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休足時間



這篇不是記載大叔的跑步文章,而是提醒各位跑友適時休息和勤力鍛練的重要性。正所謂「出得嚟行 預咗要還」,又有人講過「有咁耐風流 有咁耐折墮」;前人經過無數個年頭的經驗累積,收集大量數據,透過精良分析及歸納,最終得出這些結論式的警世金句。



話說早幾晚與同事齊齊由柏架山道走至陽明山莊來回,準備苗圃前最後練習;可能經過芝馬後,狀態仍然表現良好,所以一馬當先、逢山過山,準備落斜返回鰂魚涌之際,看見迷人香江夜色,便停下來記載回憶,心情美滿之間,竟然不留神踏著行人路壆,左腳踝便順勢向外側扭曲,並且聽見類似韌帶「啪啪」跳動兩聲,整個人便無力支撐倒下去。這次痛楚真的前所未有,良久不能站立,若干分秒過去,才勉強度步返回更衣室。輕食補給之後,回到家中立即冰敷,似乎都為時已晚,極度痛楚以至整夜難眠,左腳完全無力支撐身體,恐怕是否兩條韌帶早已斷掉。

捱過一晚,決定還是請教專業醫生,照完磁力共振,再送進病房、做點物理治療、塗上散瘀膏、不停冰敷,等待報告出爐。幸好,醫生話只是韌帶可能有少許撕裂,但可以自我修復,亦發現腳背有增生骨刺,需要休息兩星期不可跑步,尤其是斜路,但還可以做其他肌力訓練例如踏單車或游水。


難得靜心休養,可以清理思緒,檢討過去跑步大計,重新將work-life balance和family-run balance再次定位。所有事物都應該有一個平衡點,如果側重其中一方,相對面就會有所忽略,吃力不討好之餘,也會力不從心、身體出現疲累壓力,無可避免便會提出警號。回想以往山賽途中,左腳時常出現乏力的小型拗柴狀況,只是可以即時修正錯失,事後亦忘記了護理需要。今次的重創,可算是身體對自己的一大警惕和控訴。雖然找到對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方式,但平日太過側重跑步而忘卻家庭,仍然會帶來反效果。其實,當初心熊地在十月的五個週末報了四個大小比賽,實在是一時好勝,頻密的比賽和練習,只會加重身體負擔,家庭需要亦只好擺放在一旁;同事時常提醒睡眠都是訓練項目,如果身體應付不來,棄賽絕對是理性決定。

看著自己受傷的左腳,唯有耐心等待,勤力休養生息、努力鍛練肌力,靜候復出的下一場大賽。關於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我們需要做事積極、善用時間、永遠保持正面思想、開朗心態、飲食均勻;一天內的廿四小時真的不夠使用,唯有早睡早起,跟隨農夫生活模式,「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事實上也是環保的生活方式,減少秏用電力;另外,工作上做事有效率、提高興趣投入感、思量防範於未燃、即時解決小問題,做到防火效果而非處處撲火;那麼,便可以騰出更多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至於比賽,應該集中那些優質配套安排和有意義的賽事例如國際山賽聯盟承認的計分賽和籌款活動,有策略地編排休息、訓練和比賽計劃;另外,時刻留意家庭需要並實踐斷捨離大計,將家居變成最舒適的安樂窩。緊記「齊家治國平天下」之道,還是想學那個689的反面教材嗎?大家齊來做個有責任心的跑者吧!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見識芝加哥馬拉松


等了一整年,終於出發美國的芝加哥,實現世界六大馬(繼東京之後)的第二場馬拉松。這是大叔首次踏足美洲,亦是第一次入境美國,所以申請了一個第三流世界國家的簽證(只有好等錢洗的國家才會收取簽証費吧!),未出發先要付佰二蚊美金,連同各項住宿、機票、當地交通及基本消費開支,相信回到香港之後都要節衣縮食。


這次旅程是獨自去偷歡,所以一切從簡,訂購需要轉機的機票,可以經濟一點;租住青年旅舍,四人一房,可以節儉一點;購買食物回旅舍廚房煮食(差不多晚晚都是雜豆湯溝藜麥飯),吸取大量蛋白質加碳水化合物,又再省錢和營養豐富多一點;多走路到附近不同景點,既不花錢更可鍛練腳骨力;所有的刻苦體驗,都是為了十月八日星期天,第四十屆芝加哥馬拉松。



美國的氣象預報是何其準確,星期五密雲(中),星期六下雨(中),星期天比賽日晴朗(幸好都中)。十月六日(星期五),我便急不及待到會展場地,一個QR code,便可引領我到正確攤位拿取號碼布。然後,當然是要逛逛芝馬體育用品展覽,只可惜款式較為保守而價錢偏貴,所以並沒有預期的荷包大出血。雖然我已經早幾天來適應時差,可惜,還是睡得不好,中午就開始眼瞓、深夜只睡得幾個鐘、早上就神采飛揚。我住的旅舍,大多數人都是為了跑馬而來,所以等候早餐的時候,人才濟濟,各國選手齊集;大家都整裝待發,按照自己的出發時間,坐鐵路到起跑區。與同房的俄羅斯跑友普京閒聊,他見我這位東方人骨格精奇,似足非洲選手,以為我是跑三個小時的勁人,真是誇獎。



