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 星期日

主人的決擇


我的三歲朱古力拉布拉多仔仔終於要絕育了。那天,他依舊活潑調皮地與我搏擊;出發,他主動地開開心心的走進車廂;來到獸醫診所,他仍然興高采烈地與護士耍樂;我要暫別他了,他還是懵然不知,下午睡醒之後便會成為公公。

一個像女士身型的毛小孩,原來手術傷害是那麼大的。回來診所接他的時候,發現他的痳醉藥力還未消散,目光無焦點、四肢失氣力,我的心突然沉下來。他就沒有了一對大波子,而我亦好像在心藏割了一刀。看見他的袋袋比未做手術前還要大,血仍然淌著,我面色再次一沉,腦海浮出手術失敗的字句。但經過醫生護士解釋,因為他的身型龐大、血管粗壯,腫脹滴血在所難免,唯有等他自行復原。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他的傷勢卻繼續腫脹滴血,他又要做放血手術。痳醉藥的威力再一次擊倒了他,現在睡眼惺忪的他與平日每事問的他判若兩人,唯有抱他回家讓他睡個飽。


此時,一個批判性思考再次浮現眼前,作為小毛孩的主人真的可以主宰生殺大權、執行絕育決定嗎?幾年前,就是因為我的主觀決定,我目送我的小貓在我手中走上絕路;自此後悔非常,往後其他的老貓臨終的時候,都留在家中,靜心思考以前生活點滴、有苦有樂,慢慢等待他或她從家人懷中安然離世。似乎,還覺得心安理得,滿有盼望。

毛小孩視主人為群族領袖,信任主人,喜歡靠近接受撫摸;故此,我們的決定都應該為他們的福址為首要考慮。更恐怖的是,竟然還有民族視貓狗為食物,實在可惡;既然大家認為ISIS殘酷不人、濫殺無辜的同時,為什麼人類還要吃貓狗,以至其他動物呢?所以作為大地主宰的人類,如果下了錯誤決定,恐怕後悔終生。

正所謂「剌在你身、痛在我心」,現只希望我的小毛孩儘快復原,繼續與我遊山玩水,長跑長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