:丫拖穿跑時,指縫與鞋鼻間稍保持一點點小空間,無需頂到底!請記得,我們所穿跑的是丫拖~不是夾腳拖;跑步時丫拖是掛在腳背上,不是夾在指縫間,放鬆足底的每一塊肌肉,穿跑的心情就像~打著赤腳跑在軟墊上!」想深一層,其實就像嬰孩時代走路的模樣,簡單提升後腿、全掌輕放落地、身體稍微傾前;關於穿著丫拖跑更遠的路,大叔還是要努力學習。


快樂(其實是痛苦悽慘)的時光過得真快,五小時差不多都捱到盡頭,選手們都用盡最後氣力,完成最後一圈,場外同事觀眾都雀躍地高呼加油打氣之聲,等待大家衝過終點計時器。結果,大叔達到預期目標,順利穿著丫拖超越馬拉松距離,而另外一位同事更加打破自己目標,走了126個圈,只差第一名選手9個圈。雖然每次比賽總有高低之分、快慢之別,但願意落場踏出第一步,大家都已經是勝利者。至於倉鼠跑這種玩意,除非大家有嚴重自虐傾向;否則,還是選擇其他路跑或越野賽項目吧!

2018年10月31日 星期三

第十二馬之金沢馬


故事要追溯到今年年初,好老友們熱鬧地討論著他們想一齊去一個海外馬,有朋友想一嚐海外初馬的滋味,又有朋友想復仇創出PB。其實在這三年來,大叔不斷地在他們之間耳濡目染,又在面書發放海外馬的好玩資訊,聽得多必定心動,見得多就一定要行動。終於,大家決定拍板參加一個海外馬,我們一致選定一個不需要抽籤講彩數,又有充足七小時時限,再加上補給飲食豐富,配套支援又十分有效率,還有人氣急升口碑高企的賽事,就是日本石川縣金沢馬拉松。

記得上年颱風吹襲日本,同日舉行的橫濱馬無奈地取消,可幸金沢馬卻仍然能夠在風雨之中順利展開,一眾參賽者走在大雨之下,額外辛苦,可以成為完賽者,實力實在不用懷疑。




好老友們順道自駕遊日,本來大叔都很想跟著玩埋一份,不過,一個月前剛完成柏林之旅,而之後又會有一系列山賽需要放一兩天的年假。所以,今次唯有選擇快閃旅遊方式,第一天從香港乘搭飛機抵達日本大阪關西機場,再轉高速鐵路到達金沢,與素跑友食個地道私房素菜料理。第二天才到酒店隔鄰的大會場地取號碼布,買點紀念版裝備,然後才去參觀一下金沢市,認識當地歷史,晚上食個西式素餐。眨下眼,第三天已經是比賽日,這兩天除了享受溫泉,就是不斷加碳,早上自然少不了至愛的納豆撈飯;大家精神奕奕,浩浩蕩蕩,穿起特別為了今次旅程而訂製的戰衣,出發上線。






起點設在金沢城公園旁,樹葉都陸續轉成紅色,雖然天公偶而落著小雨粉,天氣有點寒冷,但因為參加人數不多(大概一萬人左右),所以從換衫、寄存行李、上廁所、熱身以至分流上線,都配合得井井有條。一輪提高士氣的勉勵演說之後,大會開始看著秒錶,一分鐘、三十秒、十秒,早上08:40,金沢馬正式開始,十分鐘後,好老友與大叔的組别,亦越過計時器,各人懷著自己心中的目標,向前奔跑吧!金沢馬給我的感覺是大阪馬的濃縮版,無論製作、流程、表演安排,都十分相似。唯獨市民的熱情是不會固意造假,賽道兩旁一早已經有市民為參賽者打氣,男女老幼、少棒隊、太鼓隊、藝妓團,還有舖頭休息而站到門外的老闆員工,都會傾盡全力,為大家加大油、打大氣;日本高級的國民質素與以人為本的文化,在強國管治底下,都只是永遠學不懂的了。





頭段的暗斜,對於香港跑友來說,真的是綽綽有餘;就算是一般佛系跑友(即是隨緣起跑練習的城市跑者),都能夠迎刃而解。大家克服了上坡路段之後,其餘大多數都是平坦路況,實在很有信心跑出好成績。而走到賽道上,還會遇到很多驚喜扮相,例如有Transformer的黃蜂、高達戰士、3PO、木屐跑者、丫拖幫等奇人異士。




