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又到年終檢討時


以往兩年,大叔都會奮戰到每年最後一天的賽事,所以賽事檢討都要到一月才能夠出街。但在今年十二月初,最後一場賽事亦已完結,即代表大叔今年的跑步季節亦正式收league。那麼,不如早點訴說經歷、分析對錯、學習感恩。


2018年,仍然維持完成四隻全馬的成績,現在很幸運地完成一打全馬;從年頭有渣馬和CCM馬,都是可一不可再的本土馬,始終無論氣氛、補給、賽道都被外國的全民總動員大賽比下去;當然後浪推前浪,總有初哥蠢蠢欲動大顯身手。



繼2017年腳傷,參與的UTMT未能完賽,三月亦在貪玩心理作祟之下,一嘗V162三日挑戰賽滋味;當然在睡不好、食不飽、肚不靈的情況之下,結果還是跑不完。最重要的問題,還是自己的訓練里數不足、練習根基打不好,作為佛系跑手,真的沒有太多進步本領。




不過,最值得自我感覺良好的是,完成一百公里賽事沒有什麼難度,三月終於突破DNF魔咒,完成逆走100。但難就只是難在面對臨場突發狀況,隊員之間需要怎樣互諒互讓、保持溝通、堅持同一信念,繼續前面未完成的路。關於與人相處之道,真的走到老學到老,將來就算一百歲都還需要學習。


既然主要賽事都所剩無幾,不如約會三五知己,一同來個角色扮演,參加COO。(註:COO就是COO,不需要任何不必要的中文翻譯啦!)外國人賽事充滿娛樂性,各位跑手悉心打扮,不明白男士總偏愛扮女人,令到在場氣氛熱烘烘,活像一個嘉年華,下年一定會有更多人安歌。但要提醒一點,賽道途經老虎頭,沒有充分落山經驗的新手,一定要有資深隊員陪行;別忘記這是一個三人隊際賽事,不應掉下同伴一走了之啊!

夏季沒有正式賽事,反而網絡興起線上跑活動,完成一定總里數,便能夠得到別緻獎牌。作為新手或老腳,總喜歡超越自我,凝視過去的努力,更加相信自己跑步之路,並沒有枉走。線上跑總帶點佛系,隨時隨地、可長可短;不同里數、不同獎牌,報名的時候一目了然,只要在限期之前,踏過最低門檻,就可以得到獎牌。最近好老友眼疾需要休息,在此祝願他早日康復,來年再次挑戰高峰


另外,還有兩場跑友自發跑步活動,一個是香港保衛跑、另一個是輝Sir的5x5挑戰,各有特色亦贈送精美紀念牌或跑步裝備,非常合用,多謝主辦大會和各位義工。這個十二月,輝Sir正在台灣進行8字環台活動,大家快來為輝Sir集氣加持,祝願他能夠安全無傷無痛地順利完成壯舉。


漸漸進入秋天跑步賽季,萬眾期待的第一場六大柏林馬九月展開,大叔大嬸有幸參與,一同見證Kipchoge突破全馬世界紀錄,Sub2真的指日可待。面對過去傷痛的歷史,德國人選擇面對、反醒,而且樂意公開過錯並教育下一代。其實,我們還要等多久,才可以活在約翰連儂的Imagine國度內呢?

順利完成柏林馬之後,大叔亦沒有懸念,因為六大馬都已經跑了一半,聞名真的不如見面;有時候,做事不能太過強求,要明白自身的限制,人生還有其他更大更遠的目標,你和妳的大計又是什麼?是否已經早在掌握之中?



十月再玩一個西洋特色的Moontrekker,絕對有驚喜,臨近衝終點雙腿要過冷河,十分超值。另外又飛到日本參加有意義的金沢馬,見證好老友的人生海外初馬,又一個永不言敗、只要努力必有回報的勵志故事。當七十歲高齡都可以Sub3,實在不應該低估自己的潛藏能力和存在價值。正所謂「有心唔怕遲」,就算經歷過失敗的痛楚,亦應該繼續嘗試,只要相信自己的付出,一定會有知音人欣賞。這一刻,有否想起誰帶妳行第一座山;這一刻,又有否記起誰陪你走第一隻馬;可能他與她都已經成為過去,但原來面前的她或他,將要成為你或妳的將來和永遠。

