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 星期日

快閃元旦觀日出


這本來是2016年第一篇文章,一篇充滿生機、令人鼓舞的文字記錄。只可惜事情總不會百分百的按照個人的意願來發生,途中時常製造驚喜、或者是遺憾。既然亂子出現了,還是保留實力,休眠片刻,等待適合時機;正如百合花球根長埋土壤、渡過寒冬,當暖意回歸,新芽自然再現,花卉更加艷麗。只要大家真心不死、初衷還在的話,成功還是在望的。

大除夕通宵過後,新的一年不經意便接近清晨時份,如果就這樣倒頭大睡,似乎毫無意義,也不乎合囉唆大叔的積極性格,何況元旦的日出只得一個,那麼便來個快閃觀日出團,一人報名、無人同行。泊好車,遇見年青男女在路邊經過,有人問太陽從東邊還是西邊升起呢?這個大自然問題,當然有它的固然答案,但當套用到今天香港所出現的人和事,似乎我也不敢肯定的回答,恐怕那個超然的答案,會引發更多無厘頭的問題。

走在黑夜山路之中,面前只有頭頂的燈光,腦袋總會產生無謂的聯想、恐懼感不其然地增加。突然,聽見身旁發出「噠噠噠噠」之聲,此時沒有任何人同行,何來聲響跟隨左右呢?這時,立即放腳步,追蹤聲音源頭;終於,在自己身上找到了,原來是心臟跳動與背帶踫撞的「噠噠」聲,似乎我上梯級的速度過快了,而理智思考亦受到面前的黑暗所影響,給嚇壞了。

等待元神歸來,思想與身體結合再次上路。當你不期待的事情,總是要發生的;我想著沒有人同行,面前便出現一雙人腿,一個沒有呼吸聲的鬼佬在我不遠處輕步爬升著。我與他說聲早,他沒有任何表示,他面清兼唇白,雙目發清光,似乎激勵我要更加走快三步,等待我的元旦日出。


離開黑夜樹林,終於看見充滿希望橙色的天空,中天的半月仍然展露殘存太陽給它的餘光。山與水、天與地、光與暗,似乎在這個雞公山上都配合得天衣無縫,一個人包場等待觀看日出的感覺是何其超然、何等滾動,心中對自己說:「今年要做D嘢,要比舊年做得更好!」此時,上天立即有回應,鬼佬出現眼前,原來是真有其人,但仍然是默不作聲,不望我一眼便往山下走了。

咸蛋黃終於從雲霧中出來了,相比天文台的預測時間遲到幾分鐘,天空色溫開始產生變化,西貢島嶼山勢頓時明確起來;這個由計劃、行動、期待與達標的循環過程終於成功了。

的而且確,登山與跑步真的可以體會更多的人生哲理;而在實際生活當中所遇到的困難,自自然然都可以迎刃而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