說到沿途補給,就真的是ichiban(第一),水站有清水、電解水及間中有可樂;食站有餐桌鹽(非常有效的防止抽筋礦物質)、日本製鹽餅(入口即融,不是一般的甜度過高的電解糖)、有蕉味的香蕉、有各個贊助商提供的當地食品,例如和菓子、豆沙包、咖哩飯、烏冬、腐皮壽司、蟹柳(沒有我份);更加有煙霧瀰漫的止痛噴霧站、涼快的灑水站(應該是冰冷,不過仍然有人幫襯照頭淋)。所以,大會有那麼多上等的關顧,跑友都非常放心並努力地向著終點勇往直前,亦沒有聽聞有什麼嚴重受傷個案發生。



後段的路程,我們這些慢腳可以感受到太陽些少的溫暖,然後接著是新一輪的驟雨,為這生動的馬拉松賽事,增添更多的色彩。究竟是否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完成一個馬拉松呢?其實,大家一天只懂得待在家中,給自己一百個不去跑的理由,這當然是永遠沒有辦法完成吧!但只要各位勇敢地踏出第一步,就自然會有第二步,日積月纍地加起來;最終來到某一天,你或者妳一次過完成四萬二千步的時候,才發現跑畢一個馬拉松將不再是個夢。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而成功就是留給有努力過的人了。」



比賽結束,成績揭曉,一位好老友復仇成功,PB上次初馬一個多小時,這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成功好例子;另一位佛系好老友亦如所願,由她的至愛陪伴左右,雙雙成功完走海外初馬;無驚無險,大叔也剛剛在僅僅三年的跑齡,完成第十二隻馬(第一隻大阪馬就是在十月底發生)。賽後大叔還是堅持同一結論,就是跑畢馬拉松總比越野賽更加辛苦,我寧願用廿四小時玩一個山賽,這比起一個四、五小時的馬拉松,來得開心舒服。緊接著賽後兩天,大家立即好好享受溫泉冰火浴來急救一下疲勞的肌肉。


第四天,與好老友們道別,他們繼續玩樂行程,大叔就要趕四小時火車、趕四小時飛機,一天的時間這樣便花光了。對於一個中年人,趕頭趕命的快閃旅遊方式,確是不大適合,大叔以後還是選擇一些慢活的自由行,繼續享受海外跑步樂趣。

2018年10月30日 星期二

大叔十月山賽開鑼(Moontrekker)


不經不覺,原來植根大嶼山的Moontrekker已經舉辦到第十年,一如既往,外國朋友的賽事總是充滿玩樂氣氛,由踏進中環碼頭一刻,早已開始。始終,外國人都是沒有那麼拘謹,報到的球場幻變成為嘉年華會場,旗海飄揚、閃燈處處、強勁音樂不絕於耳。說回賽事本身,寄存行李重量必須在4公斤以下,否則將額外收取港幣$100行李費,這個安排的確無可厚非,因可對義工的健康安全有保障。另外大會亦安排採訪隊與參賽人士互動一番,又會在網上直播,都真的頗有心思,看得出是把每位參賽者放在首要考慮位置。


今年,大會要求各參賽單位為一個環保組織籌募資金(最低籌款額為$650),所以連同參賽費用,都已經超過$1000大圓,但其實物有所值。主辦人簡介過往賽事點滴之後,便在擊鼓聲襯托之下與選手拍掌呼應,為各位健兒Add Oil一番。今年新增50公里組別,所以大部分勁人都轉投50公里。大家簡單的一起倒數10聲,50公里組首先展開,半小時後輪到40公里組出發,最後是30公里組。


大家一離開球場,便立刻尋找有利位置、拼命疾走,沿途大街食肆都有圍觀市民為選手打氣。隊尾突然傳來好像是跌倒的聲音,然後各人四散,大叔回頭一看,嘩!原來有一群黃牛正跟在背後,一起向前跑,就像西班牙的奔牛節,很容易便產生意外,這不單對人,牛隻都會受傷。早前網上瘋傳,關於一頭牛被運送到活動場地,從卡車一躍而下;可能判斷失誤,引致雙腿骨折,牠還試圖用前腳撐著身軀前行;此時,看見映像也為牠傷心難過。幸好,這班大嶼山原居民,都應該見慣大場面,來個急左轉,遠離人群。