大叔很喜歡張國榮的「追」

十一月初是大戰的序幕,一嘗心願,大叔穿著丫拖,完成了一個全馬距離的倉鼠跑,心雄雄準備月中的毅行者,延續幾位大叔的Hehe約定。誰不知天意弄人,感冒降臨囉嗦身上,只有48小時通知、討論、拍板、換角,重要的第五人終於膽粗粗上馬。憑著大家的互信、不自私、臨場應變,見證了今屆毅行隊伍的成就。時間實在太過緊逼,大叔又要密鑼緊鼓地接受針灸、鍛鍊、休息等節目的無限輪迴;兩星期後,與另外幾對好腳,一起挑戰香港一六八,結果如何,大家早已知曉、不作多提。大叔從中吸取教訓,期待下一場戰役,做足準備,必定要提防眼瞓、定時進補、避免虛耗過份體力。目標清晰,就是不再讓隊友失望,記得講過就要做得到。


原諒大叔這三年的好勝、執迷,既然自己的夢想已經追求了一半,應該是適當時候調整一下腳步,並且協助其他人尋找夢想。2019年的某些大計,都將會全力為他人而努力;最重要祝福大家身心健康、生活飲食要檢點。

2019年繼續山上見。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100英里的魔咒



其實都忘記了是誰首先想參加這項賽事,香港一六八,全港距離最長、爬升最高、主辦者時常有驚喜的越野挑戰賽,時限只有46小時,星期五黃昏起步,直至星期日下午四時正,期間總共有14個檢查站,大美督起步、大美督結束。某一天,你話想玩,我陪你;原來妳玩,我跟妳;不如你又來玩,好呀!結果,四個朋友仔 - 女俠、橙仔、阿魚和大叔,在不同時空都報了這個年終超馬大賽。星期五,選手們都請假爭取休息時間,精神飽滿地來到起點,拿取計時器、寄存食物包、擺放行李包、集郵聚舊就當然是例行公事。目測不過大約二百人左右,竟然有很多是公司贊助的內地參賽者,外藉人士只佔非常少部分。起步沒有花巧儀式,我們站在後方只能夠說原來比賽已經正式開始。別了大嬸,大叔便與三位跑友,笑容滿面地成立聯盟,期望不傷不痛,順利完成賽事。



黑夜中,山頭出現一條銀腰帶在舞動著,令我想起去年攀登富士山的情境,但要完成香港起起伏伏的山徑,談何容易。初段,大家都有氣有力,很容易便走過了八仙山峰,從回馬路之後,終於抵達第一個CP烏蛟騰,義工媽媽在寧靜夜深盡顯響亮聲音,至於大會補給確實一般,我們亦不願久留,還是提早起程,向第二個CP進發。一路上人丁單薄,偶爾遇到兩三個跑友,大家步速接近,都是你追我逐、互有領先。突然間,頭頂出現異動,四個人同時用頭燈照向前方,一件東西正在無聲無息地拍翼飛翔,牠站穩在樹幹之上,然後180度回頭一望,原來是不常見面的林鴞,我們真的小見多怪。沿著海岸線行行重行行,如果一個人走到這裡,並且傳來打齋樂聲、又見人影重重,你會選擇硬著頭皮衝過去還是等待下一位選手才一起通過呢?幸好,今年沒有這種情況,按照原定計劃,我們終於來到CP沙頭角路。


然後是面對第二個難關,就是紅花嶺,所以人潮亦漸變稀疏;大叔第一次走上這山頭,真的要飲杯可樂慶祝一番,可惜現在已是夜深,否則必定可以欣賞美麗景色。原來上山不容易,下坡亦非常困難,長長的石矢車路,女俠分享她的PK與雙腿抽筋經歷;但轉眼間,她已利用萬有引力,將她快速地帶到低地,餘下三位猛男努力地在後面狂奔。轉入鄉郊村屋、寧靜過人,參賽者都放慢腳步、提起行山杖、收起聲浪,以免騷擾村民。我們再繞過一個山,來到CP鶴藪,這裡可以享用自己準備的食物,但原來大會的補給也不差,有熱湯、有什果。


然後,就是攀上好玩的龍山,需要很好的上山技巧、體力和心肺。前面那個內地女選手總喜歡大大聲問問題,一有任何懷疑,就向後來的選手發問,我們只叫她一直向前走就對了。上到標高柱,貫例拍照留念,落山並不是易事,有點跣,需要手腳並用,所以下降的速度亦大減,安全到達村落之後,便走到CP粉嶺。這時,橙仔的粉絲已預備好補給包青葡萄與蕃茄仔。朋友皇女俠的攝影師朋友強哥為我們拍照之後,我們便急速上路,此時才驚覺時間比預期慢,立即急起直追。可惜,橙仔開始感覺身體有狀況出現,唯有大家慢慢走,看看會否有好轉。雖然今個賽事只有個人組別,但既然四個人一同參賽,都希望一齊走下去。


