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野豬 R.I.P.


香港警隊人才濟濟,功績誇啦啦,新聞多的是。。。


之前有黑警暗角打鑊,等待裁決;又有警司手臂申延亂棍毆打市民,逃之夭夭食長糧;早陣子再發生拘捕智障人士充當殺人犯。今個月還有:12月22日:廚房菜刀當證物,婦斥警亂提控。12月21日:3名休班警涉嫌酒後在街頭與3名少女毆鬥。另外,爆竊食肆,退休警囚20月。同場加推,又係觀塘警區總督察疑傳下體照畀女下屬。12月18日:警司涉向女警攬腰掃背,同袍阻止反被打,警稱會調查。12月17日:刀賊擄名建築師夫婦,警至今還未搜獲兩匪。

畢竟,警賊都是人,正義兇險難分、聰明蠢鈍難辨;穿起莊嚴制服可以大條道理壞事做盡、其實衣衫襤褸才是真心為民請命。而最令人傷感氣憤的是,幾個機場特警間接令到一頭野豬無辜地失去性命。12月20日:野豬女闖機場,4特警生擒。翌日,漁護署竟然回覆查詢:「本署昨天派員到機場接獲一隻受傷野豬,並將野豬送往新界北動物管理中心作檢驗。經獸醫驗傷後,發現野豬兩隻後腳的腳蹄已磨爛及脫落。野豬亦不能站立。根據以往的經驗,這種傷口極容易受到感染以致腐爛,一般經過長時間治療亦難以復原並放回大自然,所以獸醫最後決定將其人道處理。本署會聯絡機場管理局及警方了解有關情況。」以前的速龍部隊毆打手無寸鐵的學生已經是不仁,現在的機場特警欺負不懂說話的野生動物就更加不義,明天的政府官員就加大力度踐踏郊野公園,很明顯就是目中無人、與民為敵。幾個月前,大叔曾經親身到現場了解黃牛被車撞倒,後被告知又是腳傷嚴重,被人道毀滅了。上個月,村內出現野豬,漁護署人員派發單張,好奇的我問他們為什麼動物腳部受傷要安樂死,他們都不知內裡原因,只明白是內部程序。人與野豬黃牛既是地球生物,為何不一視同仁,當年老懵董不就是腳痛下台嗎?還不送去......,現在仍然還有機會死剩把口語無倫次。

心裡總是耿耿於懷,不明白為何人類沒有同理心,當食用只有十五天生命的乳豬,有否想過牠們怎樣被殘殺;嘆患病鵝肝之前,是否知道飼料不斷貫入鵝隻胃中;飲雞燉翅之時,有否想起雞隻被割喉的痛苦鳴叫、鯊魚被宰割魚鰭往海中下沉。忽發奇想,警察與野生動物角色對調,他們手無寸鐵走在非洲大草原,這邊箱被一群大水牛追趕、然後那邊箱又被河馬家族驅逐離場、最後被獅群逐一吞噬。冤有頭,債有主,等著瞧吧!

今天香港,荒誕事情可以推陳出新:野豬被暴力制服,保障機場安全,參與特警屢建奇功,獲頒英勇勳章。但是,不要忘記,剛剛使用的航空管制系統,還有很多漏洞威脅航班安全,仍待解決。遺憾地,我相信香港不再需要等待十年,就會與鄰近強國無縫接合,假作真時真亦假,十年後就來個見證吧!但如果大家還希望有骨氣地生存、還能夠申張正義,緊記198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Elie Wiesel曾經說過:「中立從來只有助於壓迫者而非受害者,沉默只會助長施虐者而非被虐者。」各位有能力之仕,要繼續為動物大自然出力、為弱勢社群發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