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1日 星期五

我家的動物朋友野豬先生

 野豬問村民討食物@囉唆大叔

最近,時有聽聞野豬闖入民居,牠們搗亂農作物、翻倒垃圾、危害公眾安全;熱心市民動不動就報警求助,漁護署前來驅趕,而換來的最終結果就是野豬受驚,失去原本可以返回山林路線的本能,繼而引致情緒緊張、東奔西走,做成自己傷害。可悲的是,任何野生動物(就算是競賽馬匹)只要有腳傷,漁護署獸醫都會為牠們進行自以為是的所謂人道安樂死;這個決定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唯一的理由,就只有醫番都浪費藥費。


 野豬身型與大種太隻相約@囉唆大叔

這兩個多月,村內出現了一頭野豬,牠大約四尺長、重二佰磅以上、男性;牠會定時在晚間走到垃圾站尋找食物。基本上,牠是怕羞,不願意與人類有正面接觸。不過,有一些好心村民竟然拿新鮮食物餵飼野豬,所以牠的膽子也大起來,看見單獨村民拿著垃圾過來,都會高興地走出馬路迎接食物。雖然牠都只是帶著微笑(純粹個人觀感)地漫步過來,但一頭龐然巨物站在面前,人總會覺得一份恐懼,不知道下一秒鐘是否仍然安全。


漁護署刊物

這件事已經驚動村公所的神經,亦知會了漁護署,還派發野豬小冊子給村民予以提防意外發生,恐怕圍捕行動即將展開;但願野豬無損無傷,可以放歸深山,逃離人類的魔抓。


其實引領野豬長註本村,各位村民都有責任,因為村屋愈建愈多、住戶人口增加、生活垃圾自然堆積如山,導致垃圾桶數量亦不勝負荷;垃圾沒有分類、隨意擺放地上,廢物收集位置亦只是個露天空地。野豬雖然可以天生天養吃野芋,但面對人類吃剩的美食,實在抵擋不了吸引力,打開方便之門享受一番。既然如此,我們更要好好規劃屋村管理,可以大力推動素食行列、避免棄置骨頭;建立永久廢物收集站、控制出入;妥善計劃垃圾分類、回收再造;教導環保生活、減少源頭消費和學習廚餘處理。這樣,野豬就不應該依賴人類的食物,自自然然地返回鄉郊尋找野芋。


 同事遇見討食小野豬@Jason


 跑友遇見親切中型野豬@Janice

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練嘢之麥徑三段真係咁甘

回望企嶺下海@囉唆大叔

人人都話上雞公山難,其實雞公山只是麥里浩徑第三段的其中一座小山崗,高度只有399公尺,高度比它高的還大有山在,為何行山之士總是對它敬而遠之、甚至乎整條第三段都望而生畏?於是,大叔選擇來多次人肉實驗,在接近中午時分逆流這條全長只有大約十公里的路線,寫成「包膠」,送給一些不識好歹、準備不足的郊遊模式旅客一看。

星期日超級晴朗、萬里無雲、溫度二十八、濕度七十,大叔食件多士飲杯檸水,帶備清水、電解水及能量棒便上路。經過兩公里的熱身來到水浪窩,已經發覺不斷流汗;所以吞了第一條能量棒和補水,才敢上雞公山,踏上無盡的階梯,有點兒力不從心,心跳澎湃到似乎要跳出來的地步,停頓了幾回,用了平時雙倍時間才來到399公尺高度牌。


就算再次食過能量棒、飲過電解水,身體還是感覺不良好、胃中食物不能消化、頭赤痛、腳乏力,幸好帶備行山杖支撐上落。其間,見過很多師兄師姐努力練習、亦看到輕裝便服男女停頓休息,而最深刻的一幕,是一名小女孩在落斜途中,不斷被爸爸(或爺爺)責罵:「咁冇膽㗎,行呢度石級呀,驚咩跌死呀?跌死咗妳,我仲驚過妳啦!」一個估計一米二高的女孩,著對魔術貼白波鞋就來行麥徑,實在痛苦;再加上長輩的壓力,恐怕她的生涯規劃絕對不再選擇運動了,甚至乎將來更加討厭大自然、討厭郊野公園。成年人要知道自己應有的角色,就是刻盡己任、耐心培養下一代、協助解決難題;如果一下打沉了小朋友的自信心和求知慾,將來的年輕人只會缺乏動力、欠缺安全感,更很容易被人操控。可惜,別人的教女方法我管不到,就只好在小女孩耳邊説聲加油,然後示範怎樣拾級而下,繼續我的行程。


嶂上珍貴補給@囉唆大叔

捱過七公里的路程,食品飲料都差不多耗盡,幸好終於來到嶂上的唯一補給站,據說品嚐山水豆腐花和紫貝天葵是必然之選。那麼,最後三公里的主要落斜路段,已經再沒有難度了;還不需要半小時,就已經到達北潭路,繼而跳上巴士直出西貢市。

(.)麥徑三段 (..)麥徑七八段 @Trail Watch

而按Trail Watch App,麥徑三、七及八段的基本資料如下:-

麥徑三全長9.18公里,最高點381公尺,最低點56公尺

麥徑七全長6.73公里,最高點606公尺,最低點183公尺

麥徑八全長8.84公里,最高點928公尺,最低點397公尺

地形:

麥徑三段多天然泥路及高跨度石級,上落坡幅差異大而急速。所以肌肉力量亦比較講究,身體狀態不足的話,很容易透支甚至受傷。


麥徑七及八段多後期加工石屎樓梯級和車路,直至鉛鑛坳後才接天然山路,過四方亭又返回石屎路,斜度算是比較溫和。故此,只要涯過針山頂,步行這兩段其實頗為舒服。

大帽山 19.9degC 北潭凹 25.4degC @HKO

溫度:

