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走完馬鞍山爆seed

馬鞍山上見雲海@囉唆大叔

本著講過就要做得到的原則,終於重新走完整條馬鞍山路線(對上一次已經是199X年),由水浪窩經麥徑四首先征服704米高的馬鞍頂,然後沿著馬鞍順道探訪牛押山,欣賞連綿山峰之後,再回頭經過險峻的吊手岩落馬鞍山燒烤場。在早上看見風雲變色、感受強勁疾風、以致享受中午陽光普照;整遍沙田馬鞍山及大埔的高樓大廈盡收眼底,實在有大地在我腳下之感,今天應該很高興。


粉藍粉紅絲@囉唆大叔

沿途看見一條粉紅色和另外一條粉藍色絲帶間斷地綁在樹枝上飛舞,最初心想可以方便遊人避免迷途,實是好事;但再想深一層,這些絲帶將會留在同樣地方一輩子,變成郊野垃圾。霎時想起幾個星期前途經西沙公路的一項賽事,又是用粉紅色絲帶做記認,又是賽後沒有掃尾隊清理標記,就算本人用面書傳遞訊息,似乎主辦當局都寬佬懶理,莫非他們認為絲帶會自然分解、還是遊人和村民會協助他們處理這些賽後垃圾嗎?既然他們得到漁護處的批准可以在郊野公園作賽,更加需要以身作則,做好不留痕跡的山野比賽。


左右角度看馬鞍@囉唆大叔

剛巧來到馬鞍中央地帶,竟然給我當場逮捕一名不似本地人的中年女仕,將柑皮順勢掉在石隙之中,我即時工作狂上身,放聲勸告:「阿姐,唔好隨便掉垃圾喎,搵個袋帶番走啦!」她說:「哦哦哦,陣間我執番!」坐在她身旁的人(我相信他們是她的親友)面有難色,可能都懂得「醜」字怎樣寫,而我卻更加認為這件事反映出她真的沒有家教的代表作,一丁點的公民意識都沒有,實在可悲成為地球村的一份子。其實在毅行過程之中,也遇上類似經歷,兩個陸軍裝操流利普通話的參賽男仕,不小心掉了整盒籃苺在泥路上,他們説了幾句操口,更索性將個膠盒掉在一起,我完全來不及作出反應,他們便絕塵而去。更多在郊野公園出現的不良經歷浮現腦海之中,有煙民在比賽檢查站吸煙、有成年人摘走芒草蘆葦拗斷樹枝、亦有小朋友騷擾野生雀鳥挑釁獼猴,可能大家也忘記了「尊重」是怎樣落筆。


沙田一帶高樓大廈@囉唆大叔

還未看到馬鞍山燒烤場,耳朵便已經感受到八十分貝噪音的震撼,各個單位都在放大喉嚨高談闊論,興高采烈地分享美食,大家似乎將整個廚房都搬到燒烤場,開大水喉清洗潔具與食物。最後,只恐怕在人潮散去的晚上,會看見一個個大型垃圾筒都被擠得飽滿起來,還有些剩餘食物倒在地上,等待野生動物大快朵頤;試問這種只顧自身享樂感受而忽略大自然生態影響,都是我們樂見的郊遊模式嗎?


充滿噪音的馬鞍山燒烤場@囉唆大叔

我不相信外國的月光是特別圓,但肯定的是,海外郊野公園的主權都是交回給大自然本身作主,她要求什麼、她保留什麼;人民會接受她、政府會聆聽她,大家都生活在和諧之中、沒有爭拗亦不需要妥協,因為一早已經有了共識,市民從細到大都接受適當教育,愛護大自然、守護自己的地方,就是這麼簡單;難道年薪二佰多萬元的局長們,一個都想不通嗎?我為他們的管治表現感到掉臉。

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野豬 R.I.P.


