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走完馬鞍山爆seed

馬鞍山上見雲海@囉唆大叔

本著講過就要做得到的原則,終於重新走完整條馬鞍山路線(對上一次已經是199X年),由水浪窩經麥徑四首先征服704米高的馬鞍頂,然後沿著馬鞍順道探訪牛押山,欣賞連綿山峰之後,再回頭經過險峻的吊手岩落馬鞍山燒烤場。在早上看見風雲變色、感受強勁疾風、以致享受中午陽光普照;整遍沙田馬鞍山及大埔的高樓大廈盡收眼底,實在有大地在我腳下之感,今天應該很高興。


粉藍粉紅絲@囉唆大叔

沿途看見一條粉紅色和另外一條粉藍色絲帶間斷地綁在樹枝上飛舞,最初心想可以方便遊人避免迷途,實是好事;但再想深一層,這些絲帶將會留在同樣地方一輩子,變成郊野垃圾。霎時想起幾個星期前途經西沙公路的一項賽事,又是用粉紅色絲帶做記認,又是賽後沒有掃尾隊清理標記,就算本人用面書傳遞訊息,似乎主辦當局都寬佬懶理,莫非他們認為絲帶會自然分解、還是遊人和村民會協助他們處理這些賽後垃圾嗎?既然他們得到漁護處的批准可以在郊野公園作賽,更加需要以身作則,做好不留痕跡的山野比賽。


左右角度看馬鞍@囉唆大叔

剛巧來到馬鞍中央地帶,竟然給我當場逮捕一名不似本地人的中年女仕,將柑皮順勢掉在石隙之中,我即時工作狂上身,放聲勸告:「阿姐,唔好隨便掉垃圾喎,搵個袋帶番走啦!」她說:「哦哦哦,陣間我執番!」坐在她身旁的人(我相信他們是她的親友)面有難色,可能都懂得「醜」字怎樣寫,而我卻更加認為這件事反映出她真的沒有家教的代表作,一丁點的公民意識都沒有,實在可悲成為地球村的一份子。其實在毅行過程之中,也遇上類似經歷,兩個陸軍裝操流利普通話的參賽男仕,不小心掉了整盒籃苺在泥路上,他們説了幾句操口,更索性將個膠盒掉在一起,我完全來不及作出反應,他們便絕塵而去。更多在郊野公園出現的不良經歷浮現腦海之中,有煙民在比賽檢查站吸煙、有成年人摘走芒草蘆葦拗斷樹枝、亦有小朋友騷擾野生雀鳥挑釁獼猴,可能大家也忘記了「尊重」是怎樣落筆。


沙田一帶高樓大廈@囉唆大叔

還未看到馬鞍山燒烤場,耳朵便已經感受到八十分貝噪音的震撼,各個單位都在放大喉嚨高談闊論,興高采烈地分享美食,大家似乎將整個廚房都搬到燒烤場,開大水喉清洗潔具與食物。最後,只恐怕在人潮散去的晚上,會看見一個個大型垃圾筒都被擠得飽滿起來,還有些剩餘食物倒在地上,等待野生動物大快朵頤;試問這種只顧自身享樂感受而忽略大自然生態影響,都是我們樂見的郊遊模式嗎?


充滿噪音的馬鞍山燒烤場@囉唆大叔

我不相信外國的月光是特別圓,但肯定的是,海外郊野公園的主權都是交回給大自然本身作主,她要求什麼、她保留什麼;人民會接受她、政府會聆聽她,大家都生活在和諧之中、沒有爭拗亦不需要妥協,因為一早已經有了共識,市民從細到大都接受適當教育,愛護大自然、守護自己的地方,就是這麼簡單;難道年薪二佰多萬元的局長們,一個都想不通嗎?我為他們的管治表現感到掉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