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5日 星期四

郊遊驚魂

難得勞動節翌日(五月二日)是補假,可以有時間跟親朋戚友一起行晨運,囝仔一家邀約姑姐及鄰居從村落走上西沙公路,計劃漫步至烏溪沙。囝仔還很小,媽媽爸爸緊貼在左右,而其他成員亦跟隨其後。正當大家都有講有笑之際,姑姐失平衡行出了馬路,剛巧被一輛開篷甲蟲撞個正著,一臉惶恐的司機雖然已經緊急剎車,但車頭仍然給撞凹了。姑姐還未作出慘叫之聲,已經口吐鮮血,腳部一拐一拐,上下跳動。囝仔與爸媽目擊整個過程,大為吃驚,立即利用身體圍起姑姐並視察受傷程度。此時,司機都下車了解情況並已經立即報警,等候救援。起初,姑姐都可以站在草旁休息;然後,她嘗試在行人路上往前走,囝仔一家跟隨並一直安慰,但她還是不斷邊行邊吐血。此時,旁邊車輛經過都慢駛繞過肇事甲蟲;後來,警車也到,警察亦應該召喚了救護車,馬路開始出現車龍,路人車上乘客陸續來到現場圍觀,囝仔一家開始感到壓力及威脅,他們向前行了大約二百公尺,姑姐開始氣力不繼,慢慢坐回草地喘氣,狀甚痛苦。終於,久等的救護車抵達了;看真一點,不是,是漁護處車輛,是結束生命的專車。
 右上為懷疑被撞牛隻 (照片由大叔朋友提供)
 
  懷疑第一現場
 
 沿途發現血路
 
警方封路
 
囝仔爸媽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所以唯有掉下姑姐,大家四目交頭、互相問好吻別,然後他們便返回附近村落。漁護處人員便開始行動,檢查姑姐牛牛傷勢,究竟有多嚴重呢?他們拿出擋板、黑布蒙頭,還有很多很多很大支的針筒和藥水。牛牛雖然已經被制服橫臥草地,但眼神依然堅定、生命力強;牠間中呻吟,但知道大限將至、無法挽救,人類決不會浪費無謂資源拯救流浪野牛。這一刻,工作人員非常緊張地阻隔途人,彷似要進行一些見不得光的行為。此時,我無奈地離開現場,我亦實在眼淺,也不想目送牛牛離開人間。
 
 警車旁亦發現血跡

 漁護處車輛
 
牛隻已倒下
 
牛隻可能懷有身孕
 
回到村落,竟然給我發現囝仔一家與鄰居正在草叢休息,我過去安慰牠們,從牠們的神神可以看得出姑姐牛牛的離開已經是見怪不怪;難得,牠們仍然相信我,還走過來與我的狗兒問好,囝仔亦似乎放鬆心情催促母親餵哺新鮮牛奶。其實,製造牛奶過程之中,牛仔飮用母乳並不是理所當然。我嘗試觸模囝仔的皮毛,感覺非常柔順、肌肉富有彈性,是一個實在的生命體,是西貢一帶的真正原居民。現在,牠們不但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和愛惜;相反地,人類更加將牠們逼向死胡同,並趕盡殺絕,繼續移除郊野、大興土木。在食材方面,除了牛奶業的不人道對待牛隻,圈養牛隻作為生產牛肉的產量依然奪冠、工廠式經營、血惺暴力、大量使用抗生素、耗用水源糧食、排放溫室氣體。最終,人類自招惡果,報應可能不會現在就呈現,但我們的下幾代人類、未來的地球,將要為我們的罪孽付上代價。事隔一天,囝仔一家走到我的村落,牠們淡然地吃著青草早餐,似乎一齊都會重新開始;但如果人類的自私、魯莽生活模式依舊,動物的生存權利仍然是得不到保障。
 牛群返回村落
 
翌日牛群來訪大叔村落

後記:五月三日,我發電郵給漁護處,詢問有關受傷牛隻的情況。
(一)受傷牛隻的傷勢
(二)傷勢的嚴重程度
(三)怎樣處理受傷牛隻
(四)牛隻是否懷孕
(五)會否檢控司機
但只可惜,到目前為止,我還未收到處方回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