香港警隊人才濟濟,功績誇啦啦,新聞多的是。。。


之前有黑警暗角打鑊,等待裁決;又有警司手臂申延亂棍毆打市民,逃之夭夭食長糧;早陣子再發生拘捕智障人士充當殺人犯。今個月還有:12月22日:廚房菜刀當證物,婦斥警亂提控。12月21日:3名休班警涉嫌酒後在街頭與3名少女毆鬥。另外,爆竊食肆,退休警囚20月。同場加推,又係觀塘警區總督察疑傳下體照畀女下屬。12月18日:警司涉向女警攬腰掃背,同袍阻止反被打,警稱會調查。12月17日:刀賊擄名建築師夫婦,警至今還未搜獲兩匪。

畢竟,警賊都是人,正義兇險難分、聰明蠢鈍難辨;穿起莊嚴制服可以大條道理壞事做盡、其實衣衫襤褸才是真心為民請命。而最令人傷感氣憤的是,幾個機場特警間接令到一頭野豬無辜地失去性命。12月20日:野豬女闖機場,4特警生擒。翌日,漁護署竟然回覆查詢:「本署昨天派員到機場接獲一隻受傷野豬,並將野豬送往新界北動物管理中心作檢驗。經獸醫驗傷後,發現野豬兩隻後腳的腳蹄已磨爛及脫落。野豬亦不能站立。根據以往的經驗,這種傷口極容易受到感染以致腐爛,一般經過長時間治療亦難以復原並放回大自然,所以獸醫最後決定將其人道處理。本署會聯絡機場管理局及警方了解有關情況。」以前的速龍部隊毆打手無寸鐵的學生已經是不仁,現在的機場特警欺負不懂說話的野生動物就更加不義,明天的政府官員就加大力度踐踏郊野公園,很明顯就是目中無人、與民為敵。幾個月前,大叔曾經親身到現場了解黃牛被車撞倒,後被告知又是腳傷嚴重,被人道毀滅了。上個月,村內出現野豬,漁護署人員派發單張,好奇的我問他們為什麼動物腳部受傷要安樂死,他們都不知內裡原因,只明白是內部程序。人與野豬黃牛既是地球生物,為何不一視同仁,當年老懵董不就是腳痛下台嗎?還不送去......,現在仍然還有機會死剩把口語無倫次。

心裡總是耿耿於懷,不明白為何人類沒有同理心,當食用只有十五天生命的乳豬,有否想過牠們怎樣被殘殺;嘆患病鵝肝之前,是否知道飼料不斷貫入鵝隻胃中;飲雞燉翅之時,有否想起雞隻被割喉的痛苦鳴叫、鯊魚被宰割魚鰭往海中下沉。忽發奇想,警察與野生動物角色對調,他們手無寸鐵走在非洲大草原,這邊箱被一群大水牛追趕、然後那邊箱又被河馬家族驅逐離場、最後被獅群逐一吞噬。冤有頭,債有主,等著瞧吧!

今天香港,荒誕事情可以推陳出新:野豬被暴力制服,保障機場安全,參與特警屢建奇功,獲頒英勇勳章。但是,不要忘記,剛剛使用的航空管制系統,還有很多漏洞威脅航班安全,仍待解決。遺憾地,我相信香港不再需要等待十年,就會與鄰近強國無縫接合,假作真時真亦假,十年後就來個見證吧!但如果大家還希望有骨氣地生存、還能夠申張正義,緊記198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Elie Wiesel曾經說過:「中立從來只有助於壓迫者而非受害者,沉默只會助長施虐者而非被虐者。」各位有能力之仕,要繼續為動物大自然出力、為弱勢社群發聲。

2016年12月13日 星期二

從參賽 我看見。。。

TNF最後大大佬八仙嶺@囉唆大叔

我喜歡跑步的原因是享受它帶給我幾經波折之後,必然得到獎賞的回報。只要跑者堅持信念、勤加操練、不畏辛苦,終點永遠在望;正如大家都期待著「一二三四五七十」的一天,很快就會出現。而在跑山賽事遇上的困難就更是艱苦百倍,除了長距離比試,還有大上大落的階梯斜坡,亦要面對變幻莫測的天氣,要在山界成為皇者,真的需要義無反顧的強大毅力和身邊至親的後盾支持。

在今年的TNF100,讓我觀察更多、評估自我、思考將來。總括來說,這個被譽為最甘的一百公里山賽,果然實至名歸。故此,我都非常謹慎地整理一下三個星期前毅行者的教訓,研討今次比賽的地形和支援,最後定立目標,能夠安全無傷完成賽事,已經可以擦新個人最佳成績。自知體質耐力不比別人強,過份衝刺只會提早離場,唯有按照賽程高低和距離圖表,厘定比賽策略;頭五段比較易行,可積極搶攻,賺取時間;後五段是一山還有一山高,而且體力不斷下降,還在黑夜中作賽,可以不用著急;正如投資原理,前半生可承受高風險,而後半生年紀大了就學曉保守一點,留待日出之後,再作戰略決擇。最後,這個穩打穩扎方案,基本上都被成功採用,還能夠做到Sub26這個PB。

