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1日 星期四

囉唆大嬸

事實上,二十年是一段頗長的生活記憶,但我們都一一經歷、一一記載下來。有歡笑、有血淚;有悲傷、有振奮。1996年的香港是充滿希望,縱使養娘要離開大家,法治民生社區和諧還是保留著;代議政制開始發展萠芽、小市民努力工作得到尊重與溫飽、辛苦邀交稅項政府用於社會發展、衣食住行大部分人都能夠負擔得來。兩伙子加一個豆丁就在這個家默默耕耘成長;二千年還是歡欣喜慶,也要預備生活上的轉涙點,工作上的轉變也引致生活中要妥協。男的要學會擔起大旗,為了家庭、為了生活、為了將來,什麼事情都要學習、都肯嘗試;雖然薪金只得以前的一半,但沒有這一半,環境就更加悲哀。女的就更加辛苦,除了應付新工作、新老板、新客戶,天職還驅使她仍然特別關心孩子成長、家務饍食。三個人一條心,家長能夠見證孩子最初十年的成長,由他從「肥嘟嘟、巧得意」轉變到「un皮、唔聽講」的階段,可謂笑中有涙,只可以從遺數不多的錄影帶當中重溫分享。家庭漸漸感受到神的呼喚,接受真理,提醒持家之正道、管教之學問,更加體驗遊歷各地貧窮實況,開始思考憐憫之心靈、對事對人的信望愛態度。

男的事業成績開始上了軌道,女的可以暫時退下火線,全力緊貼孩子的小學生活。奈何天意弄人,生命時刻充滿挑戰,第二個十年的軒然大波,差不多粉碎了一個美好家庭,需要一段長時間的磨合和修補。大家都學懂為對方設想、在苦難中成長、在谷底再翻身。唯有藉著神的寬恕,才可以裝備自己、面對敵人。女的除了義無反顧地支持男的工作,更加身體力行、重新走進學堂、增長幫助他人的學術智識,更由一個孩子的母親慢慢演化成同學們的大眾媽媽。男的為不吃肉已經作出充分準備,為著環境保護、自身健康及尊重生命,認為是對的便坐言起行;行而優則跑,一於定下目標,跑全馬、戰超馬,從跑步當中品嚐堅忍、鍛鍊、自修與追求理想的過程。真實人生經驗確切比起純粹書本理論優勝佰倍,更加發現原來我們以為熟悉的香港已經漸漸被蠶食、被分化、被遺忘、甚至乎被消失。香港不知從甚麼時候起,只有達官貴人、有財有勢與媚共之士才有出路,生活可以讓人折腰、權力可以讓人昏庸。原本滾存數十年的真善美德、價值觀、是非黑白,可以一下子蘯然無全。無數在社會上正在發生的不公義事件加上一波波的催淚彈、一碌碌的扑頭棍、一套套的議會閙劇喚醒一家人的心,可慶幸大家擁有相同的觀點、立場與角度,我們會更加關心對方,為未來的每個十年作出貢獻。特別是孩子已經成長,成為有個性、有自由思考的未來主人翁,他要怎樣行他認為對的路,家長就會守護在他後方。

今天有幸來到陶瓷婚紀念,但陶瓷雖美,仍易破損,需繼續呵護。既然男的成為囉唆大叔,女的當然就是囉唆大嬸,沒有了她的處處提點、體諒和瞓身支持,這個家庭就不算完整。如果她是女皇,我便是個侍衛,願意赴燙渡火、隨時犠牲性命的僕人;期望囉唆國民可以平安過渡未來的每一個十年至2046或更後的日子。

可能這篇文章只是闡述了一個家庭的鎖碎事,但亦可能反映出這廿年來社會上的相同遭遇;既然社會環境大氣候都已經變了的話,我們亦都要作出相應調整,只要本著自己良心,為著下一代好,相信大家都會作出選擇正確的。

Woman by John Lennon@YouTub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