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復仇癲傻成功



去年參加超馬男神施Sir每年一度的癲傻跑,於子夜時份,在屋企外的路線加入,跟隨大隊由大埔仔跑出九龍。可惜腳仔唔生性,來到九龍灣,已經跟不上大隊,唯有在啓業邨吃個早餐自切。今年癲傻更進一步,距離延長至240公里,總共超過400位跑友參加,挑戰自我的最長路跑紀錄;多謝天公造美,沒有傾盤大雨,32小時的旅程之中,大家都順利完成。今年,囉嗦大叔決定報卻一戰之仇,誓要取回我的50公里小人仔。


自從完成日本三連馬,返回香港重回工作崗位,身心異常懶散,沒有積極鍛練體能、沒有認真伸展全身、沒有勤力儲備里數;最常見的練習就只有儘可能每天步行一萬步,並多集中上落樓梯及斜坡。由零公里上全馬,存在著很闊的討論空間,沒有兩三年訓練和功力,實在不行;但倒轉頭從全馬返回從零起步,絕對是容易不過,三天都嫌多。所以,在這種身體狀況之下來挑戰癲傻,實在有違體育精神,罪過罪過。而有更多的人,總是喜歡即興和抱著食老本的精神態度,亦實屬不智。自己運動、自己負責,事前做足充份準備、多加留意身體狀況、環境變化和時間限制、適當時候及早引退、不依賴別人救援,方可長玩長有。



三月廿五日的大清早,癲傻大隊已經在青衣運動場展開旅程,而在深夜兩點半左右,大叔竟然在西沙路段偶遇跑步隊伍並為各人加油打氣。經過廿五小時之後,大叔終於出戰紅磡碼頭CP20,準備陪同各位跑友完成最後的五十公里。只見施Sir氣定神閒、步速平均、姿勢優美、並且時間精準地到達檢查站,絕對不像已經通宵了一個晚上。雖然當時下著毛毛細雨,平均溫度大約只得十二度左右,但大家士氣高昂,小休過後又可以重新出發;不經不覺,我們一起走過尖東、西九、長沙灣、美孚、荔景、葵涌等地方。真的意想不到,原來用一雙腳都可以這麼容易到達以上地區,以前只懂駕駛,現在就多了一個方法了。不過,路跑難度似乎亦在不知不覺之間提高;從美孚上荔景已經是一大考驗,繼而由葵涌上城門,其實已經無以為繼,唯有拼命提腿追趕尾燈;終於到達小賣亭,但大叔還未回氣,大隊映過合照又話要出發。


 此時,右膝後筋開始作出投訴,連同左大腿肌肉合謀準備大賣老抽;雖然走在平坦的引水道旁,但亦不敢全跑,只可目送各位隊員絕塵而去,留下孤零零的我,難道今年癲傻又要失望兼飲恨地敗走。終於從後袋拿出仙丹 - 撒隆巴斯噴霧,噴向患處,暫時制止痛楚,誓要追趕大隊,返回青衣終點站。努力終於得到回報,面前出現兩個師兄的身形,他們示意轉落荃錦公路,我便狗衝落山,但去到某個點,人影都沒有了;此時才想起其實下個站是在那裡呢?所以急忙番查資料,再由Google Map引路,從郊野返回城市,穿梭於荃灣大小街巷,終於獨自來到下一檢查站荃灣西約體育館,可惜仍然撲個空,大隊已經出發了。此時,肚子響起警號,原來已經過了放飯時間,所以立即找7-11來個補給,再找下一站的路線。問題終於又來了;到底怎樣用腳走到青衣呢?似乎,現在不單只跑癲傻,更像玩定向遊戲,尋找正確跑步路線,似乎又多一重樂趣。大叔再次向跑友求救,找來路線圖再作比較,還剩下最後十多公里,無論如何都要頂硬上,向著未知的道路前進。經過荃灣西站之後,左手面是華人永遠墳場,右手邊原來是屠房,耳朵傳來豬隻在被屠宰前的哀嗚慘叫聲,心中為之一寒。如果在晚上經過這裡,氣氛一定熱鬧非常。


 跑步時常做的就是大腦反思活動,人類進食是為了生存,我們不應因一時享口福之樂,而要令到另一種動物失去性命,所以這便成為大叔開始素食的其中一個原因。更加多的研究報告顯示,食素容易提升肌肉效能、促進體力快速復原;運動始終引致免疫力下降,如果繼續吃下大量垃圾食物,身體自然毛病多亦影響訓練計劃。各位跑友,既然全馬超馬一百公里等賽事都能夠一一克服,只要下定決心,其實循序漸進轉食素餐,都不是一件很難的事吧!


兜兜轉轉,終於找到上青衣南橋的入口,這是大叔的個人壯舉,第一次用腳走入青衣,藍巴勒海峽就在腳下,心情為之一大振,準備迎接最後八公里。不經意地走錯路,在青衣西路踫上回程癲傻大隊,最後亦終於尋回焦點施Sir,他仍然保持良好跑姿,勁度十足地克服最後的大斜;當時走了接近32小時,過了236公里,施Sir說沒有睡意,雙腿亦不覺得疲累;我認為這是跑步史上最大的騙局,除非是人造人吧!最後兩公里圍著青衣海濱公園順時針方向返回起點、亦是終點的青衣運動場。在施Sir帶領並在其他跑友簇擁之下,大叔又再次被拋離,他們在最後關頭突然加速,跑著五分披醒,遠處已經有大批癲傻之友在旗桿下等候,歡呼聲不絕於耳,施Sir再一次完成癲傻壯舉,32小時完成240公里又是一項香港路跑新紀錄。


接過癲傻人仔,終於如願以償,「講過就要做得到」是囉嗦大叔做人的座右銘;正如施Sir的毅力及誠意,成功凝聚一班志同道合。不得不提「跑步助人」,別人給我幫忙,我亦要幫助他人,請留意以下資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