對岸強國城市@囉唆大叔

本地風土鄉郊@囉唆大叔

首先要讚這個大品牌的賽事安排,支援尚算充足、食物多選擇、指示清晰、義工人情味濃,就算我不算太熟悉這項比賽的路段,但仍然能夠充滿信心地返回終點。因為大多數路線都是偏遠郊區,交通不太方便,那種鄉村簡樸味道還可以保存下來;誰還在說要在郊野公園動土,實在是逆天道而行。由起點大尾督走呀走,不經不覺間就已經來到鹿頸,時間比預期快;但最深刻的印象,驚覺原來是我們一家人(包括狗狗),都沒有好好一起慢步重回舊地。對岸大陸已經變成萬丈高樓,破壞更是一去不復返,延禍下一代;身為香港人,要時刻警惕。

鹿頸會講Hello的鸚鵡@囉唆大叔

無驚無險來到鶴藪,竟然撞見瀟灑女俠(仍然記得上年雷利長征被兩位女俠夾著走的一個晚上),她從容地在我身旁整理行裝(頭燈有、手套有......),她邊講、我邊聽;其實學習就是這麼簡單,身教重要,亦要主動觀察學習,希望年輕人都學會成長自立,香港就在你們手。跟著一同上龍山,據稱要爆林,其實只是手腳並用上大斜、撥開叢林見西山、最後下游到粉嶺。跑者可以超近距離接觸大自然的一草一木,超爽夠激;只要準備充足,小朋友都可以去玩。

曾經學習落山技巧,亦在某些路段運用得宜,但見其他選手可以輕鬆快速落斜下大級,實在望塵莫及,更加驚覺多處關節發出警號、肌肉投訴酸痛。現時來到黑夜眼睛不靈,加上大量碎石,就更加一步一驚心,只可以一拐一拐下降到嘉道理;幸好,一切還在掌握之中,進度並沒有影響太多,一個大會素菜即食米粉正等候著我。

龍山望向大刀@囉唆大叔

來到粉嶺檢察點,可惜沒有俄羅斯雜菜湯,但正當我要離開之際,有一位男生相當有可疑,眼仔碌碌、左右猜度,不知想做什麼。不久,他竟然行過來問我要不要壽司卷和冰凍可樂,而且是我的至愛青瓜及酸蘿蔔卷,原來他的比賽友人來到沒有胃口,就繼續上路了。正所謂西裝友不一定是紳士、衣衫襤褸都可以是義人,我們真的不應該只看表面,利用現在瘋行的拜金主義,來衡量一個人的成敗得失和價值觀。那麼,我便帶著他這份心意,在大刀屻追蹤他的友人吧!

寒冷濃霧大帽山@囉唆大叔

而,在這段上大帽山的勁斜路,為我打回一支強心針,已經行走超過十三小時,就算沒有行山杖的輔助,竟然沒有氣喘,還能夠逢人過人來到四方亭。這晚體感大概十度以下,難得大會安排義工前來鎮守要塞,實在是莫大鼓勵。大家都穿起擋風雨衣,幸好準備充足,否則變成冰條等待救援。一個人走在迷霧山頭,自自然然便會跳出奇怪思想,白燈在濃霧中照不出前路,只好改用紅燈;望著地上的白線,竟然變成一條大蟒蛇婉婷向下潛行;下一秒,整條斜路又會變得像自動扶手電梯,送我到下一個檢查站施樂園。

溫暖補給站@囉唆大叔

唯一一個室內補給站,選手們的熱汗充斥著整個空間、支援者的熱情化作鼓舞的動力。其實大家都不想走,但若果心軟起來,時間便不留情地DQ。我們只好硬著頭皮,走向陰森墳場。說時遲那時快,為什麼旁邊有雜聲,還有綠光射過來呢?心神一定,原來牛郎吃草,正常不過。還是早走為妙,向著前方移動白光追趕,可是越叫越走,難道......撞?最後證實都是人。上一次試行這段往鉛礦坳之路,竟然轉錯彎;今次不會掉以輕心,金睛火眼,望實指示標誌,越走越強勁;可能每個補給站都吃下大量加鹽飯團,身體充滿力量,只要不是落斜,似乎也不成問題,又再次享受逢人過人的快感;但石澗始終凹凸不平,還是要謹慎行先。