開始進入郊遊徑路段,並不表示可以郊遊前進,初段大家都有氣有力,路況又平坦,實在非常適合快放。走在黑夜之中,好處是可以專心跑步動作、留意斷枝滑石,防範意外發生;唔好之處當然是不能夠欣賞大嶼山的美景;如果香港正苦,真的只聽命於北方阿爺、一意孤行地將萬億儲備拱手奉上(真的容易過打刧)。我們這群真心愛護郊野的香港市民,一定要用盡所有方法來反對施工,不可讓他們奸計得逞。香港人不需要大灣區,也不喜歡看朱西,我們只希望保留現在的香港。


鏡頭一轉,首兩個小時過去,到達CP1比預期快,補給基本飲食所需,便急步上路,迎接上山路段。對於大嶼山的路徑,永遠又愛又恨;愛是欣賞它能夠與大自然融為一體、沒有太多明顯的水泥建設、與人口密集的市鎮還是保持著一段安全距離,絕對是香港版的優勝美地 (美國加州有個Yosemite國家公園)。恨就是害怕它超高難度、考驗技術、曾經跌倒過的山野路況。


走在黑夜,不可能拍到美麗照片,但每當進入CP之前,總有兩排彩燈引導各位參賽者,心裡自然會對自己說:「唔,又完成一關了!」晚上氣溫漸降,幸好有防水外套保暖,一杯暖呼呼的蕃茄湯,不需要熱情擁抱,亦為大叔帶來無限溫暖。來到CP4,補充足夠體力、舒展一下筋骨,終於要打大佬,與各路人馬一起進擊鳳頂。從昂坪上鳳凰山,原來超級辛苦,石級高、斜度企,大會宣傳如果在五十分鐘內登頂,就可得到精美頭巾,而去年最快的參賽者只用了廿七分鐘;無論如何,大叔都拼命不斷向上爬,在寂靜的夜裡,路段上除了聽見嘯嘯風聲、山友喘氣聲、更有強勁心跳聲;不斷有人力氣不繼,停下來稍作休息、又有人大賣老抽腳;如果不是有堅定意志,恐怕早已打道回府。


山上不斷吹著十級風暴,再加上大霧籠罩,眼前基本上是伸手不見五指,人就像走上天堂一樣,迷惘之間還以爲再次登上富士山頂。大叔帶著半盲半跛的身軀,立即撤退到下坡路段,但原來從反方向返回伯公坳是更加艱辛,因為碎石更加多、落斜時間更加長,引致膝頭足踝舊患雪上加霜;無奈地,只好讓一個又一個的跑友從後趕上。為何原本寧靜的山徑,會傳來悠揚的色士風樂章呢?繼續行前一點,原來有位音樂人站在賽道旁邊,用音樂為參賽者打打氣,真的感激萬分;只可惜,大叔趕時間,不能留下細意欣賞。這想起前兩個CP的黑暗路段,突然傳來任白名曲帝女花,地上點上白蠟燭,一人飾演男女角色,有齊造手功架,不過好嚇人喎!說回比賽,最後,落山時間竟然還比上山慢,經過最後一個CP,即是回到石矢車路,可以順勢利用地心吸力的帶動,徐徐跑回長沙終點。


不過,事情又怎會那麼順暢;跑進沙灘,距離終點還有幾十公尺,跑友需要越過一道水漥,冰冷海水浸透雙腿,感覺為之一振;痛楚立即消除,換來興奮心情,全力衝向終點。然後,after race party正式開始,這裡已經有很多完賽跑友正在休息,有免費啤酒、紅白酒、汽水,雪葩、鮮果汁、漢堡包、拍照服務、沖身設備、CK x Moontrekker風衣,全部都是免費(應該說是參賽費已包);大叔成功beat the sun,休息一輪,天還未光,等待免費接駁巴士再搭乘小輪,返回現實忙碌的市區,尋找遺失的睡意。

關於安全又快捷的落山技巧,大叔還是要下更多的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