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9日 星期二

猴年拮魚蛋送子彈

囉唆大叔生於七十年代,當時家庭不算很窮,有書讀有衫著有玩具玩,兒時最喜歡拉著大人和哥哥衫尾到筲箕灣一帶逛逛,體驗一下大眾平民的生活模式。現在隨便在街上訪問幾十歲的香港人,有那一個人不是吃街邊美食成長呢?小販的辛勞就是香港繁榮的見證,他們不知養活了多少個家庭成員,可能今時今日各位哥哥姐姐都已經成為達官貴人;縱使身分不同,但骨子裡還是心繋掃街情意結。

尤其是在天寒地凍、過年節慶的時候,先來一碗魚肉菜碗仔翅、又來雞翼腸仔;不夠的話,再叫埋一蚊四件、魷魚鬚加魚蛋;此時,對面買緊紅豆沙涼粉、隔鄰又來了勁臭的臭豆腐,好死多人排住隊。「走鬼啊!」突然之間風聲鶴唳,市政追小販走,跑了一圈、靜觀其變,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大家又圍過來繼續未完成的交易,就當作是一場舞台劇的延續。小販攤檔絕對能夠代表香港人的堅毅𡚒鬥精神,他們不甘於屈服於強權、更敢於靈活創新求變;務求自力更生、完全以家庭為出發點;大家都知道只是為兩餐,所以「人不犯我、我絕不犯人」。

從來過農曆年的那幾天,香港人就會奉行自己的潛法律,司機會隨街泊車拜年(因為車位根本就不足夠,大家亦會自律不阻塞交通)、村民會燒煙花放炮竹(因為這是傳統習俗,大家亦樂在其中)、市民會掃街幫襯小販(因為一般食店都關門休息,大家亦享受每年一度的熱鬧氣氛),只要大家都不太影響彼此生活模式,一般市民都樂意接受、執法者亦隻眼開隻眼閉,初四市面又會回復正常。

相片@Dim Sum Graphics

一切事件的發生都會有一個引燃點,可以設置得很高、亦隨時會變得很低;就正如爆炸前一刻,周邊溫度上升、可燃性氣體密度足夠、再加入氧氣吹一吹,就會一觸即發。政府再一次混淆視聽,聚焦騷亂行為;無線大台新聞再次變身警訊,承接排山倒海、一浪接一浪的劇本演出;要睇新聞真的要到Now或i-Cable比較一下,甚至網上有更多的資訊,最緊要留意畫面和旁白的不同之處(這也是政府令一台獨大入屋之真正目的)。

馴獸師用皮帶抽打老虎被牠狂抓,老虎反而被判死刑;遊人偷豬仔被母野豬撞,母豬被追殺;單車友挑機門口狗被牠咬,最後狗被人道毀滅;行山友火攻蛇穴被牠反咬,結果蛇最終被燒死;小童騷擾蜂巢被蜂針,結果蜂巢被完全搗毀。當我們譴責暴力的同時,是否也應該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首先是那一方撩人者賤,那一方失信於民呢?

雖然這次事件由一連串的掃蕩無牌小販而引發(導致引爆點極低);但歸根到底,市民不信任政府與共產黨(環境氣溫仍然持續高企)與認知警察都是一樣黑(可燃性氣體密度極高)的條件之下,到底誰是始作俑者呢?願意在這個充滿衝突矛盾的生態環境之下,還要下達命令追趕小販的劇本、最終成為人神共憤的騷亂結局,然後繼續明刀明槍地官黨商勾結與香港人堅持對著幹的,恐怕就只得一個不曾愛惜過香港的犯賤罪人所為。

故事只是一個開端,如果大家不想今天的大陸城市成為明天的香港,香港人真的要有骨氣、明辨是非、動悉危機感、做回行公義之事。否則,不但將來大家拮魚蛋送蓮子羹、更加會失去言論自由,只能夠成為一隻不懂思考、只管接收資訊、永遠低著頭「奶」官黨商鞋底的奴隸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