在元塾下,有舊隊友打打氣,提供能量蕃薯,為對付餘下兩位大佬作出預備。雖然九龍坑山標示只有440米高,但它那種永遠行不到頂的感覺,實在很可怕;任何事情,當完成了75%的時候,內心都會產生恐懼、一份莫名的自信心危機、脆弱的心靈很容易打倒自我、身體機能鬆懈撞牆,叫人就此放棄。來到這個最後的支援站沙螺洞,還竟然沒有飯團只有夜粥;最後最甘最苦的十一公里,妳叫我怎樣辦才對呢?唔通,又要步毅行一役,爆計!

晨早的八仙嶺@囉唆大叔

天啊,開始亮起來,我這個吸血僵屍已經時日無多,睡魔正在急速呼喚著我。我就像在黃嶺上行屍走肉,軀體在移動,但思想呼吸都似在睡夢當中。前進速度變慢,就連最有信心的上樓梯都成為苦痛的差事。在刺眼的晨光之下,我不斷在細數八仙嶺山峰,純陽峰、鍾離峰......仙姑峰。雖然,時間比預期慢,但這時再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完賽的決心;只剩下三公里,看看錶、計計時,還有可能趕得及廿六小時內完成,唯有拔足狂奔。但原來蠱惑大會在最後一公里又要選手回到叢林上山落斜;最後,聽見歡呼聲、看到計時器;TNF100,我終於衝線了。

但是峰迴兼路轉,竟然有位女生,就在我站在終點之後、氣喘如牛之下,檢查比賽裝備:「麻煩睇你有冇帶風褸、兩盞頭燈,同埋哨子?」我真的給她嚇傻。原來這項要求是強制執行並已經清楚寫在參賽規則之中,如果沒有以上其中一樣物資,參賽資格將被取消;即是說,辛苦了兩天,沒有完賽紀念品,簡直是晴天霹靂,聽說真的有人犯規,不過那個人不是我。尤其那個哨子都是在兩天前特意掛到背心上,幸運意義重大,亦提醒大眾郊遊安全意識之重要性!

說到底,一百公里山賽真的不易捱過,賽前投入大量時間訓練、熟習賽道;賽事期間流失汗水體能、通頂消磨意志精力;賽後需要休息補給、調理復原、醫治傷患。如是要享受比賽氣氛,以後我寧願選擇五十公里,一大早出發就可以同一天晚歸吃飯,至少仍能夠留多一點時間與家人狗狗共享。

精緻實用完賽紀念品@囉唆大叔

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毅行賽後檢討

等待起步@囉唆大叔

在35週年的毅行者行列當中,我終於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據聞今年有1300隊,即是有5200人參與這項一年一度的遠足籌款盛事。每個人都有他/她自己的故事、第一身的體驗、獨特的分享;不能說成是與非、對或錯;只希望亦相信大會能夠廣聽各界人士意見,進行持續改善,讓大家一起藉著這項活動,堅持信念、凝聚力量、鼓勵全民運動、珍惜郊野公園、幫助貧苦大眾。

過去的兩星期,一篇又一篇的毅行報導相繼在網絡發表,但大叔特意不閲讀,倒想靜思過去這一百公里的點滴,到底給了參與者什麼的啟示。



勇闖西灣@囉唆大叔

首先,這個原意是籌款活動,並不是純粹追逐時間的比賽;為何現在的參賽者都太過著重完成時間呢(包括我)?如果要爭取最快成績,便應該考慮其他高強度的跑山比賽而並不是毅行者。除了超級毅行者組別是在最早一批出發之外,其餘不同時間出發的隊伍有著不同的實力和目標時間;這個混亂的配合,導致之後的山泥梯級路段,出現大塞車;因為有很多朋友真的帶著一顆善心來投入這項活動,他/她們可能不善於在黑夜裹在山嶺上遊走,就算有行山杖輔助,也未必懂得使用(所謂翼龍化身),都只能一柺一柺的前進;萬一跟上慢車,的確全隊人都要賠上時間。如果按耐不住,便要當機立斷,抽頭越線說聲「左邊過」;不過前面的朋友不懂山界規矩,貫徹我行我素郊遊樂趣;期間不經意的碰撞,為數不少。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拗撬,大會可否仿效日本大型的馬拉松賽事,按照參賽者自我申報的目標完成時間(當然要誠實),分組出發;最快的先行,如此類推;那麼,賽道可能會更加暢順,而各位健兒能夠獲取優異成績的機會亦可大大提高。



