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

享口福等於攞佢命

 
Photo credit@MFA

每逢喜慶日子,無論是慶祝生日、過年團聚,還是結婚飲宴,香港人總喜歡到酒樓預訂酒席,不豪不食,不在話下;鮑蔘翅肚,飽胃腸肥。其中有一道菜式,就一定走不掉乳豬全體;一條光著身子、滑油油,並兩眼紅燈閃閃,只有十五天生命的小乳豬,就呈現餐桌之上。如果擺三十圍酒席,即表示有三十隻小豬嘜被殺。當人類所謂享口福的同時,其實也要其他生物賠上生命。

乳豬@囉嗦大叔

以前資訊落後,我們見不到屠宰的血腥場面;可是到了今天的互聯網年代,事實擺在眼前,大家不得不承認,一頭可愛小豬嘜,需要面對被閹割剪尾、劏喉之痛、放血之苦,等待若干分鐘之久才因失血過多昏倒去世,這種殘忍折磨手法只有極端恐佈組織才會笑著下毒手,難道大家都是同一幫人!

小Mocha@囉嗦大叔

我的小狗兩個月大的時候十分可愛、傻瓜,非常逗人歡喜;不經不覺,他已經四歲,十分俊俏、強壯有力,成為家人的好玩伴。但假如,在他十五天的時候給屠宰丟,變成佳餚,相信大家都會覺得嘔心、痛斥荒謬不人道。最諷刺的分別是:狗隻成為寵物而豬隻卻作為食糧;但兩者其實都是有血有肉,與人類沒有分別的哺乳類動物。

大Mocha@Hinson

早前的敍利亞內戰危機觸發難民潮,一家大細坐船逃往別國;不幸地,為數不少的兒童客死異鄉。在互聯網上,請輸入「敍利亞兒童」,大家便很容易找來大量照片,當中最震撼的一幕是一名三歲男孩倒臥沙灘,揭示戰爭的殘酷、極權者的不仁、參戰國的不義。我們譴責這種暴行,我們憐憫難民苦況;而另一方面,我們繼續享用動物食材,我們選擇繼續折磨小生命。話似極端過份,兩者不能混為一談,但其實不無道理;嘗試將心比己,換轉角色,自己活在驚恐之中,給人割喉、慢慢流血、強忍痛楚、等候死亡,又有誰能夠承受呢?

在正月講這些話、讀這篇文的確大吉利是;但是,如果人類都願意反思踏出第一步,細想生存與食物之間的關係,適當選擇食材、減少食肉;這個世界可能會變得和諧,更能夠減少戾力、助長關愛。今天開始,可否立下盟誓,首先不再食用乳豬,降低需求,自然減少供應,避免更多小豬嘜受到無辜的傷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