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追夢代價


開心時跑步,唔開心更加要跑步。

曾幾何時,大叔與很多市民一樣,拒絕接收新聞報導,因為內容總會有一些不想聽見的消息;就算直至今天,仍然避看大台經過篩選的新聞報導,因為內容都已經很明顯地靠攏一方。當人不能再承受不滿的壓力,自然就要尋找宣洩的渠道。


香港何時才能夠再次成為一個理想的家,機會似乎越來越渺茫,現在唯有堅持恆久的信念和僅有的尊嚴,和作為土生土長香港人的身分,為我們的明天繼續爭取成果。爭取的不單是表面上的風光生活質素,反而是要追求以往應該免於恐懼的自由,大家都可以平等地交換意見的自由、擁有參選與投票的自由。

有誰夠膽說自己現在的生活比五年前快樂?又有誰能夠擔保香港的將來比現在更加滿足?


腦袋接收太多荒謬的結局,應被檢控不檢控、應被DQ不DQ;殺人放火有勳章、追求民主坐監牢。香港人如果真的變成紅底,更多人姓屈,到某個時候,賣票、保安、旁証、球証、甚至球迷都是他們的人,這場球賽贏面真的不大樂觀。想到這裡,身體實在忍耐不住,天未光終於出外跑過夠,藉著雙腿與呼吸對話、眼睛跟心跳交流、皮膚讓汗水洗禮;面對著藍天綠水質問自己,香港人還可以做什麼呢?


到底怎樣衡量追尋夢想的代價是否值得呢?有跑者用十年的練習來完成世界六大馬拉松賽事、有登山者用二十年的預備來攀上珠穆朗瑪峰更有政治人物用超過四份一世紀的牢獄生涯來換取國家的和平、當然有更多無名英雄為著夢想國度而喪失性命。這一刻,剛剛望著地上垂死的飛蛾,不禁讓大叔心有不甘,不甘心年青人受苦,不希望年青人成為炮灰,亦不願意年青人沒有將來。我們唯有堅持從跑步過程之中,體驗刻苦、拼命疾走,惦記著每一位為香港人頂罪的年青人,讓他們知道,他們並不會孤單。只要是對的事,我們一定會支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