 熱鬧企嶺下@囉唆大叔

說回完成時間,我隊的目標是廿四小時,而最終我們四人八腿齊齊整整用了廿七小時衝過終點。回想過去的五個多月,從宣布抽籤結果開始、立即組織班底、遇上臨時改組、繼續日夜操練、面對隊員不幸受傷、再次緊急埋班、籌備重新磨合、認識支援隊伍、討論比賽策略、分配補給安排、最後檢視裝備等等。

來到比賽當天,各位隊員都使出渾身解數、信心十足、不慌不忙地完成了三段,而在各個預先安排好的支援隊伍更是令人窩心,要飯有飯、要可樂麥精即有、要薯仔可配海鹽、要蕃薯可配紅牛、要美女擁抱變為壯男擁抱,這些五星級安排,怎讓我們捨得離開呢?

接下來的第四、五段遇上濕滑梯級,正因為上述的阻滯而大家又確實開始疲累,心裏盤算廿四小時將要失守;所以在檢查站都忍不住來個大休,享受魔鬼靚湯和誘惑美食,時間表都變得再沒有意義,現在就聽從身體反應的回饋,盡量發揮水準。



針山回望城門水塘@囉唆大叔

從來參加山賽都不能視作路跑般去訓練,運用的肌肉不同、耐力不同、反應不同、裝備不同;如果路跑的難度是三,我會說山賽的難度是七。逐漸地,經過五十公里的不斷上落梯級,有隊員感覺膝蓋痛、大腿肌肉崩緊,需要支援、需要明白。好不容易,終於捱過黑夜,遇見黎明;既然針山都能夠順利攀過,又有什麼可怕呢?此時,在上草山路段下起大雨,睡魔正直急召入宮,整個人真的「謝謝鳥」。剛巧義工倒出一杯提神黑咖啡,精神為之一振,終於頂到下一個檢查站,可以品嚐傳說中的即食杯麵真的很美味啊!反而所謂的化學武器補充劑對於我來說,似乎既不合胃口又起不了提神作用,我還是最喜歡天然無加工食品。隊員們開始使用行山杖準備打大大佬大帽山,眼見有很多朋友真的不懂使用行山杖(笑了);但經高人指教,行山杖可節省兩三成力量,買一對來看門口又何嘗不可呢?況且在境外勢力網站可找到幾百港元一對的優質名牌碳纖杖,絕對抵玩。

說回這條全港最高的路段,實在太熟識,今天她對我們不薄,不大風、不太曬,無驚無險又到放飯時間,但相對原本到達時間已經遲了大到,實在對支援隊伍過意不去,但他/她們還是熱情地送上炒飯冰菠蘿,再一次感動窩心。看看手錶,如果餘下路段全走,可能在廿五小時後完成,所以決定搏一搏,換上路跑鞋、棄掉補給品,在第九段來個轟轟烈烈的暴走。在路上遇見迎接我們的支援隊伍就更加興奮,來到檢查站沒有填飽水樽,竟然只飲熱湯不吃固體食物;但在等候隊友期間,原來身體開始冷卻下來,而肝糖都消耗得所餘無幾。


正當大家都在最愛的水塘邊奔跑的時候,我突然感到四肢無力、超級飢餓;是撞牆,我試過,我真的試過。在沒有其他辦法之下,唯有求救,一位支援隊友陪行,另一位飛奔過來給水,就這樣我浪費了大家的暴走氣力、大家的寶貴時間。思前想後,既然補給計劃都已經一早預算好,為什麼臨場改變呢?希望經一事長一智,在下一個100公里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就好了。


                                                                  號碼布、完賽證書及完成牌@囉唆大叔

重回結實的水泥石矢地,我與支援隊伍又再次動起來;在最後關頭,不容有失,頂多六公里就到終點,終於給我追上三位隊友,我們一起狗衝、衝、衝、衝。四個大男人,你手牽著我手、互相緊扣、十足浪漫。時間廿七小時零一分衝過終點,相信是今屆最長隊名#1114四人八腿完成第35屆毅行者的任務,而大叔亦在兩年之間走完全港四大山徑。

谷友問:「你係咪以後唔玩毅行?」
我回答:「Never say never!」

在公司,老板又問:「Will you try next year?」
我停頓了一回,想一想,便回答:「Why not!」

好鬼死官腔呢!

