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奔牛節 - 非常危險


話說復活節的午夜,在村內的草坪發現一頭初生之犢,估計只有一個星期大左右,驟眼以為是一隻小鹿;牠乖乖的躺在地上,欲睡難睡;而牠的母親就站在牠身後,漫不經意地吃著嫰草。大叔與愛犬實在抵擋不了小牛的可愛,愈站愈近;終於本來站在遠處的姑姐(主觀認為是她們的親人)首先看不過眼,跳過車路,打量了我們,並示意小牛母親,不要只顧吃草,提防陌生人士拐帶兒童。狗兒可能亦感應到對方突如其來的張力,吠了一聲,大家再對峙了一回合之後,便和平撤退,我走我路。


睡醒至中午時份,天氣燥熱,難得大叔與愛犬散步之際,來到與隔離村的邊界,再次發現牛群蹤影,而牛隻之間都正在進行一些角力。鄉間小路旁,小牛就站在姑姐身旁,好奇地觀望著這個世界;經過昨晚的邂逅,大家都略有認識,所以我們亦比較靠近對方;這時,剛剛有位持傘人士經過,與其寒暄一輪之後,他首先離開。大概五秒左右,小牛顯得完全沒有戒心,繼續靠向狗兒緩緩探索氣味;另一邊廂,牛媽從旁看在眼裏,可能記起昨晚教訓覺得危險,立即跳回小牛身後,跟姐姐互打眼色,愈行愈快,然後直衝過來。


在那電光火石之際,我立即轉身帶著愛犬起步奔跑,並提醒前面的雨傘伯伯「走吧!」但顯然地,兩頭母牛是衝著我們而來;在這一間,我只感到我的屁股正被牛的鼻子頂著而行。過多三秒,我再次望向後方,不見牛隻身影,只聽見隆隆腳踏之聲;繼而,我便自轉180度失去平衡,從左邊滾進草地上。這時,我看見本來跟貼身後的愛犬立即轉身,走到母牛面前,狂吠一輪,制止牠們繼續進攻,而小牛亦都躲在母牛懷內。

大約五秒之後,趁著這個空檔,我立即拾回拖鞋,赤著雙腳,踏在草披,驚覺心臟狂跳、腹部赤痛、雙眼發光;原來剛才的騷動,已經引起一群為數十多頭公牛的注意;距離我們大約廿米之處,正在蓄勢待發、昂首豎尾,又過了另外五秒,再次發起新一輪衝擊。我帶同愛犬靜悄悄繞過叢林,看著這次牛群的隆隆聲響更加轟耳欲聾,正面跑來保護母牛和小牛。如果來不及逃走,肯定非死則傷;奇怪的是,那個雨傘伯伯站著不動,離牛群不遠處,竟可以施毫無損避過一劫。


牠們回頭打探我們的動靜,卻未見會有進一步驅趕行動;這時,我和小狗便再次逃跑,初次運用平生最迅速的赤腳跑姿、走在熾熱的水泥硬地、又有好幾次回頭視察後方情況,擔心牛隻仍然會有其他部署;終於不消五秒,極速從回村落安全地帶。大叔穿回拖鞋,然後拍拍正在大氣的愛犬,盛讚牠忠心護主、無私無畏的精神。

草間氣氛又再次回歸平靜,大家心情慢慢平伏下來;不過,上背確實有點隱隱作痛;仔細回想,以後不能再與野生動物走得太近, 因為大家屬於不同物種,需要保持適當安全及預備逃跑的距離;可能是兩米、甚至是三、四米。牛隻在自衛本能驅使之下,可利用龐大身軀擊退對方。人類的確渺小,需要學習欣賞大自然,更加要尊重其他生物,才算有資格被稱之為「萬物之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