因為下一個CP有私伙補給,所以阿魚先行讓支援隊安心一點,女俠與大叔陪伴著橙仔,鼓勵他、推動他、安慰他,過了北大刀,很快又到大刀,然後就是下坡路段。最終,三個人亦都安安全全返到CP林錦,可以品嚐美腿大叔(毅行素男第五人)特別炮製、非常美味的海帶薯仔粟米粥。不過,橙仔拿著面前的一碗粥,只可近觀而不可吞嚥,他真的感到非常辛苦了;所以,經過大家再三思量和共同分析商議,他還是決定退賽。


天開始亮了,大家與橙仔和美腿道別過後,大叔、女俠和阿魚開始踏上往大帽山的三人行,仍然是一段又一段的漫長石級,轉過頭只見阿魚飲可樂,再轉一次頭,就不見阿魚蹤影;不過,以阿魚的實力是應該很快追上來,所以還是想著山上再見吧!來到四方山,溫度驟降;始終,高度相差幾百公尺必然氣溫再低幾度,沒有穿上擋雨風衣隨時病倒。白波波都被大霧籠罩著,大叔與女俠決定不作等候,快速下山到達CP荃錦,見蓮姐一面之餘還要吃她的公仔麵。遠處出現阿魚身影,他氣衝衝的走到CP,投訴著身體狀況,久未處理的傷患又再出現,幾經掙扎,還是暫時退下火線。竟然行了只不過接近60公里,便由四人聯隊變成二人同行,真的始料不及。


無論如何,大叔與女俠仍會努力作戰到底;為了避免見光死現象,大叔飲了一杯黑咖啡,立即為之一振,雖然太陽出來,身心靈健康指數還是很高昂,沒有半點倦容。抵達大帽山引水道,用十塊錢買了一包切好的楊桃來解暑提神,阿姑真懂得做生意。天朗氣清,當然繼續影靚相留念一番,但其實不是有太多好心情欣賞,始終還正在比賽狀態,身心靈正受著嚴峻考驗。這個賽程實在非常遙遠,現在想起來都好像有點失憶,不清楚曾經行過的方向、遇過的人和事。迷迷糊糊,竟然到達了下一個CP大欖。女俠經常好人好事,自然朋友多的是,相熟義工預先放好獨立包裝的蕃茄仔青提,方便加持;雖然準備了四份,但走在烈日底下,就算剩下兩個人都可以輕易消化。


四排石山不算是太難走的路段,如果選手還是有氣有力兼且意志旺盛的話,否則每當遇上休憩木椅,總想找來藉口坐下休息一會,耽誤行程,而這個人當然正是大叔本人。今次維持能量的食物主要選擇了一些容易消化的種類,例如,飯團、蕃茄仔和青提便可以邊行邊食;而栗米粥就可在私人補給站快速充電。大叔有點不習慣、直腸直肚,令至頻頻大放響屁,難得女俠跟隨後方,沒有抱怨、也不作回避,還狀甚享受欣賞呢!太陽此時顯得比較溫柔,一道曙光從山脊映照下來,提醒我們需要儘快趕路,後上人潮越來越少,這表示更多人已經退賽,我們必定成為掃尾大軍。



突然不見了女俠,到底發生什麼事呢?原來有粉絲野生捕獲她,也是囉嗦讀者啊!真開心!二話不說更順道將那個私人補給袋代為帶落山,女俠的人情貸款額真的沒有預設上限呢!重回毅行環塘路段倍感內心忐忑,大叔兩星期前的退賽,沒有了一百公里的鍛練、失去了ITRA的五分;但另一方面,又見證各隊員支援好友的體諒與關懷、互相補位和無私大愛。相比從網上資料得知個別隊伍隊員的惡行羞事、人財兩空、自私無恥行徑,甚覺欣慰;大叔始終相信物以類聚,同一類人自然會走在一起,非我族類者遲早會遠我們而去,雖然黑都天埋前路茫茫,大叔仍然感到無比窩心確幸啊!