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

LT70都是一種練習

早晨香港@囉唆大叔

LT70大嶼山鳯凰徑七十公里實在是一項非常難對付的賽事;如果在比賽日之前,沒有定期訓練、保持體能、計算補給、調理傷患,大家別要參加,免得失望而回、無功而退。

除了超馬長距離、十七個半鐘限時、高低大落差,還只得四個相隔十多公里的補給站、食物不太合心意和天氣悶熱,以上種種因素加起來就導致跑友體力透支、脫水抽筋,今年竟然有多達40%的參賽者選擇退賽。不過能夠走在這遍大自然樂土、香港最後的後花園,鳳凰徑的純天然山路,欣賞綠茵山嶺、金黃芒草,確實吸引非常;那些精細佈置的石級和泥路,讓我們緬懷過往工人的辛勞、感謝不破壞環境的美意;不像硬繃繃的人工石屎,就如本屆政府不近人情、與民為敵的感覺。


越過爛頭營@囉唆大叔

説回比賽,什麼重要事情可以驅使我晨早不賴床,準時出門口,就只有跑步比賽。坐在船尾座位,靜候太陽溫暖、細看維港美景,實在千載難逢。慢船不到一小時便到達梅窩,因跑步而認識的新知舊友聚守一堂,大家還來不切問好,賽事已經靜悄悄地準時開始。初段似乎都得心應手,大家實力相當,路線狹窄,一隊人蛇就這樣維持在山丘之中。當走到高地,氣溫更加清涼,發揮亦瀟灑起來;一個半小時到達大東山,希望下次可以停留住進爛頭營石屋之內;接著,起步點三小時後攻上鳳凰山頂,多謝手杖正面發揮作用,上一次在這高山靜候日出,大約是三十年前,深夜時份近山腳的涼亭還遇上靈異事件,想起也覺心頭一寒。

勇闖鳳凰山@囉唆大叔

繼而是下山的開始,腳浮浮加上石級亦落差大,「跣」這個沮咒,還是要發生在我身上。事故真的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聽見身後快腳追來,自己的平衡協調也亂了,身體竟然稍微向左移。還記得影帝發哥在英雄本色的一幕嗎?他高舉雙鎗發射子彈殺敵,由大銀幕的右邊,從地上跣到左邊。而我就手持雙杖,從石級跣出草叢,竟然令其中一支碳纖手杖也給折斷了。待我停下來之後,後上選手將我拉起,發覺左邊手臂劃上多道刺青疤痕。幸好,今次沒有傷腳,還能前進;不過,心理創傷再加上生理餓透,真的愈走愈慢;好不容易,才來到第一個檢查點的補給站,這裡主要有生菓。

悟園九曲橋@囉唆大叔

來到郊野較低的位置及接近中午,氣溫進一步上升,愈走愈嘈吵、愈來愈多旅客,泥路亦變成適合拉喼的雲石路。此地不宜久留,立即補給走為上策,但沒有了一支手杖再走上烈日當空的山中,身心都同聲抗議,身體中的水份和電解質都相繼流失,最後仍然能夠來到大澳也算感恩;只可惜,檢查點的補給依然沒有麵包充飢。既然遇上同事,何不休息一下,來個豐富素炒飯填飽胃口;始終,米飯才是香港人的主要糧食,「米」才能給予「氣」,還是等待日照稍為減退才從新出發;「時間」,就讓它放在一旁吧!說回這家飯店,招待顧客的老積太子仔無論面容、舉止和談吐都像個成年人,但其實他只有大約十歲,這個有趣水鄉真的值得大家有空探訪。

另外,回想剛才一段路線竟然經過悟園大宅,親歷那條九曲橋依舊被荷葉包圍,甚覺悽酸但仍舊充滿昔日詩意情懷;回家給映象倆老觀看,父親立即從舊相簿翻出舊照片作出比較;畢竟,都已經是接近六十年前的事了。

水中大白象 (遠景)@囉唆大叔

待了太久,之後的四十多公里就只剩下七小時來完成。所以,我便掉下同事,開始急起直追。果然,避過烈日和人群的策略是湊巧;接近旁晚,秋風起,山崗上的六時二十分便完全伸手不見五指。這時,不得不拿出頭燈,繼續黑夜快車之旅;竟然來到引水道,還能夠有氣力跑到下一個檢查點,真的要多謝老積太子仔的素炒飯。從山林走出大路,又轉回石壁後的陰森小徑,一個人走在暗中旅途,不其然思前想後,唯有秉承免於恐懼的自由,頭也不回便繼續向前衝;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肚子也餓起來,又來到上山路段,四肢更是乏力;幸好,剛才的飯留下來,可以邊走邊吃,無驚無險又到達第四個檢查點,而補給就當然主要是生菓啦!