清晨六時半,剛巧日出,清勁的寒風中開始喚起微微的暖意,全個芝加哥城的市民,都為了這個一年一度國際體壇盛事,出一分力。行李寄存的地方接近起步點,也是終點;所以,免卻運輸的安排。這裡亦有醫療支援例如提供花士令和止痛藥,當然亦有大量廁所和飲水設施。選手就在露天的草地上更衣,這安排可媲美香港渣馬。




出發時間及分組區域是按照選手報名時的目標時間而定,所以大會特別安排義工高舉不同目標完賽時間的圓牌,讓選手們集合起步。因此,速度越慢的選手就會走在最後,這樣便不會造成塞車情況。在起步區等候的時候,發現前面的肥妹仔在背面寫著是初馬選手,如果在賽道上找到她,幫忙執回終點。當然,自己都已經下定決心,充滿自信的走落跑道,難道還擔心會輸嗎?而站在旁邊的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太婆,她已經走過幾個馬拉松,我相信她一天仍然活著,還會繼續跑下去,豐富更多精彩的人生馬拉松。勵志的跑步故事何其多,希望下一個可以由妳分享。



良久站在寒冷的清晨,份外感覺到太陽的溫暖宜人,終於輪到我們最後一組起跑,亦是把握最後機會去小解的好時機;而跑道兩旁,並沒有厚衣回收箱,大家只是隨意拋棄衣服到路邊,工作人員便順手將衣服掉進大型紙皮箱,不知大會怎樣處理那麼數量龐大的舊衣呢?相對日本馬拉松的舊衣回收安排又真的比較細心。配合著強勁的西方流行曲節奏,大家都心情興奮,不只是跑手們自我感覺良好;同樣地,可以感受到大會工作人員、路邊公眾人士和維持秩序的紀律部隊都期待著賽事的舉行。




多條賽道經過的大街,都已經不准車輛行駛,消防車堵塞入口;可是,又不是想像中嚴謹,賽道兩旁沒有架設什麼額外的水馬圍欄,觀眾就只是井然地站在行人路上,舉起寫滿鼓勵字句的紙板、甚至印有參賽者的特大頭像,聲嘶力竭地為各位跑友打氣;就算大家互不認識,只要他們看見你身上任何可以讀得出的字,他們都會大聲叫喊,為你加油;正如我身上的veggie runner就發揮起作用,沿途不知多了幾多粉絲。



起步感覺自己充滿動力,所以便順勢保持理想速度並且欣賞四周景色;正因為跑在這個自由國度,旁觀者可以在賽道自由進出,但又沒有太過干擾賽事進行;有旁觀者遇見朋友便帶著愛犬一起走一敞,亦有路人快閃過馬路,或者站在橋頭石壆等地方;美國真是一個尊重彼此自由,但又會自律地履行義務,互相包容的地方。當然,亦會有用心不良的壞份子藉機搞事破壞;始終,通常跑友的正面思想都會比負面多,這真的有賴安多芬的效用,還是專心跑步吧。

沿途經過不同民族的社區,有意大利、法國、希臘、華人和墨西哥,要選出最熱情打氣隊伍的話,非墨西哥莫屬。他們打鑼打鼓、唱歌跳舞,自然流露熱情好客特質,選手的心情亦被他們感染得澎湃上力。




大會的水站算是足夠,奈何補給食品就嚴重不足,路邊亦欠缺民間食物供應,選手們需要等到大概廿八公里才有義工派蕉;所以,大叔的能量開始下滑、腳部亦提不起來、步速亦當然減慢不少。加上萬里無雲,溫度上升,有個別西方跑手感覺酷熱,消防隊伍在街角開動強力水風機為大家降溫,而我就還算感覺適中;既然看著上半段的時間發揮理想,亦不想在下半段白白流失;故此,全身繼續苦撐下去,兩條鋼鐵飛毛腿不斷運作,來到最後一英里,已經心無雜念,兩旁觀眾叫得聲嘶力竭,選手們亦都奮勇向前;來到最後四百米倒數、三百、二百、一百,遠遠看見紅色終點就在眼前;從2015年10月起,第八個人生馬拉松,就以個人最佳時間完成,而且還推前十五分鐘之多。當然,我的基準線是非常之低,所以,將來還有很大進步空間呢!