而山勢每升高一佰公尺,溫度便會遞減大約攝氏0.6至1度。所以,麥徑三與七八段的實際溫度可能相差攝氏2至5度;就算走在同一個太陽之下,旅客走在麥徑三仍然覺得特別辛苦,需要補充更多水份及電解質。

風速:

旅客走在麥徑三總是覺得悶熱焗促,而麥徑七八那些高地通常風勢強勁,引致人體對溫度的感覺起了變化,稱之為風寒效應。例如:原本攝氏10度的環境,在風速每小時8公里之下,溫度便可降至攝氏8.4度;而風速每小時34公里(即三號強風信號威力),溫度更會降至攝氏0.6度。大家如果還記得年初HK100冰封大帽山事件,便明白當時各位越野跑手所面對突如其來的困境是何等嚴峻危險吧!

最後,來個「包膠」總結,根據以上分析,麥徑三係咁甘是成立的。希望各位郊遊模式旅客在決定挑戰這段山路之前,務必做妥充分準備:睡得飽、食得滿、帶夠糧水、穿著適當裝備、照顧同行老少和望天打卦(即是觀察天氣變化,決定更改路線),大家便能夠玩得安全又放心。


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二點七公里

連儂牆上的投射@囉唆大叔

連續第二年參加這場紀念跑,雖然有人說這場運動是失敗之作;但其實香港人已經締造歷史,喚醒更多人從新認識這個家、關注我們的未來、捍衛自身的權利等等。過去的四年,從不知不覺間,原來大家都生活在一個悲情城市當中,本來生而存在的價值觀、生活環境、社區模式、人際關係,都好像突然之間被打得蕩然無存;反而要利用最大努力來抗議、來爭取,才得回些少成果。

香港現在是一個麻木不仁的反智城市;過往的四年,陸續發生荒謬的鬧劇,政府官員不再是父母官,他們只是一班與星斗市民為敵的利益集團。香港人竟然需要成立什麼什麼團體,花費大量精力和時間,才可以保護大嶼山、愛惜郊野公園、保育歷史建築、保衛流浪貓狗、爭取不遷不拆、爭取免於恐懼的自由、保障出入境自由、提供証據免被入罪、反對國民教育、反對一籃子原因不發第三電視牌照、反對山徑石屎化、反對黑手操控校政、投訴強國干預選舉種票恐嚇,及以個人性命作為賭注,才能舉報官商鄉黑勾結等等不公義的事情。

跑者圍繞這條2.7公里長的路途,洩而不捨地繼續走下去,就是鍛練這一份對公義的堅持、對是非黑白的信念。不得不承認,現在奸人當道、妖孽橫行,我們更加需要好好裝備自己、拒絕收買、對抗威嚇,爭取一個適合香港人安居樂業的香港。

回頭細看一年前的文章 http://fitz.hk/?p=17737,「家」和「跑」仍然是我的生命;然而今天心情,還是正如新譜歌詞中一樣,希望大家都不要氣餒。

2016年10月1日 星期六

練嘢之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麥徑二段情況

上個週末,陽光充沛兼清風送爽,又是練習毅行好時機。一行四人早上齊集北潭涌,映過事前大合照,便浩浩蕩蕩迎難而上,挑戰上上落落的麥徑一二段,體驗粒粒皆辛苦的道理。輝Sir的説話十分受用,大叔實行以原地踏步的姿勢慢慢遊走在斜路上,越過很多首先起步的健兒;再加上新買的B字頭越野跑鞋,實在如虎添翼。一小時左右,我們便來到萬宜水庫東壩位置,驚覺郊遊方式已經跟以往不同。

向浪茄前發

首先,兩大隊黃帽子服從地排列方陣,由各級領導帶著各位團友來個地質公園前早操,大聲叫喊著:「𠲖哦生屎、哦哦生屎...」,各位頭搖又尾擺,看似整齊團結、實則喪失自由意志。算吧啦!我們繼續向著麥徑第二段進發,只可惜越行就越覺得不對勁。十個有九個郊遊人士都正在操著流利普通話,雖然大叔沒有帶著歧視眼光,但心裏總覺得有點失望;為何香港人大清早還是寧願躲在被窩中,而拒絕親近屬於香港人的大自然呢?

拖喼客

近來,在各區的郊遊路段都發現有很多石屎化的山徑,方便更多遊客光臨;今次足下的熱門熟悉路線,就當然不能幸免。最難過是看見明明兩旁都是天然泥路叢林,卻突然起出一條石屎或雲石梯級。直至大家來到西灣村,迷團終於打開。我們一行四人剛巧經過的,是一名拖著大大行李喼的旅客,似乎這種拖喼郊遊模式,將會大行其道;而講求好客之道的香港商戶,就算身在郊野公園做生意,都要懂得講幾句普通話呢!

不知第幾代的咸田獨木橋

下一站便來到充滿美好回憶的咸田灣,幾年前與家人一起渡過三日兩夜露營生活的地方,與愛犬第一次游大海、行沙灘、睡營幕、等月出待日昇。特色獨木橋經過歲月催殘,今次行過的都不知道是第幾代,但大叔仍然不能克服畏高問題,需要蝸牛般前進。但過了水澗,心裹怒火又燃燒起來,耳中聽見有人用咪大叫:「19號飛,請到櫃面取!」唔講真的以為去了大X活還是大家X;明明是方便郊野朋友的山中加油站,為什麼為了多做強國人生意,就連應有的純樸堅持、應有的平實傳統都放棄了呢?


美好的咸田回憶

無論如何,我們的練習路線還是要繼續行,但轉到那一個出口,就要好好的留意路牌,不要人云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