 路標的誤會@囉唆大叔

但一場誤會,差點放棄了整場賽事;原來從水口到終點還有二十公里,而我原以為只有十公里便可以結束這場戰爭。又是引水道,一個人走在途上,什麼動力也沒有;就放任坐在地上脫下山鞋,時間無情地繼續流逝;這時,有兩位選手經過給予鼓勵,邀請我加入他們的power walk;而且還糾正我的計算錯誤,原來距離限時還有四小時呢!

石壁路上@囉唆大叔

終於,正能量都返來了;做人千萬不要沒有朋友、做事亦不能hea做,除非你很聰明。說過要做到的事,便要遵守承諾。慢慢地,我們這支守尾門大軍,便由三個,逐漸有新成員加入,演變成七人包尾軍團,浩浩蕩蕩進擊最後兩座山頭。來到最後兩公里,已經知道可以在十七個半小時內完成,心𥚃都再沒有什麼牽掛。衝線一刻,作狀跑跳踫是常識吧!拿到完賽牌,我知道這一天沒有枉過;其實,每一天都是一種練習。

2016年10月21日 星期五

我家的動物朋友野豬先生

 野豬問村民討食物@囉唆大叔

最近,時有聽聞野豬闖入民居,牠們搗亂農作物、翻倒垃圾、危害公眾安全;熱心市民動不動就報警求助,漁護署前來驅趕,而換來的最終結果就是野豬受驚,失去原本可以返回山林路線的本能,繼而引致情緒緊張、東奔西走,做成自己傷害。可悲的是,任何野生動物(就算是競賽馬匹)只要有腳傷,漁護署獸醫都會為牠們進行自以為是的所謂人道安樂死;這個決定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唯一的理由,就只有醫番都浪費藥費。


 野豬身型與大種太隻相約@囉唆大叔

這兩個多月,村內出現了一頭野豬,牠大約四尺長、重二佰磅以上、男性;牠會定時在晚間走到垃圾站尋找食物。基本上,牠是怕羞,不願意與人類有正面接觸。不過,有一些好心村民竟然拿新鮮食物餵飼野豬,所以牠的膽子也大起來,看見單獨村民拿著垃圾過來,都會高興地走出馬路迎接食物。雖然牠都只是帶著微笑(純粹個人觀感)地漫步過來,但一頭龐然巨物站在面前,人總會覺得一份恐懼,不知道下一秒鐘是否仍然安全。


漁護署刊物

這件事已經驚動村公所的神經,亦知會了漁護署,還派發野豬小冊子給村民予以提防意外發生,恐怕圍捕行動即將展開;但願野豬無損無傷,可以放歸深山,逃離人類的魔抓。


其實引領野豬長註本村,各位村民都有責任,因為村屋愈建愈多、住戶人口增加、生活垃圾自然堆積如山,導致垃圾桶數量亦不勝負荷;垃圾沒有分類、隨意擺放地上,廢物收集位置亦只是個露天空地。野豬雖然可以天生天養吃野芋,但面對人類吃剩的美食,實在抵擋不了吸引力,打開方便之門享受一番。既然如此,我們更要好好規劃屋村管理,可以大力推動素食行列、避免棄置骨頭;建立永久廢物收集站、控制出入;妥善計劃垃圾分類、回收再造;教導環保生活、減少源頭消費和學習廚餘處理。這樣,野豬就不應該依賴人類的食物,自自然然地返回鄉郊尋找野芋。