過了終點線,例牌有美女(見仁見智)頒發完成獎牌、保溫披肩、補給飲用食品之外,竟然還有冰袋,簡直是一股清快玉泉,為硬繃繃的肌肉作出即時舒緩鎮痛效用。有幸,看見多名選手完成世界六大馬拉松,榮獲donut獎牌,實在可喜可賀;真不敢想像自己有沒有這種能力和福氣。

回到旅舍房間,普京正執拾行裝,預備明天的行程;原來,他剛以PB3:07小時完成賽事。我們約定明年柏林馬再會,但願如此。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2017重回黑夜45



記得兩年前的黑夜50,是在下午茶時間起步,跑至一半,剛好日落,衝線便安排在夜深。可惜雷暴腰斬賽事,未能完成整條路段。今次,換上熟悉的麥徑四至八段,雖然悶了一點,但走在不同時空,又會得出另一種感覺。不過,個天還是不喜歡這場賽事,深夜一直下著大雨,清晨又灑了另一場雨,每位參賽者事後都變泥鴨。

平時,一個人真的不敢練夜山,不是個人心虛,只擔心有什麼意外,可能求救無門。現在,一大班山友可以浩浩蕩蕩出發,穿梭山巒,每位跑手都掛上前後白紅燈,彷佛幻化成天空上無數星星,獨自成為宇宙中心,努力地閃動著。

賽事在毫無先兆之下,在哨子聲一吹,晚上九時起步。大叔可能鍊斜路日子有功,竟然毫無難度地走上麥四初段,越過很多跑友;那麼,在山路便不會遇上大塞車。期間,不時踫見多位舊山友,大家短暫交談,便隨著自己步伐,自由發揮。來到馬鞍山腳,已被大霧籠罩,能見度極低,點正大叔視力死穴,唯有慢慢前進;所以,落斜給人過頭,是正常不過;況且,一心想著芝馬,絕對不可傷腳。只可惜,偶有差池,還是拗了幾次小柴。一路順走熟悉的麥徑四,還是要小心翼翼。




地面濕滑,增加難度及危險性,CP1基圍爾開始下著小雨;無論如何,手執雙蕉、吃夠便行。雨越下越大,最終變成暴雨;原本極度錫身的我,都只好豁出去,盡情踏進水氹,讓跑鞋填滿雨水。此時,負能量發作,心想:「那麼大雨,怎樣繼續呢?不如在大埔道走人,又或者大會決定腰斬呢?」

CP2畢架山超大雨,望著九龍半島,盡是橙色朦朧一片,穿著雨衣其實都沒有作用,所有梯級都變成小洪流,四處流水潺潺之聲不絕於耳,還需要幾次涉澗而過。雨,實在下得太大,我也不敢拿出手機來拍照。而這次難得的雨中作樂機會,既辛苦、又好玩,不過冇下次。

果然,來到大埔道,天公對跑友的考驗告一段落;彷彿,大家由麥徑六是從新起步;畢竟,還只有一半路程要走。深夜兩點,獼猴群竟然睡醒,在路邊尋找商機;一對對綠色發光體在山上凝視著我,並發出警告。




未到城門燒烤場之前,回望黑夜上的半月準備收爐,深夜絕大部分香港人還在熟睡,我們這批山友仍然各奔前程,還是要「攞苦嚟辛」。CP3沒有雨,多謝義工熱情款待,並開始各段上山環節。上針山,喲!又何需懼怕呢?雖然時間已經比平時慢,但都可以超越十個山友左右,實在覺得欣慰。在上草山一段,濃霧突然來襲,眼前一白,只聽見腳步聲,平時常見的銀腳帶、超級大蚯蚓、蟾蜍等住客亦不見影蹤。心中思前想後,冷不提防,竟然第一次成為一朵鮮花,踏在牛糞上「真bullshit」!


望著肥牛睡在草地上,感覺輕鬆,想起西沙幼牛被放逐到萬宜一帶,自生自滅,甚覺可鄰。突然,後方傳來回聲,提示我行過頭,上了草山頂。落草山腳,又是另一樂趣,以為在玩滑雪;我對H字頭mega grip不是什麼地形路況都grip得穩嘅咩?這裡有更大群黃牛正在休息,正所謂非誠勿擾,還是早走早著。


CP4鉛礦坳,在最後一個補給點上足電,然後打最後大佬。在這裡有跑友決定退出,等待大會車接載,真心可惜。望著前方山友的紅燈,一個一個的過頭;來到亂石陣,其實自己都不知道走在那裡,只是下意識決定往前走;之前持續的大雨,被土壤吸收,地面轉化成泥漿,加上暗斜,每個人都向後跣;人急生智,走在泥路旁草地便解決難題;不過,這段路又再次遭受重創,需要時間來復修。終於來到四方亭,還是要「撥著大霧默默路上覓我的去路」,白光向前被霧氣反射回來,能見度其差,只要調校頭燈成為紅燈,因為紅色光源折射度大,便能夠望得更遠。



來到白波波,厚雲實在太重,需要釋放一點壓力;又可能上天為著跑友的毅力而感動,下了一陣眼淚。這時,看著手錶,決定作最後衝刺,狗衝到終點;每轉一個髮夾彎,都要面對強勁額風;天開始轉亮、溫度亦回升;看見攝影師、衝過終點線、換取靚衛衣。問心無愧,面對逆境,最終交出成績,總算對自己有個交代。在終點休息區,看見每一隻疲累的泥鴨臉還是充滿喜悅自豪的神態。



P.S.:脫掉跑鞋,驚見雙腳變成白雲鳳爪,狀甚恐怖。經過今次表現,覺得環大帽山賽會有好大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