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強者的Ultra Life


十月下旬秋意漸濃,越野比賽陸續有來;原本好勝心驅使之下,在十月報了四個賽事,都因為一個低級錯誤導致韌帶撕裂而棄賽。看著跑友們在面書上的開心些芽,心情超級愁爆;人有我冇,唯有借酒消愁、走到屋外執葉。可能真的是天意,知道接下來的日子非常繁忙、又觀察到身體需要休息,所以索性幫我找來不能抗拒的藉口,實行大休療傷。事實證明,這兩個星期真的忙到脫軌、身體的老問題亦相繼浮現;如果真的強迫自己參賽的話,放下手頭工作只會忐忑不安、不在狀態之下只會傷勢加劇;事到如今,只有安靜地等候。不過,身體和思想亦不能夠過於懶惰,仍然跟從復康計劃,並要加緊鍛練基本功課,待復出打大佬的一天來臨之時,不會出現一個遺憾的結果。



終於有空重新審視過往越野跑的講座筆記,尤其是以My Ultra Life為主題,分別由聰Sir、小強和Wyan主講的三場分享會。容許大叔講一句,世間上沒有不勞而獲的結局;如果想在比賽中有理想成績,當然需要講三次練習、練習、都是練習。除了那些系統性的計劃,這幾位超強跑者的個人經歷,更值得大家用心領悟。首先,小強在今年初的四徑挑戰賽中,發生了靈異事件;在深宵之中,走到大概是薄扶林附近吧!眼見迎面灣位不遠處有燈光亮起,相信是一個夜行人士或前來打氣的山友,正當準備轉個靚灣與其打招呼之際,等極也等不到那盞燈的出現,好像從未存在過一樣,但究竟這是幻覺還是其他原因呢?

與跑友談論此事,原來亦曾經遇上不可思議經歷,他走在深夜的懸崖邊,雖然身體正在移動,但腦袋早已好夢正酣,並有點兒失平衡,就要墮下山坡之際,好像有東西扶他一把,避免意外發生。而大叔在年青時代的經歷,就更加恐怖。話說有一年,我和幾位同學預備上鳳凰山觀賞日出,零晨時份就在寶蓮寺後山的涼亭吹水,突然坐在對面的同學發出怪異叫聲,摸著頭顱狀甚痛楚,擾攘一段時間之後,他嘔出一推綠色啫哩狀物體,跟著便回復正常。我們幾個後生仔,不懂鬼神之說,結果頂了一晚,便提早出發等候日出,之後都沒有在深夜經過這個地方。不知道這些類似經歷,有沒有在各位跑友身上發生呢?



而女仔的觀察力就可能比較感性,又充滿幻想力,見到的大自然景物,都成為童話故事般的主人翁;就如Wyan的新思維觀察,當她走在山野間,身邊的樹木彷佛變成觀眾,為跑手吶喊;微風吹動的落葉發出沙沙響聲,就像無數鼓掌之聲,激勵她絕不能揸流灘,繼續努力前進。她提醒我們應該多欣賞、聆聽、感受和接觸大自然環境;憑著這種想像力,做到靈魂出竅游玩空間;另外,保持身體繼續發揮推動力,達至理想成績。其實好深奧喲!

另外,各位超級跑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努力不懈,過著一個目標清晰、非常自律的生活習慣。當然我們這些業餘跑手,不能與聰Sir等強者的日常訓練計劃相比,但他們的建議實在值得參考,而重點則大致包括:-



針對賽事擬定訓練模式,在家居附近,走類似的路況、熱天可在黃昏後走、每週五天訓練,其中兩次為相連日長課,在比賽前三週走完最長課之後,慢慢調低訓練量。如不能上山,亦可練習樓梯或斜坡跑步機。




至於訓練量就要跟隨每週增長10%的原則,如果過度練習,只會做成身體疲倦容易受傷、抵抗力下降引致生病。平時應加入中央肌群鍛練、負重訓練、小肌肉平衡練習、姿勢改良、工具應用實習例如正確使用行山杖、裝備測試、補給適應等。小強亦強調認清自己的弱項所在,一定要想辦法來克服,畏高便要上更多高山、怕黑更要加倍深夜練習的時間。還有,需要明白Less is More的大道理,訓練期間耐心留意身體的反應、誠懇接受身體的投訴,最緊要以愛錫自己的身體為大前提,這項訓示也可在聖經內找得到,那一篇呢?而經過重度訓練之後,就必須進行其他復修運動不論休息、冰敷、物理治療、瑜珈、游水、單車或散步也好。

另外,其中一項最重要的訓練環節是時間管理,Wyan提醒如果睡不到七小時,不要來小公園跟她練習。正所謂欠債還錢,城市人工作與家務同樣繁重,每天勞碌拼搏、食無定時;錢是賺夠了,但如果賠上健康,怎可以享受人生呢?燈泡鎢絲亮著五百小時會燒掉、金屬條屈曲一萬次也會疲勞斷裂;現在秋風起,大叔的關節老毛病陸續浮現,從年輕開始,我們真的要好好照顧自己身體啊!不知大家還有沒有其他補身建議呢?




無論飲食作息,都極之需要自身的紀律,聰Sir能夠單獨一人堅持訓練,不需要別人鞭策;Wyan提議大家將每天訓練項目及表現記錄在訓練日誌以作分析;而小強就提醒各位要保持堅定信念,如果自己都懷疑自己的能力,那麼就會注定失敗。三位超強跑者都擁有獨特個人魅力、亦關心社會議題、幫助弱勢,更將正確價值觀推廣給大眾,繼續發放更多安多芬。

當然,以上筆記並不全面亦只可略作參考,如想有系統地鍛練自己,並要爭取理想成績的話,最好找一個既可靠又有口碑和成績的教練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