下一站是CP深井,退賽的阿魚回家休息一會之後,再次出現眼前幫忙按摩、又買飯團送飲品,其實這次旅程並不只是個人的成就,更加是集合眾人力量的使命。無論成敗得失,我們還是咬緊牙關向前走。誰不知,原來下一段路程有很重伏味;在滿天星海的黑夜,兩名無知男女,從元荃古道接麥徑九之間,需要上一段又長又斜的蓮花山段,沿途媽聲四起,只好聽聽歌曲解悶;走上那些硬繃繃石級,實在費力過人,亦都大剎風景;請求有關無知當局,不要嘗試破壞原始山徑;就算真的需要修補,亦都只需利用天然物料和傳統民間技術,保留郊野公園的天然共融狀態。


三小時後,又再一次重回CP荃錦,距離關門時間只餘15分鐘,我們非常匆忙地換上乾淨衣服鞋襪,簡單進食,便立即趕去龍門郊遊徑,開始一項不可能的任務。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家都走了超過100公里,而大叔更加是疲態盡現,現在只剩下不到三小時,怎樣完成10.2公里呢?大叔走在前頭,一如既往,實力最強的隊員,跟在後面,那種無形的力量,便漸漸地從女俠身上發出,傳送到大叔體內,不知不覺間,大叔如有神力相助;上山故然有力,竟然落山也像滑雪模樣,身體靈活移動、手腳平衡觸感、步履輕盈變奏,轉眼之間已經拾級而下,超越極限完成第11段。在CP城門喜見兩小無猜支援小隊,溫暖送上熱粥、按摩;休息期間,我們還在爭論一定是多得女俠神功,才可以推得大叔那麼快走完這路段。看見女俠得戚樣子,便知道她奸計得逞,眾人都想落力摏佢。但有關這段真實畫面,就只有大叔與女俠深深知曉。


不經不覺,大家走了接近33小時,大叔其實早已筋疲力竭,極之需要提神醒腦的飲品;只可惜,大會CP人員竟然回覆沒有咖啡供應,令大叔心情跌至谷底,沒有其他辦法之下,只好硬著頭皮,見步行步去挑戰針山吧!雙腳僵硬兼超重,完成一針時間比正常多出50%,之後還有一大段石矢車路要走。當走上通往鉛礦坳的林道,氣溫更覺陰寒,濃霧籠罩整個山頭,大叔亦將要宣布當機。首先,望向旁邊,看見一班不知是小童還是木偶,正在傻傻凝望,但行前幾步,竟然只是一堆乾草;再望上高處,又會有一班馬騮在吱吱作響,但當定眼再看,又只是粗壯樹枝;今次嘗試望另一邊,又見牛群的雙瞳緊叮著我們,過一會兒,再次幻化成枯萎的叢林;那麼,左右我也不顧,只望著地下前進,還是看見一隻巨大昆蟲正朝著我方擋路,我唯有站在原位;原來,它只是一片落地的枯葉。大叔要求女俠確認一下,到底她看不看到上述情境,但她每次都只會說出肯定的否定答案。她沒有多說半句,其實是擔心、是失望、是憤怒,還是在想:「大叔,你咪玩嘢啦!」大叔只覺得我們在原地兜圈,剛才異像重覆地出現;我像是一輛沒有燃油的汽車,撻不著火,轟隆轟隆,拋錨了。看著碗錶,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似乎沒有辦法再追回失去的時間,可以看見女俠失落的表情,她宣告我們都是恨心地一「切」為妙,就陪同還有丁點氣力的大叔,慢慢走到鉛礦坳;不過,雙腳發軟蹄的大叔,加上視線漠湖、判斷力弱,還是從亂石級上跌了一跤,絕不有趣;女俠以腿相迎,硬食大叔的重量;幸好,大家檢查身體都沒有大礙。終於,與兩小無猜支援小隊在碗窰路會合,安坐專車返回大尾篤終點領取行李。

這時,天再次亮了,早起鳥兒開始找食物,168公里之上,前面還有很多強者繼續在搏鬥之中,只要他們堅持下去,強忍痛楚、不懼傷患,始終可以在限時之前,回到終點。大叔辜負女俠的厚愛,導致她不能夠完賽。今次亦體驗很多道理,我相信「冀望越高、失落越深;能力越大、責任越重;愛心越多、犧牲越大。」還是老套的講一句:「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休養過後,痛定思痛,還要好好鍛練,不能再讓隊友失望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