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曾經擁有過的學生時代

囉嗦大叔八十年代開始中學生涯,中一開學數天一個人吃完飯,走在行人路上,突然就被兩個留班生運用武力問我攞咗伍個大洋。我也很堅強,沒有找人誨氣亦不需要其他人幫手,大家見面都沒有害怕對方。

大慨來到中二,成績尚算中規中矩,平日放學後就是踢足球,有一次大腳解圍,就將足球踢進河中,唔想賠錢,唯有用盡自己方式將足球執回來。待足球差不多漂回堤邊,我跑到斜堤終於檢回足球,只可惜一個轉身,腳已跣了,整個人就快掉入河中,幸好全靠十隻手指頭上的指甲,緊緊抓著石屎,只有左腳浸在水中,而足球仍然緊抱在懷裡。「救命呀!救命呀!」一段時間之後,救援兵來了,一班波牛立即築成人鏈,大家手拉手來到我面前,最前的隊友伸出援手,就拯救了一個年輕囉嗦大叔的小生命。之後,我們亦繼續在這個河邊足球場踢波;照舊,我亦沒有在家人面前透露這個經歷。

中三被班主任定性為潛在壞學生,事源一次與幾個同學老死在學校運動會的午飯時間飲藍妹,結果被女風紀大隊長報寸,結果當然是要被罰,終於女班主任在某個晚上的用飯時間,全家人齊齊整整的時候,把整件違例事件完整說明一番,而事前,我當然不會講自己衰咗!之後,我就被調到班房最前排的座位,要勞煩旁邊的乖乖女同學照顧了我整個下學期;回想起來,確實很有「那些年」的故事。不過,我還是樂觀而且能夠看得開,沒有否定自己。學期尾大考,我全班考第四,我終於可以回復自由身,坐回後排。

中四中五都是打籃球的年代,當男生喜歡女生的童話故事已經展開的時候,我還是喜歡籃球。有時無聊起來,一群男生會追著一名男生來追打,我也樂於參與其中,這樣的暴力場面亦當然不會讓家長知道吧!又有時女生會圍在樓梯級手指指,原來正在玩筆仙,但我仍然相信籃球比較吸引。噢!終於記起有會考這回事,似乎壓力不是很大,拍拖的繼續拍拖、打波的繼續打波、真正讀書的還是會自動自覺讀書。而我?就在會考前半年左右發力吧!就算知道自己唔得掂,都沒有讓爸媽知道。

上天很公平,唔願讀書自然上不了主流中六,成績不好的同學老死將六合彩撕碎,拋上半空笑說生意失敗,我當時覺得好型喎!前面還有很多條路選擇,不需要驚慌,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死來放棄自己。結果,有人進入社會工作、有人外國升學、我讀非主流學院,無論結果如何,家庭成員都是那麼的支持我。

其實學生生涯沒有太多的挑戰,反而社會動盪令莘莘學子忙碌起來,課餘大家(包括左右陣營)都齊心做出對得起良心的事。八九六四搞亂了香港,是誰製造出來的問題呢?兩年很快又過去,上天又竟然可以讓我嘗試大專生活;朋友多了、見識廣了、活動頻繁了、給女生飛掉了,但困難反而沒有太多。其實這些經歷點滴都只會是人生的一小部分,加上有笑有淚就可以慢慢成長堅強起來、沒有絶對錯誤也沒有絕對成功、沒有誰對不起誰、沒有做得不夠好亦不需要與任何人比較。由此至終,最愛自己的一定是身邊的家庭成員。符符碌碌再次畢業,有能力的同學繼續升學放眼世界,我亦第一次嘗試乘搭飛機浪遊一番之後,才回來社會上班。人生就是命中注定,要親身體驗黑暗光明、陰險正義,成就自己做人的價值觀。

來到總結的一剎,我想說明如果社會沒有變差、教育沒有變差、制度公義沒有被踐踏,學生便可以專心享受學習過程,絕對不會選擇自毀前程,在八九十年代似乎香港真的可以做得到。而影響以上條件的話事人便肯定是作為當權者的成年人,以後當權者批評人民(包括學生、家長和一般市民)之時,亦請首先切實地檢討一下到底整個政府、整個辦公機關有什麼不足之處,不要只管心虛推卸責任;主管又有沒有同理心,走入群眾真心聆聽,不要只想打份工就草率了事。

CCTVB新聞截圖

人在做、天在看,我相信有報應這回事。只可惜經驗說明,壞人小人真的比較長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