 同事遇見討食小野豬@Jason


 跑友遇見親切中型野豬@Janice

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練嘢之麥徑三段真係咁甘

回望企嶺下海@囉唆大叔

人人都話上雞公山難,其實雞公山只是麥里浩徑第三段的其中一座小山崗,高度只有399公尺,高度比它高的還大有山在,為何行山之士總是對它敬而遠之、甚至乎整條第三段都望而生畏?於是,大叔選擇來多次人肉實驗,在接近中午時分逆流這條全長只有大約十公里的路線,寫成「包膠」,送給一些不識好歹、準備不足的郊遊模式旅客一看。

星期日超級晴朗、萬里無雲、溫度二十八、濕度七十,大叔食件多士飲杯檸水,帶備清水、電解水及能量棒便上路。經過兩公里的熱身來到水浪窩,已經發覺不斷流汗;所以吞了第一條能量棒和補水,才敢上雞公山,踏上無盡的階梯,有點兒力不從心,心跳澎湃到似乎要跳出來的地步,停頓了幾回,用了平時雙倍時間才來到399公尺高度牌。


就算再次食過能量棒、飲過電解水,身體還是感覺不良好、胃中食物不能消化、頭赤痛、腳乏力,幸好帶備行山杖支撐上落。其間,見過很多師兄師姐努力練習、亦看到輕裝便服男女停頓休息,而最深刻的一幕,是一名小女孩在落斜途中,不斷被爸爸(或爺爺)責罵:「咁冇膽㗎,行呢度石級呀,驚咩跌死呀?跌死咗妳,我仲驚過妳啦!」一個估計一米二高的女孩,著對魔術貼白波鞋就來行麥徑,實在痛苦;再加上長輩的壓力,恐怕她的生涯規劃絕對不再選擇運動了,甚至乎將來更加討厭大自然、討厭郊野公園。成年人要知道自己應有的角色,就是刻盡己任、耐心培養下一代、協助解決難題;如果一下打沉了小朋友的自信心和求知慾,將來的年輕人只會缺乏動力、欠缺安全感,更很容易被人操控。可惜,別人的教女方法我管不到,就只好在小女孩耳邊説聲加油,然後示範怎樣拾級而下,繼續我的行程。


嶂上珍貴補給@囉唆大叔

捱過七公里的路程,食品飲料都差不多耗盡,幸好終於來到嶂上的唯一補給站,據說品嚐山水豆腐花和紫貝天葵是必然之選。那麼,最後三公里的主要落斜路段,已經再沒有難度了;還不需要半小時,就已經到達北潭路,繼而跳上巴士直出西貢市。

(.)麥徑三段 (..)麥徑七八段 @Trail Watch

而按Trail Watch App,麥徑三、七及八段的基本資料如下:-

麥徑三全長9.18公里,最高點381公尺,最低點56公尺

麥徑七全長6.73公里,最高點606公尺,最低點183公尺

麥徑八全長8.84公里,最高點928公尺,最低點397公尺

地形:

麥徑三段多天然泥路及高跨度石級,上落坡幅差異大而急速。所以肌肉力量亦比較講究,身體狀態不足的話,很容易透支甚至受傷。


麥徑七及八段多後期加工石屎樓梯級和車路,直至鉛鑛坳後才接天然山路,過四方亭又返回石屎路,斜度算是比較溫和。故此,只要涯過針山頂,步行這兩段其實頗為舒服。

大帽山 19.9degC 北潭凹 25.4degC @HKO

溫度:

而山勢每升高一佰公尺,溫度便會遞減大約攝氏0.6至1度。所以,麥徑三與七八段的實際溫度可能相差攝氏2至5度;就算走在同一個太陽之下,旅客走在麥徑三仍然覺得特別辛苦,需要補充更多水份及電解質。

風速:

旅客走在麥徑三總是覺得悶熱焗促,而麥徑七八那些高地通常風勢強勁,引致人體對溫度的感覺起了變化,稱之為風寒效應。例如:原本攝氏10度的環境,在風速每小時8公里之下,溫度便可降至攝氏8.4度;而風速每小時34公里(即三號強風信號威力),溫度更會降至攝氏0.6度。大家如果還記得年初HK100冰封大帽山事件,便明白當時各位越野跑手所面對突如其來的困境是何等嚴峻危險吧!

最後,來個「包膠」總結,根據以上分析,麥徑三係咁甘是成立的。希望各位郊遊模式旅客在決定挑戰這段山路之前,務必做妥充分準備:睡得飽、食得滿、帶夠糧水、穿著適當裝備、照顧同行老少和望天打卦(即是觀察天氣變化,決定更改路線),大家便能夠玩得安全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